首页 > 特稿专访 > 正文

比尔·盖茨做客央视《高端访问》全文实录

2013-08-29 12:39:25    来源:中央电视台

“ 我的新梦想是希望能够平等地对待生命,人们消除偏见,让世界变得更加公平。”  

导读:2009年4月12日晚,央视《高端访问》栏目播出了对比尔·盖茨的独家专访内容,以下为该节目文字实录: 

  水均益:关于您的新老角色的交替,给我们讲一讲不同之处吧,从微软主席到比尔及梅琳达基金会主席,不同之处是什么,这可是两个不同帝国的统治者。(比尔的反打)这对您来说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盖茨:从去年七月份起,我从一个全职的微软员工转变为了一个全职的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员工,我不知道这将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工作,但我要说,我发现我从事的每一项工作都令我非常投入和兴奋,这个工作让我和伟大的科学家们共事,策划出能给世界带来巨大变化的项目,这一点和我在微软的工作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虽然还在兼任微软的主席,但是我新参与的卫生方面的工作,无论是防疫艾滋病、疟疾还是结核病,让我忙碌于世界各地,我发现改变现状的机会很大,所以我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拥有两份难得的好工作的人。 

  水均益:我想知道,您的办公室设在哪里?微软还是比尔及梅琳达基金会? 

  盖茨:我80%的时间都会用在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工作上,所以我的大多数会议都是在那里召开的,而且我会经常出国,我不久前来到中国观看了奥运会,那是一届伟大的奥运会。 我还去了其它地方,关注当地的农业和防治结核病的工作,所以说我的这个工作让我忙碌于世界各地。 

  水均益:我今天早上来这里准备采访的时候,您在中国的同事给我看了一封,这是一封公开信, (盖茨:是的,在基金会的网站上有这封信)我注意到您提出了一些非常有趣的观点,您说到:我的许多朋友担心基金会的工作不会像在微软是那样吸引我、让我感到充实,您提到了基金会的三个珍贵的方面,我认为这三点颇具说服力,其中的一点是,您提到您喜欢与智者合作,我相信,这是激励您的一个因素。 

  盖茨:是的,科学家们致力于研究新型疫苗,他们在发掘如何治愈疾病的奥秘,他们和微软公司里那些有着令人惊叹的智慧和积极投入精神的的员工是同一类型的人,我要和他们合作,给予他们支持,有机地把他们组织起来,共同合作,帮助他们面对和度过挫折,让他们坚持到底,这样的领导能力也是让微软取得成功的秘诀。 

  水均益:您还提到了另外一点,在基金会工作的一个额外的好处就是可以与梅琳达共事。 

  盖茨:是的,我的妻子非常积极地参与到这些事情当中,(水均益:您是一位非常有家庭观念的好男人)是的,她对这份工作充满热情,我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也分别去了一些地方,然后彼此分享我们的所见和所感。能够和她一起共事,我感到非常愉快。 

  水均益:您为什么选择写一封公开信,我知道,您说是巴菲特先生建议您这样做的,您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吗? 

  盖茨:是的,沃伦?巴菲特为基金会献上了惊人的大礼,他每年都会为自己的公司写一封年度公开信,这封信成为了大家每年都非常期待的东西,信里他会谈到他所犯下的错误,在这方面他毫无保留,也会谈到令他兴奋和担心的事情,他认为采取他这样的方式来和大家探讨一些复杂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在艾滋病、在结核病防治方面的进展如何,和大家分享我们的工作是值得做的,所以我就这么做了。就像我在网上所写的,我希望大家能读到这封信,并给我反馈意见,以作为我评估基金会下一步工作重点的依据。所以每年的一月份,我都会写一封年度公开信。 

  画面解说:巴菲特的馈赠 

  作为比尔盖茨十几年的好朋友,巴菲特给与朋友的支持不仅仅是建议他写一封公开信,2006年6月26日,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以股票形式向“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捐款300亿美元。这笔捐赠让盖茨基金会的资产增加到了600亿美元,全球慈善业中的“巨无霸”就此诞生了。 

  水均益: 您刚才提到了他向您的基金会提供了巨额的捐款,如果这不是秘密的话,请您告诉我,这个主意是如何而来的? 

  盖茨:我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做。我们是15年的好朋友了,我们非常喜欢谈论世界,谈论做生意,一起打桥牌,打高尔夫球,我们一起做了很多很有乐趣的事情。几年前,当他考虑他的钱应该花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他对我说的话让我感到非常意外,他说,他会把钱委托给一个在经营上很在行的人,那么他也许会选择我,把钱交给我,这很了不得,他的捐赠让基金会的资产翻了一倍,从而让我们能够更加大胆地实施我们的计划,让我们敢于冒更大的风险去创新,这真是难以置信,这是数额最大的一次私人捐赠,也让我感到有更大的责任去更出色地管理基金会。 

  水均益:这也震惊了世界,世界上两个最富有的人对生命、健康、和世界持有相同的理念 

  盖茨:沃伦不仅仅在他的事业上很出色,对于世界应该如何改善,他有着十分坚定的道德观,所以能够成为他的合作伙伴,我感到十分荣幸,他是基金会的托管人,他会给我们提供建议,他放心地让我全心投入这项事业中。 

  水均益: 最初是谁出的主意,要建立这样一个基金会? 

  盖茨:我非常幸运能够拥有一个成功的微软公司,它为我创造了巨额的财富,问题是,我应该怎么花这些钱?是花在我自己身上?还是给我的孩子?但我认为,用这些钱来让自己消费更多的公共资源,或者让我的孩子变成超级富豪,都不是最好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回报给社会,让世界充分受益。当我的妻子和我看到这些疾病的时候,看到这些疾病正折磨着贫穷的人们,且无人问津的时候,比方说,疟疾、艾滋病,结核病,还有很多疾病,我们决定,将一部分的工作精力放到与这些疾病做斗争上,投资新型疫苗,让人们得到更好的治疗,所以基金会关注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全球健康项目,从而拯救更多的生命,我认为这将会改善全世界,当然我们做得还不够,我们的工作已经开展了十年的时间了,我们也取得了很多的成功。 

  水均益:这也是为什么当您在2007年来到中国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在博鳌论坛对您进行了访问,那个时候,您的第一站是去了预防艾滋病研究中心,而不是去清华大学接受荣誉博士学位,也不是去海南参加博鳌论坛,这才是您真正关心的事情。我的理解正确吗? 

  盖茨:是的,艾滋病危机非常严重,得了艾滋病是一个很可怕的经历,同时还要遭受世俗的偏见,得不到很好的治疗,他们甚至会拒绝治疗,而且会受到周边人恶劣的对待,所以走近这些人,帮助他们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很多国家采取了很好的方法,看到中国的进步,看到中国做出了更多的工作。我也希望看到我们基金会在中国的项目能够取得进展,通过和参与这个项目的人进行交流,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比方说,我们是否把钱投到了正确的地方,要想帮助贫困人口该如何改进我们的工作。 

  水均益:基金会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低调,不仅仅是基金会在中国设立的办公室很不起眼,基金会在西雅图的总部大楼也是如此,据我所知,只不过是一个三层的小楼,你们会修新的大楼吗? 

  盖茨:我们正在建立一个新的总部,我希望它不要太高调,新总部将设立一个访客中心,以为对基金会充满好奇心的人提供信息,让更多的人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疾病。尽管世界上有美国这样富有的国家,但是人们总是记不住还有正在遭受疟疾折磨的人们,而这种病在很久以前就在美国绝迹了。我们要让人们看到这些,以号召更多的人为此事业努力。 

  水均益:这就是您的目的,也是您的风格。我对慈善机构的运转一无所知,当我阅读一些资料的时候,我发现你们不直接向个人提供捐款。你们会和一些合作伙伴合作或者是做出投资,请您告诉我们,基金会是如何运作的? 

  盖茨:我们选择了几个领域去关注,全球健康是最大的一个关注点,我们会聘请专家,研究结核病、疟疾、艾滋病,关于这一领域,我们会考虑,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科学?新型疫苗,新型药物,更好的临床应用,怎么做可以帮助那些患有这些疾病的人们,我们会选择一些这方面的研究机构和普及机构作为我们的捐助对象,我们对他们进行评估,看他们是否能在未来起到有效的作用。我们还关注农业,因为对贫困人群来说,能够增产增收是最重要的事情,中国越来越富有了,农业创新对中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中国拥有一套自己的专业技术,比方说,如何种植水稻,如何对管理农业系统,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将这些专业技术应用到非洲,帮助那里的人民。所以我们投入资金,选拔优秀的人才,并制定出长远的计划,比方说,新型艾滋病疫苗,要研制出来还需要15年的时间。我们每年都在进步,这是非常重要的。有的时候,有些政府,至少是美国政府,在这些问题上,他们的眼光不够长远,所以我们和它们合作,不断提起它们对人类健康的关注,让它们在全球健康问题上更加慷慨解囊,不仅仅是我们基金会的资金,我们要让那些富有的国家,尤其是让美国提供更多的资金。 

  水均益:您的基金会的一个与众不同的一点就是,您的基金会是以投资的眼光来看待慈善事业,这就意味着基金会不仅仅是捐赠,还会注重投资,为什么?因为,我的理解是,传统意义的慈善基金会只是单纯的捐款 

  盖茨:问题在于你的衡量标准是什么,你是根据你捐赠资金的数额来衡量,还是根据资金所起到的效果来衡量,对于我们的基金会,我们选择选择做一件事情就会深度地投入,我们会看我们挽救了多少生命,是否成功地消除了小儿麻痹症,目前在这方面,我们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所以,挽救生命是一个更加重要的衡量标准,它可以让我们更加明智地做出决策,比方说,我们应该如何利用这些资金,我们的创新是否有价值,因为金钱只是工具,真正的目标是一种道德意义上的目标,那就是以平等的方式对待每一个生命,不仅仅是富人才有得到医疗保障的机会,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 

  水均益:这意味着目标与如何管理基金会之间的不同之处,请您告诉我们,管理基金会和管理微软的不同之处是什么?是很大的不同吗? 

  盖茨:微软是一家规模巨大的公司,基金会的规模要小一些,这是一点不同之处。但是我认为,在此之外,它们有很多共同的地方,我要忙碌于世界各地,和合作伙伴一起工作,我要表现出乐观的态度,以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实现可能实现的目标。实际上,不管是中国还是在其它国家,我都有自己的目标,我希望那些成功的人们可以看到慈善事业是可以得到回报的,我希望他们利用他们自己的才能,参与慈善,这样他们也可以同样幸运地从中获得巨大的财富,我希望他们也能回报社会,也许他们会选择和我们不同的方式来回报社会,但是,我们最根本的理念就是帮助最需要帮助的人。 

  水均益: 我想知道,您如何看待这次金融危机?这次金融危机对您的基金会以及其运转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盖茨:金融危机促使每个国家着眼于它的政策,每个国家要考虑如何刺激本国经济,以及如何避免在未来出现同样的问题。而我所关心的是,我们要继续关注那些最贫穷的地区,不管是每个国家里最贫穷的地区,还是非洲最贫穷的地区,为了它们的利益,我们需要更加慷慨和更多的创新,我们不会因为我们正经历艰难的时期就停止这样做。因为,在艰难的时期里,损失最严重的是最贫穷的地区。所以尽管根据有些机构的评估,我们基金会的投资资产缩水了20%,但事实上,我们今年将会投资更多的资金, 好的例子就是,在我们的这次中国之行当中,我们宣布为中国防治结核病提供资助。 

  水均益:据我所知,基金会的最要目标是医疗、教育、减少贫穷,我的理解是,随着金融危机的加剧,基金会的担子更重了,是这样吗? 

  盖茨:是的,我们一直努力让富有的国家继续慷慨解囊,别忘了,科学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我们不断寻找到能开发出新疫苗的科学家们,找到研制出更好药物的专家,这次发现能够让贫困的人们在有限的时间内摆脱疾病。比如,小儿麻痹方面,我们也许只要几年的时间就可以控制住它,它将成为第二个被彻底灭绝的疾病。疟疾方面,这方面的负担减轻了很多。艾滋病方面,我们在为更多的艾滋病患者提供医疗上的救助。中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人民的健康状况得到了大幅的改善。当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政府要提倡医疗制度的改革,要投入更多的资金,还有许多难关需要攻克,比如,防治结核病、控烟,所以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是进展是显著的。 

  水均益: 您刚才告诉我您会去伦敦出席在那里举行的G20峰会,对您本人来说,您对这次G20峰会有何期待? 

  盖茨:毋庸置疑,我们会走出这次金融危机,随着世界的不断创新,计算机技术的创新、医学的创新、设备的创新,这些都会给我们带来繁荣,无论在中国的大学还是在美国的大学里,这些伟大的工作都在进行着。G20峰会面临的问题是,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政策将金融危机持续的时间缩减到最短,也许是一年、两年、三年、四年,每个人不免要回想过去,想到当年日本经济的长期衰退,想到他们犯了什么错误,想到过去出现的金融危机。但在这次金融危机里,世界各国显示出的坚定信念和高水平的国际合作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我没有巫师的水晶球来预测我们什么时候会走出金融危机,但我认为我们已经采取了正确的措施,我知道,在美国政府里,不仅仅是奥巴马总统,还有很多优秀的工作人员都在为此努力着。 

  水均益:当然还有中国政府,我们推出了大型的经济刺激方案,所以,您的话听起来非常乐观 

  盖茨: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在这几年里,将会有很多人遭受损失,比方说,失去工作、失去就医机会。在非洲,会有很多人吃不饱饭,政府发生动荡,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刻,所以我们要加倍付出我们的慷慨。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水均益:您一向是这样)是的,金融危机不是永久性的,所着以中国为典范的世界经济不断创新,我们一定会重新回到经济高速发展的道路上。 

  水均益: 您的这次中国之行只有一天,您要实现的最重要的目标是什么? 

  盖茨:在北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关注结核病,每年都会有两百万人死于这种疾病,让人非常恐惧的是,更难以治愈的一种结核病叫做耐多药结核病越来越普遍了。中国结核病的发病率占全世界结核病发病率的15%,耐多药结核病发病率占据的比率更高。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们和中国政府进行了对话,共同商讨如何改变这种现状。我们成为了合作伙伴,我们今天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基金会将向中国政府提供3300万美元,我们要共同研究新的治疗方法、新药物、以及大幅度减少结核病发病的新方法。我们会利用移动通信提醒人们按时服药,现在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时间长了,人们会停药,我们也会减少服药的数量,从一天13粒减少到3、4粒,这会帮助人们遵从医嘱。中国将站在前沿,向全世界证明,一个更好的,更新的方法将会降低结核病的死亡率。 

  水均益:我注意到,在提到这种合作的时候,您用了合作伙伴一词,为什么? 

  盖茨:中国非常关注改善人民生活,之前我们和中国政府共同开启了一些项目,大范围推广乙肝疫苗的使用, 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它将会减少肝病的发病率,我们在艾滋病方面也开启了合作项目,这个项目涉及许多艾滋病感染区域,在那里,与患者进行交流,改变他们的行为方式,监测感染情况,这个项目还在进行中,我们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因为尽管现在的艾滋病的比率比较低,但是存在上升的趋势,由于我们与中国政府在很多项目上的合作都取得了成功,我们现在又增加了结核病合作项目,我们在农业上也有合作项目,所以我认为我们基金会和中国政府有着很多相同的目标。 

  水均益: 基金会在中国专门设立了办公室,这几乎是基金会在海外的惟一一个分支机构,是吗? 

  盖茨:是的,我们认为我们在中国的角色非常特殊,因为通过与中国合作,不仅可以帮助中国本国的人民,比方说,艾滋病患者和结核病患者,我们还可以确保这里的专业技术,科学技术、农业技术可以运用到其它国家,特别是非洲,所以当我看到中国政府提出的计划,他们计划将更多的资金投资到科学领域,包括农业科学,我还看到了中国希望和非洲建立更强大的联系,我就看到了真正的机遇,因为我们在非洲开展了大量的工作,我们在中国做出的投资是要确保产生最好的影响,所以说基金会在中国设立的办公室是一个特殊的办公室,那里有很多优秀的人才,他们可以帮助我们寻找政府当中最好的合作伙伴,帮助我们将我们的信息传递出去,不管是防疫结核病还是控制烟草,所有这些难题。 

  水均益:比尔,我记得在上次的采访当中,您向我提到了很多次,在您的孩提时代,您的一个梦想就是让每个人的书桌上都能够摆上一台电脑,一台便宜而实用的电脑,这是一项巨大的工作,如今这个梦想实现了,对于您的基金会,您有什么新的梦想吗? 

  盖茨:这个梦想也是一个很大胆的梦想,那就是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得到平等的对待,我们不能因为没有赚钱的市场就去忽视那些患病的贫困人群,我们要看到还有那么多需要治愈的疾病,我们要将所有聪明的大脑和优秀的人才聚在一起,让他们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在未来的20年里,我希望所有我提到的疾病都能彻底灭绝,能够平等地对待生命,人们消除了偏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公平。 

  水均益:您如何预见这个漫长而艰难的征途? 

  盖茨:仅仅靠一个基金会的努力,要实现目标是不可能的,在所有要做的工作当中,我们仅仅能做到很少的一部分,那些富有的国家,包括美国、欧洲、以及发展中国家的政府,他们要做更多的事情,他们要加快脚步,因为我们的资金只能实现很少的工作,全世界都承认,我们的工作确实取得了成功,当他们听到三百万艾滋病患者都成功地接受了治疗,他们意识到,这是一个花钱的好途径,全世界对于治疗疟疾和其它疾病提供的资金也越来越多了,现在的金融危机对我们来说也许是一种挫折,我们要确保我们的资产不会大幅缩水,因为需要帮助的人太多了。单靠我们自己的努力,之前提到的那些目标都实现不了。我们要和优秀的大学建立联系,要和伟大的思想家建立联系,要和贫穷的国家建立联系,以改善他们的社会体系。我们只是这项革命性事业中的一份子。对这项事业,我们感到非常乐观的原因之一是,全世界的健康状况确实已经得到了改善,在上世纪60年代,每年都会有2千万5岁以下的儿童死亡,现在减少到了1千万,尽管每年的出生率在增加,所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善。我们想做的是,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将这个数字从1千万减到5百万一下,当然我们希望这个数字减到零。 

  水均益:既然我们是老朋友了,请满足一个我个人的好奇心,这是您2009年公开信,里面有很多珍贵的照片,您最喜欢哪一张? 

  盖茨:很难选择,(这张怎么样?)这是我在非洲学习怎么种粮食,这是我在一所学校,这是在越南,(水均益:这是在中国)是的,艾滋病防疫中心,其中一个人是艾滋病患者,正在接受治疗,这是和我父亲,这是巴菲特捐款,也许我会选这张。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这里面涉及了基金会的很多重要话题,可以让你有一个大概的认识,总之,总之,散去千金,心有满足。 

  旁白:在我的眼里,比尔盖茨就是这样一个有想象力更有行动力的人,而且有很多事情在别人想清楚之前他已经开始做了。对于慈善,比尔盖茨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慈善非同一般,他没有政敌,不用担心有朝一日会被别人选下台,也不会上市,用不着每天面对让人心惊胆战的股价涨跌。看得出来,比尔盖茨在他不断创新的想法中找到了一种实现的快乐。

  这些年来,比尔盖茨一直处于事件的中心,他的资产在富豪排行榜上的一起一落都会成为街头巷议论的焦点,他的一举一动都要遭受外界的品头论足,有赞扬,也有质疑,不过,在这次的采访中,比尔盖茨不断重复的一句话深深触动着我,那就是:“那些获得很多的人,也应该做出很多”。就像他在采访最后不经意说出的那句话:散去千金,心有满足。 

  感谢您收看今天的高端访问,再见。 

相关热词搜索: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