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热点 > 正文

北京单双号限行常态化引热议 专家称或触及法治红线

2014-12-09 10:20:01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肖翊 摄  【中国经济论坛】争议单双号限行常态化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谢玮 | 北京报道  受今年A...

p48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肖翊I 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肖翊 摄

  【中国经济论坛】争议“单双号限行常态化”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谢玮 | 北京报道

  受今年APEC期间北京市实行汽车单双号限行规定时,全市难得的蓝天白云与通畅交通的影响,这一持续热炒的话题又有升温之势。

  11月26日,在人民日报社主办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论坛”上,北京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士祥对于社会上建议单双号限行常态化的声音,表示“将研究和论证这个意见”。

  消息一出,立即引爆了互联网。

  网友基本分为两派:部分“无车族”或者乘坐公交出行的人表示支持,而多数“有车族”则表示坚决反对。人民网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半数以上的受访群众支持单双号。而搜狐汽车公布的调查数据则显示:63.81%的网友不支持长期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

  舆论的分歧在于:究竟单双号限行常态化是否是北京治污、治堵的必要手段和最佳办法?长期实施单双号是否会带来其他新的交通问题? “单双号限行常态化”政策究竟是否可行?带着这些疑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学者。

p48(2)

  疑问:单双号限行常态化是否可行?

  毛保华:我并不赞同单双号限行常态化政策。北京市已经失去了解决交通问题的很多好时机。但不可否认,这会是一个有效的政策。现在北京市无论雾霾还是拥堵都和交通有关。目前,北京市地铁运营总里程已经超过了500公里,公交车辆超过2万辆,已经是世界上最庞大的公交系统。而公交运行不畅,是因为地面车辆太多。

  陈艳艳:我并不赞同单双号限行常态化政策。从结果上看,在当前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服务状况没有达到舒适和快捷的情况下,单双号限行会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较大的影响,特别是对于通勤族、上班族来说。

  就北京市而言,目前绿色交通运输体系并不完善:一是地铁的建设还没有完全成网,许多线路还在建设期间,并且建设时期较长。而部分中心城区的地铁覆盖密度也不够高。就运力而言,在交通高峰时期,有50余个地铁站点实施限流措施,连安全都很难保障,更别说便捷可靠了。

  二是就公交车而言虽然已经实行了公交专用道、定制公交等措施,但部分公交和地铁转换点距离太远,导致换乘时出行的时间不能得到保证,那么公交就很难成为人们中长距离的出行选择。

  三是现在自行车出行下降的幅度很高,主要原因在于很多机动车的占路停车使自行车没有路权,基本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很多人放弃了自行车出行。

  詹国枢:APEC期间,到底是老天帮忙,本来就是天清气朗呢,还是那些天虽有产生雾霾的条件,但由于采取措施,所以,还是呈现出“APEC蓝”?这一要害问题,至今未见答案。APEC期间,北京采取的措施主要有三项,一是汽车限行,二是工地停工,三是部分企业停产(河北、山东一些企业也停产)。如果是措施起了作用,那么,三项措施各占多大比重?这问题不搞清楚,单单抓住汽车限行一项,到底能起多大作用?倘若汽车尾气所占比例不大,甚至最小,岂不是抓了芝麻,丢了西瓜?

  争议: 单双号限行常态化是否触及法治红线?

  竹立家:我认为政府如果实施单双号限行常态化政策,在法理上不存在问题。政府就是对公共资源进行统一、协调和管理的机构,只要涉及公共资源分配领域的问题,政府都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进行合理的分配。

  在公共资源压力很大的情况下,政府有权力对其进行重新分配和调整,否则就会面临“公地悲剧”,即一群牧羊人共同拥有一块草地,每个人都尽量扩大自己的羊群,最终导致草地状况迅速恶化。

  购车是个人的行为,并非每个家庭、每个市民都有实力购车,然而道路是一种公共资源,政府有权利对其进行协调管理。需要注意的是,对于此类影响广泛的公共政策的出台必须慎重,必须经过可行性研究、听证,并征求多方意见。

  张翔:单双号限行常态化作为一种行政措施,是否有法律依据至关重要。

  按照宪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第三款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

  “单双号限行常态化”这种政策选择,国家并没有取得私有财产(这里指私家车)的所有权,并不是征收。然而有许多法理学家认为,国家即便不取得私有财产的所有权,但对私有财产造成了一种长时间的、非常严重的限制,也算是征收。

  与汽车尾号限行措施相比,“单双号限行常态化”发生了质的变化。因为对汽车进行常态化的单双号限行,意味着汽车有一半的时间不能行驶,其使用价值难以实现,而车辆的折旧、维护费用还按全年缴纳,这对公民财产权益造成了根本性的损害。因此,“单双号限行常态化”本质上是一种违法进行的征收,对公民的财产权造成了过度的限制,即使给予补偿,也是违反宪法的。

  建议:鼓励绿色出行 缓解人口压力 京津冀协同发展

  毛保华: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单双号限行常态化” 是使用行政管理对交通进行硬性管制的手段,并不是一个好政策。科学的办法应当是通过需求管理和市场手段,显著提高私家车的出行成本。很重要的一个办法是2011年开始实行的大幅提高中心城区停车费措施,在前3个月的实施效果是很好的。但后来没有管住,乱停车的现象依然很普遍。如果这个政策执行好了,后面的强制限行措施就是不必要的。

  陈艳艳:要缓解城市交通拥堵和污染需要一揽子的措施。北京过去采取限制性的命令多了些,采取的鼓励性措施少了些。可以借鉴如新加坡的政策措施,鼓励市民搭乘公共交通,对减少出行的私家车给予积分奖励。甚至可以与企业合作,将员工的绿色出行方式与福利挂钩,对于公共出行、绿色出行的人给予更多的激励和奖励。

  单菁菁:单双号限行常态化难解北京市发展模式之困。单双号限行常态化如果真的施行,一定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政策。在北京交通越来越拥堵的情况下,可能需要一定的组合拳来治理、解决现在的困境。然而,限号治标不治本,问题的关键在于令北京市的发展在环境资源承载力范围之内,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人口的疏解。疏解人口最好的方式不是通过发展燕郊等周边城区形成分流,毕竟如果工作仍在内城,可能带来更复杂的交通潮汐流,从而导致复杂的交通状况。因此从城市规划的角度来看,在京津冀这样一个大的区域范围内统筹进行产业布局和功能布局,把北京市功能适当疏解出去,才能给北京减负。

  张翔:政府在制定公共政策时,需要遵循行政法上的比例原则,行政主体必须选择对人民侵害最小的方式进行。因此,为了达到缓解交通拥堵、治理污染这样的政策目标,政府必须寻找所有可能的手段,分析其中哪个手段对于公民的权利限制和侵害是最小的。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也明确提出要积极推行政府法律顾问制度,从而保证法律顾问在制定重大行政决策、推进依法行政中发挥积极作用。相信这样的制度对于建设法治政府是十分必要的。

相关热词搜索:北京 单双号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