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政新闻 > 正文

山西官场地震,资源大省的转型之痛

2014-08-30 10:29:56    来源:海外网-
子曾经曰过,每有大事看侠客岛(xiake_island),诚不我欺。和中纪委一样,侠客岛今天下班也很晚。下午,岛上斥候驰报曰,今天中纪委可能有...

 

子曾经曰过,每有大事看侠客岛(xiake_island),诚不我欺。和中纪委一样,侠客岛今天下班也很晚。

下午,岛上斥候驰报曰,今天中纪委可能有大动作。5点多,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长白云落马。之后,原云南省委常委白恩培落马。至此,岛君觉得,可以动手了。但小钻风又拍马急报:别急,还有。

果然,不到3个小时之后,山西省委委员、副省长任润厚落马。人民日报客户端第一时间发布了这一消息。在各家媒体比速度的今天,央媒也是蛮拼的。

算上今天,中纪委已经是第三次在一天内拿下山西的两名高官了。“晋善晋美”的山西大地上,正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

群聚群啸的山西官场

1959年出版的金庸小说《神雕侠侣》,至今已经影响了几代人。里面有一个十人组织,为首者一把数尺之长的白须,几十年没剪。这一名为樊一翁的老者早年拜在绝情谷主公孙止门下,后自立门户,与江湖豪侠十数人横行晋南,虽气质诡异,却很讲义气。后来,他们遇上了郭襄与杨过,那是后话,按下不表。

他们的名号,叫做“西山一窟鬼”。

拿武侠人物类比政治人物,有些不严肃。但是,岛君有点没忍住。

金道铭,北京市人,山西8年,历任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申维辰,山西潞城人,山西31年,曾任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太原市委书记。

令政策,山西平陆人,山西36年,官至山西省委委员、省政协副主席。

杜善学,山西临猗人,38年,官至省委常委、副省长。

聂春玉,山西侯马人,山西34年,官至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长、省委秘书长。

陈川平,山西平陆人,山西32年,官至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

白云,山西五台人,山西38年,官至山西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长。

任润厚,山西代县人,35年,官至山西省委委员,副省长。

短短数月之内,一个有着13名常委的省委班子,前后就有5人被拿下;半年多时间内,就有8名长期在山西工作的省部级高官落马。

这个节奏与比例,放眼全国,亦属“笑傲”。

不止如此,今天人民日报旗下的杂志《民生周刊》统计称,就以落马的厅级干部计,山西亦在全国前三。

山西“护官符”失效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

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红楼梦》第四回,“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就任应天府府尹的贾雨村,要审打死人的薛蟠。手下的门子递来这样一张“护官符”,上书本地豪门打虎的姓名与官爵,就是俗称的“护官符”。上面的四句若哑谜的民间俚语,暗指贾、薛、史等大户。

今天的山西,“护官符”也不再是丹书铁券尚方宝剑。

从上面的八位高官简述中可以看出,除金道铭是外地空降来的高官外,其余七人,均属在山西精耕细作多年、势力可谓盘根错节的地方老吏。

其中,令政策与陈川平属“唇亡齿寒”一词源出地平陆同乡,侠客岛上消息人士指出,二人有一定交往。而这位邻近申维辰所在村落的斥候告诉岛君,申此前每年都会回乡扫墓,坊间传闻亦有地方官员因为其看护祖坟而鸡犬升天。而申维辰与陈川平、聂春玉与白云,皆曾担任相同职位。

而如果再细究每位高官的任职履历就会发现,太原、运城、大同、阳泉、吕梁等地的一二把手要职,也是这些落马高官曾经任职的地方。

是的。除太原作为省会城市,其地位自不待言之外,其余几地,都是山西的资源重镇,也是历来“出官”的地方。今年的山西风暴,除了这些省部级老虎,就连县市级落马官员,也是这些在这些地方有过履历的居多。

侠客岛注意到一个细节。中央巡视组反馈完毕后,今年4月,山西的整改反馈意见中专门提到:“省委组织部分别于4月14日、20日和25日在运城市、太原市和大同市召开了整治选人用人不正之风座谈会,传达全国整治选人用人不正之风座谈会议精神,研究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意见建议,进一步推动整治工作深入开展。”

别的反馈意见,均属针对全省而发。唯有“用人之风不正”的组织方面,专门选取了这三个城市召开座谈会传达研究。此中之现实背景,可想而知。

晋善晋美的山西,转型之痛

人说山西好风光。“晋善尽美”,是山西近年来不遗余力打造的旅游品牌。

用北大中文系韩毓海教授在《五百年来谁著史》一书中的话来说,山西是一个“令人胸怀天下”的地方:“晋南与代北,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大融合的文明创生地,无论是北上塞外,还是南下中原,山西既是一个转折点,也是落脚点。多少伟大的帝国王朝在这里升起又衰落。”

是的,这里是曾经出过晋文公也三分出韩赵魏的地方,是李唐王朝起兵的地方,有过五代十国时的兵荒马乱王朝更迭,也有过明代宗王出镇对抗蒙古的金戈铁马。晋商和票号曾从这里享誉全国,抗战时期这里也曾频出英雄儿女。

到今天,山西又以“煤海”和“煤老板”而成为外界的刻板印象。矿难盲井黑砖窑,也常成媒体追逐的焦点。

煤炭是黑色的,衍伸出的权钱,也是黑色的。

和此前许多地方的落马高官不同,山西此番落马的高官,有许多有过能源从业经历。陈川平就是从一名钢铁厂技术员,一直坐上太原钢铁董事长交椅;任润厚更是“专业人士”,曾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他从煤矿工人做起,凭着将三个频出事故的矿山治理有序,而博得“救火队长”之名,从潞安矿业集团董事长的位子上直升山西副省长。

很显然,这些人,都无愧“能吏”之名。而过往的功绩,都掩盖不了这个资源大省里官商关系的乱象,也无法为他们游走于政商之间的精明与熟练买单。根据媒体已有的报道,在每个落马的官员背后,影影绰绰被带走的,都是在山西曾经呼风唤雨风头一时无两的显赫商人。

据媒体报道,2005年,时任山西省长于幼军获知,山西有合法煤矿4200个,非法煤矿比这一数字还要多。而且是“山西的老顽症,二十多年就这样,整治非常地难,不能碰”。

为什么不能碰?因为其“阻力不仅是几千个非法矿主,而是背后的干部,每个非法的矿没有十个八个基层党政干部和执法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作保护伞,它是干不下去的”。

这正是英雄儿女辈出的“好地方”山西在今天难以言说的转型之痛。

从政界言,这些落马的山西高官谙熟的以能源换绩效、凭着同乡之谊经营人脉,将权力与金钱来回置换的“进步通道”已经被掐断;从经济言,以带着血的黑金为代表的粗放增长方式,已经走到了不得不回头与转身的地步。而官商勾结的利益集团,正是阻止山西实现增长转型的最现实阻力。

“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清代孔尚任的名折《桃花扇》里,老艺人苏昆生的弹唱里,唱的是一出王朝兴亡的悲歌。今天山西官场所谓“地震”也好,“矿难”也罢,实际上也是同样的一曲“哀山西”。

反腐,从来不只是一场舆论的狂欢。落井下石的媒体逻辑,在侠客岛看来自不值一哂;然而大乱之后如何大治,如何让这片充满历史传奇也充满现实悲欢的土地实现真正的“晋善晋美”,才是这场反腐风暴的真正寓意所在。(文/公子无忌)

相关热词搜索:山西 官场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