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教育 > 正文

循古得清气

——许晨曦书法篆刻印象
2014-01-10 11:06:18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美洲刊网

 

 

 

\

艺术档案

    许晨曦,字齐云,1972年生,江苏无锡人。师从吴门张寒月先生;现为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苏州市书协副秘书长、东吴印社副秘书长、苏州市青少年书画协会秘书长、南吴门书社执事、金阊区文联委员。作品散见于《中国书法》、《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苏州日报》、《姑苏晚报》等报刊。
    参加展览:全国第二届兰亭奖“安美杯”书法篆刻展;全国第四、六届篆刻艺术展;“走进新世纪”江苏省中青年书法篆刻精品展;江苏省二、三、五届青年篆刻展;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展;全国第二届草书艺术展;第三届“梁披云杯”书法篆刻展(篆书、隶书);“吴门书道”中国书法名城苏州作品展(北京、南京、徐州、台北巡展);第39回国际书道连盟展;“枕水墨相”吴门八友书法作品展;“八面锋”苏州中青年书法家八人作品展。

 

\

 

\

 

\

 

\

 

\

 

    稚拙与灵动相生,古朴与率意并存,这是许晨曦书法篆刻给人的印象。
    晨曦的书法从篆刻起步,他以古玺入手,初宗秦印、汉印,旁涉封泥,鸟虫书印、元朱文也多有涉猎,近师吴让之、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诸家。他曾经对秦汉的纯朴古风一度迷恋,并以各种样式的“拟古”之作,来“改造”自己,用心去体会秦印和汉印的线条质感,通过转益多师和博收约取,拓展自己的篆刻路子,在量变和渐变中实现质的飞跃。他的篆刻不是那种大刀阔斧的刻印法,或冲或切,或迟或疾,俱是从容不迫,在平和稳健中彰显儒雅个性。在近几年的创作中,他的篆刻很好地融入了行书和草书的写意性,以行草灵动的意态导入秦汉印式的静穆之中,动中求静,在疏密中有对比,迟疾中有节奏,别开新境。
    晨曦擅长多种书体,他笔下的大篆与行草、楷书与隶书等书体,在笔法、结构空间和章法上,有一种碑帖互参的浑然统一和高度融合,这在当今书坛是不多见的。他的这种融会贯通,得益于他对古玺、秦印、汉印以及魏晋书法、明清书法、民国书法有过长时间的系统研习。他于传统经典不只是一般的书写临习,他从“二王”一脉到明清和近现代历代大家逐一梳理,同时对汉字演变及正草隶篆各种书体字形、结构也潜心研究。他认为传统便是最好的老师,任何对传统经典的妄自菲薄,都是无知之举。他将取法传统,追慕古意,当作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生态书写,在不激不历和潜移默化中收获心性。作为书家,不只是会写字,更要有一种眼界和心境,而这种眼界和心境便是源于书家创作的心态。以传统为师,汲古出新,是晨曦对书法的态度。数十年传统学养的积淀和笔墨线条的锤炼,让他的书写进入了无拘无束的自由状态,或高古、或拙朴、或凝重、或率意,线条在浓淡兼施的交融中,淋漓尽致,极具表现力。观其篆隶,多以行草笔意为之,运笔迟疾有度,结构疏密有致,空间开合自如;行草书则多施以中锋用笔,在保持书写自然流畅的 同时,追求线条的古朴简洁;楷书则有魏晋遗韵,结构稚拙而意蕴悠远。
    书法是性情的艺术,古人所谓“笔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作为江南水乡人,晨曦的性情里与生俱来地带着灵秀之气,这应该就是苏州这一方水土所赋予的。欣赏他的书法,有如清茶般入口滋润,回味醇厚。他笔下的灵动与稚拙、古朴与率意的契合,与当下的流行书风相比,多了几分清气,多了几分从容和悠闲。晨曦不是那种恣肆张扬的人,也不是那种急功近利的人,他知道如何向文化深挖,在字外求字,在印外求印,积淀精神的深度和厚度。
    在文化多元的时代,晨曦更愿意把书法当作是一种生活方式,日日沉醉于水墨浓淡变幻的意蕴之中,就像移步幽静庭院,一遍又一遍,享受着古老昆曲委婉缠绵的唱腔。
     如果把中国书法比作一条幽深的历史文化长巷,那么对于自幼在古巷出生和成长的书法家许晨曦来说,他知道怎么穿越。流 沙

相关热词搜索:许晨曦 书法篆刻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