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教育 > 正文

释果延:菩提莲花本真心

2014-04-11 11:07:01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美洲刊网

\

 

与佛结缘


    释果延法师,万佛寺住持,69年生人,满族,河北承德人。
  初见法师,全然没有修行僧人的那般隐晦高深,欲语还休,而是简单明了,直言直语。一杯清茶,面轩而坐,你问我答,尽显其率真淳朴本性,倒应了那句佛偈“出家人不打诳语”。
法师幼时天资聪颖,但生性顽劣,不服管教,令家人又爱又恨。因母亲笃信佛教,法师有缘随其出入佛门,一来二往,年轻的他竟对幽深寺院产生了别样的情愫。
  万事皆讲姻缘。97年6月,法师母亲不远万里,参禅拜谒九华山,于是他也说服母亲一同前往。彼时条件简陋交通不变,法师和母亲一路风尘仆仆,乘车经两天两夜跋涉终抵圣山。见惯了北方乡野的平畴千里,眼前江南风光无限的奇绝险峰和幽深寺院一时间竟令法师有触电般的感觉,回想那次初见,他至今仍念念不忘,“眼前顿觉豁然开朗。”
  七天之后,母亲返程,法师却留了下来。如今的他以“没有看够”来解释当初的坚持。
  贵为四大佛教名山的九华山香火兴盛,信众僧侣麋集,置身于这样的场所,难免有迷失的感觉。初时,法师以普通信众的身份客居山寺,平时他一边在斋堂给当值僧人帮衬打杂,一边了解研习佛门戒律和佛法,日子久了,他俨然成了一位未受剃度的俗家弟子。
  那段岁月清苦而平淡,每天聆听着暮鼓晨钟,重复着一成不变的行为,法师偶然也有茫然寂寥的时候,他曾动过重返俗世回归故乡的念头,甚至与周遭人等心生怨隙,但方丈圣明大师的一番教诲似醍醐灌顶,使他很快又坚定了投身佛门弘扬佛法的决心。
  数年潜心修炼,法师虽未有正式名分,但实已心入佛门。在此期间,他熟读《楞严咒》、《大悲咒》、《心经》等诸多佛门功课,对佛法要义有了更深的理解。2001年,法师在九华正式剃度出家,法号释果延,从此,僧袍加身,正式与佛结缘。
  身处禅宗道场圣地的果延法师对同界中事充满求知欲望。出家后,他广结佛缘,云游四方。2004年,法师在重庆华岩寺受具足戒,随后,又去往宝华寺静修深造。这期间,他遍访大师高僧,虚心请教研习佛门知识,讲经说法日益精进,顿觉胸有丘壑。重庆华岩寺的唯贤大师目睹其率真本性和求知热诚,欣喜戏称其为“顽皮罗汉”。 

 

勤苦度佛
千里佛缘一线牵。2006年,经举荐考察,果延法师正式入主万佛古寺,成为寺院当家住持。尽管时过数载,但回想起初次邂逅万佛寺的情景,法师仍觉历历在目,“当时寺院内只有两层破旧房屋,被挪作校舍,古塔周边全无围栏,绿植杂乱无章,院落内到处堆放着石块、石柱,一派亟需整修的模样。不过,即便如此,每逢初一十五,寺内香客依然不绝。”
  通过考证研究,果延法师获知万佛寺始建于南宋绍兴年间,其中心建筑万佛石塔距今至少已有850多年的历史,是周边保存最完好的古代佛家建筑,在1956年就被定为江苏省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万佛塔外观看似普通平常,但入内才知别有洞天。内里为筒状石窟,高4米,下有近2米高的须弥座,正中束腰处有修塔题记“澄觉精舍记”字样,为考证建造年代提供了线索,旁侧有“吴门石匠吴德谦昆仲造”等石刻题记。墙壁上密密麻麻地排列着高不满5厘米的佛像浮雕,共60排,每排平均刻有小佛像180尊,总计有佛像10800尊,是为“万佛”。
  接管如此底蕴深厚的千年国宝古寺,果延自觉压力倍增。他深知,作为一院住持,对寺庙的未来发展和香火延续有着重要的责任。他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广结善缘,举社会之力完成万佛古寺重建任务,重现昔日信众盈门香火兴旺的景象。
  2007年10月,各界期盼已久的万佛寺重建工程正式启动。在苏州高新区宗教局和佛教协会的主导下,规划、建设部门专业人员会同佛教界人士一同深入研讨,商定了重建方案。按照分部实施的原则,以万佛石塔为中心,划出了核心保护区域。此外,对万佛寺外墙、院内建筑均进行了整体修缮,大殿保留宋代建筑风格。场所内外同步进行景观绿化。
  方案既定,但资金何来?面对掣肘古寺重建的最大难题,果延法师没有消极等靠,而是立即行动了起来,他走乡村,过街市,踏平原、登高川,广化善缘,累了,就靠路旁小憩片刻,饿了,就以干粮充饥果腹,凭一己之力和信念感召,他在短短两年之内募集了工程启动资金,古寺重建得以顺利进行。 
  作为寺庙住持,果延平时既要监管执法,也要过问寺内众僧信徒日常琐事,每每遇到语言不通、沟通不畅和人际纠纷,他就以佛门戒规和律条警醒自己,“所谓 三寸气在千般用,一事无常万事休。人只要心中有信念,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经过几年努力,如今的万佛寺已面貌全新。寺院建起了大雄宝殿、万佛殿、法堂、五佛殿、山门殿、杜鹃楼等,寮房10余间,格局井然,气氛肃穆,香火日盛,成为信徒和游客纷纷前往拜谒的佛教胜地。

 

弘扬佛法
  随着岁月流逝,果延法师对万佛寺的情感也日渐加深。对于自己与古佛结缘,他视作天作之合。交谈中,他透露,其实万佛寺的地位比一般人想象的还要高,“在国内,仅从外形和文化价值上看,可以说已经没有可与万佛石塔齐名的地表文物了,也就是说,万佛石塔在同类建筑中是绝无仅有的,值得用心保护。万佛寺是佛智欲的灵塔,在相关资料中有明确记载。万佛寺至今共出现三位祖师大德。”
  在高新区、镇湖街道和宗教界的全力修复和努力保护下,经过千年仍保存完好的完整性和历史稀缺性,万佛石塔近年还荣登“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榜单。以此为契机,这座千年古寺又迎来了一段发展黄金期。
  回顾自己和万佛寺结缘的经过,果延感慨颇多,他将这场缘分视作一场苦度修行。“这个过程中我所有的行为都是追随心的意念,真实随缘。有些事情本是红尘纷扰,看明白了就放开了。人生事贵在忠实本心,贵在持之以恒。做到这样,就能问心无愧,俯仰天地间。”
  对于万佛寺的未来发展,果延有着清楚的规划,“我们会在弘扬佛法、传播佛道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开展国学等教育,为周边信众和游客提供一个学习传统文化和为弘法的场所,这也是寺庙的职责所在。”
  针对眼下一些佛寺商业开发过重的现状,果延法师提出了他的看法,他认为,万佛寺之所以特别,就是还在坚守走佛教传统教化之路,没有走商业化的路线,佛教的本色没丢。“我们不管怎么发展都不能丢掉自己的本色。佛教是教育人的,是教化众生的地方,这个底线始终不能放弃。寺院不能没有文化,佛陀教育、参禅、幸福人生讲座,这几块是今后我们要做的重点,我们会开设一些开放的、公益性的讲座,营造一个让信众自由选择交流的平台。因缘具足,先结人缘,再结法缘,我们必须坚持自己的本心,去做事,去建设万佛寺,把握住自己,坚持本色,如此,寺院的发展才能永续万年,日益兴盛。”
孙云霞 胡永春  闫佳琦

相关热词搜索:释果延 万佛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