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教育 > 正文

朱德茂书艺

2014-06-20 10:41:48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美洲刊网
吴纪椿(《新民晚报》 记者 编辑 作家)  德茂与我同庚同道,记得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有幸忝列一次全国群众书法大赛的评委,得缘与周...

吴纪椿(《新民晚报》 记者  编辑  作家)

 

 

\

 

\

 

\

 

\

 

\

 

\

 

\

 

 

    德茂与我同庚同道,记得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有幸忝列一次全国群众书法大赛的评委,得缘与周谷城、苏局仙成了忘年交。而朱德茂当时只是一位如我一样的青年书者。言谈之间发现他是一个有思想、爱思考的人,博学笃行,始终在追寻书法艺术的意义与奥秘,并通过书法追求人生的超越境界,是一个真正懂得驾驭艺术之舟的书者。他说过书法的审美标准是形神具备,即:书法的点划线条与空间结构所聚升的是书法的神采意韵。这种神采意韵越浓,作品值得欣赏的指数就越高,所以追求书法的神采,抒写性灵始终成了他孜孜以求的最高境界。
  再次见面,一晃已30多年。德茂6月底要在政协礼堂举办他的书法展,通过朋友相邀去切磋。此时方知他幼受父教,6岁起传承笔墨一个甲子。60载寂寞肝胆,溯源而来,故能立身潮流,自成面目,卓然一家。只要有时间,朱德茂会参观和参加国内外书法大展赛,博采众长,思避己短,在悟道中提高自己的书法内涵。呈现在面前的书法,篆、楷、行、草、隶书、甲骨文、魏碑等作品风格,无论长笔波折还是短锋运笔,字体都能突出继承与创新的立意和刚中有柔、柔中有刚、方中有圆、圆中有方、枯润有度、变化多姿、形态显神、以神托韵的个性。楷书和魏碑,传统功力浑厚,结体端庄完美,师古而不泥;行草则以历代大师为范,行草结合,刚柔兼容,飘逸清秀,气韵贯通;隶书在研习汉隶的基础上,独创线条“飞白”笔墨,苍劲古拙,典雅醇厚,独成一家,所书之法耐人寻味。朱德茂的书风从不求奇显怪,而是随心、随性、随喜、随怒地放纵于自然,游刃于山水间,以日出江花的绚烂之姿,舒展刚柔相济的笔墨豪情;字体貌似以静凝精,但游笔神走如丝,点勾顿转纵横间,无不呈现笔法与功力的老到恣意;以润扬枯的意念布局,敞露出墨中抒浓情,笔间生艺花的乾坤之气,把中华笔墨的精华内涵与书者的人生修为用从艺者的大手笔、大气魄呈现于方圆之间,使其成就一幅最新最美的图画,催化一幅幅活灵活现的艺术珍品,曾受到多位国内外领导人的接见。他的书法,有血肉,或丰润,或瘦瘠,却如摄影般犀利;他的书法,有性情,或沉静,或喜忧,有语言般魔力;他的书法,有色彩,或绮艳,或素洁,如画境般清雅;他的书法,有风骨,或柔婉,或凌厉,如云彩般飘逸;他的书法,有力度,或轮廓,或遁形,隐藏着山水般内涵。
   古云书本诗余,前人将书法视为诗之后的余事,但德茂用如诗的笔墨,化各种佳作为墨色实景或虚境,化抽象为形象,创形象为象征,把笔墨艺术之美凝固成高深易懂的艺术境界,以歌者的心灵映射墨笔万象,代山水而立言,虚实情景交融地将无声的世界,抒写成悟道之灵境,以字象言志,给人展示着唯美的艺术意境。
  好书法,总有留白。他的书法留白中,经用闲章点缀过的行草作品,如水墨画般写意宽怀。这样的留白,宛如午后清茶,淡淡的却具浓浓的墨韵,如醇酒般醉人,是素心人对素心花的吟赋。而留白在佛语里,却是一种人生境界,做人,做事留有分寸,留有空间,这样的风格恰似德茂的人品,孤寂而知足,因了这份素心,这份禅味,所写的书法作品越发显得高洁、静简,如山水一般通透而活力,素朴而清淡,入心,摄魂。
  朱德茂毕生崇拜二王,崇尚二王“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的书风,在迅即括利之间的抑扬顿挫。可惜时下大多流于“仿制”层面,有研究者称,二王的潇洒坚质多被圆熟轻靡所覆盖。德茂独出心机,融汇心意,凭着对行草多年研习,深入经典,能够入之,更能出之。书斋夜话,他道出机杼:苏轼书前后赤壁才悟出二王“多力多骨者胜”的结语,此乃一语中的。王羲之《书论》云:“夫书者,玄妙之伎也,若非通人志士,学无及之”。但愿德茂炫技之余,于点划、使转、行气、章法之中,从其丰富的内蕴和文化意识去研索体悟,书艺必大精进。

 

 

六十年磨一剑

汤兆基( 著名书画家  时任上海市政协常委兼文委副主任  现任上海文史馆馆员)

 

    到今年为止,朱德茂先生从习书到研究、创作书法艺术已整整六十年了。我已二十多年未见到他了,有幸再次相见。看了朱德茂最新的书法成果,由衷地感到十分高兴。
    朱德茂的书法艺术成就已经达到了一个富有时代气息、富有个性特点、富有创新特色的新境界。
    朱德茂是上海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与海外学术交流,参加过中日书法展和赴马来西亚、新加坡和香港等国家和地区交流,2010年赴大洋洲交流,并受到新西兰总理的接见。由于近年在国外和北京等地进行创作活动,故其作品受到中央媒体和相关书法界资深人士的高度评价。2013年上了《中华人物》封面,该杂志用10版面介绍了著名书法大家朱德茂。
    朱德茂祖辈是书香门第,由于从小就受到书画艺术的熏陶,故从小就十分酷爱书法,几乎每天坚持临颜、柳、欧贴,到了文革期间利用下放劳动的机会开始练大字和小字,大字大到一个墙面一个字,小字小到一个苍蝇大小。并坚持临写篆、隶、魏、行和草,努力做好书匠,打好扎实的基本功。
朱德茂早年以“二王”为渊源,临各名家字贴,却个人风貌、各自精神意度、融会在心,皆为我用。也包括现代郭沫若、沈尹默、刘海粟、胡问遂、周慧君、周志高等大家珍品作为自己的研习对象,并与之学习交流求教,使之不断有新的提升。
    由于朱德茂爱好广泛,多才多艺,又是多学科的兼职讲师、教授,其书法处处体现出一种大气洒脱,学者的风度和生机勃勃的气质,这种气质来源于他对学海无涯,艺无止境的谦恭和审慎,来源于他对综合理论,如哲学、道学、阴阳学、衡学、音乐、舞剑、武术等学识用于书法的融会贯通地追求和实践,来源于他在工厂、机关、企业、学校工作经历和社会实践的积淀,来源于他对艺术的领悟和天赋。
    朱德茂书法艺术生涯从“走进去“临贴习字,做书匠开始大约花了三十年时间,其要点就是多写多练。从“走出来”创作作品,大约也花了三十年时间,他坚持的就是多看多思多悟,逐步形成了自己个性特色。
     朱德茂书法艺术使人看了顿觉耳目一新,完全觉得是视觉的一种享受。特别是具有独特风格的行书、行草,尤为明显,总体大气有张力、刚柔并济、刚中优柔、柔中有刚、有虚有实、字字如画,就象雨中有雪、雪中有雨,这就是朱德茂独创的“雨夹雪”行书行草,有独特的风韵和风味。再就是整篇有气味美。朱德茂还用运气写字,使字字有气,字字生动,使其给字赋予了生命和活力,使通篇气韵流畅赋予神韵,这也是朱德茂书法艺术的独到之处。使其书法达到了识形美、赏质美、寄情美的艺术境界。

 

 

 

朱德茂的“书法梦”

丹长江(《新民晚报》记者  《国家艺术品杂志·品味典藏》 《拍卖指南》编辑)

 

     书法家朱德茂要办展览了。花甲之年的他,正在自己的工作室“凌云阁”为展览创作作品。面对客人,他当场挥毫,写下“中国梦”三个大字。他说:“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梦,我的梦是书法梦。”
    朱德茂生于1948年,外公是位前清末文人,打记事起,外公拿着毛笔写字的形象深深的留在了他那幼小的心灵中。6岁,德茂就拿笔习字,先学楷书——颜、柳、欧、赵,再习行草——二王、米芾......后来,德茂又有幸遇到了刘海粟、程十发、胡问遂、周慧珺等多位艺术大师们,向他们学习、与他们切磋。
     六十年来,朱德茂一直将书法艺术作为精神生活和业余生活的一大乐趣与爱好,坚持临习历代大家名帖,从中享受艺术灵境带来的身心陶冶之乐,在注重吸收古代大师营养的同时,不断探索创新,逐步形成自己的书法风格。朱德茂先生曾在校教授过哲学、政治经济学、公共关系学、书画等学科,又有在工厂、企业、机关、学校工作的经历,因此他在书法中有意将哲学、阴阳学、建筑、音乐、剑舞、诗歌、绘画等其他艺术和理论融入自己的墨迹,贯神禅精粹于灵笔,特别注意线条美和神采美。
     朱德茂的书法作品中,篆、楷、行、草、隶书、甲骨文、魏碑等各体皆备,特别擅长行书。行家评论其书写风格特点:无论长笔波折还是短锋运笔,字体都能突出继承与创新的立意和个性,刚中有柔、柔中有刚,方中有圆、圆中有方,枯润有度、变化多姿,以变求神、以神托韵。朱德茂的楷书和魏碑,传统功力浑厚,结体端庄完美,师古而不泥;行草则以历代大师为范,行草结合,刚柔兼容,飘逸清秀,气韵贯通,笔墨酣畅,自成风貌。
     朱德茂说:“字由心出,心美字就美。写书法,一开始先做字匠,要把先人的功夫和笔路学到手,到一定阶段后就不在于多写了,那是基本功、熟练功。熟练后更多的是多想多悟,在形神上下功夫,那就是艺术。书画是创造性劳动,是艺术创作,涉及哲学,文学,美学,舞蹈,音乐,是古人艺境和书道的再创造。书法艺术不是不是复印机,要体现文化内涵的美。”
     如今已进入网络时代,很多年轻人已经只会打字,不会写字。在这种时候谈书法,是不是有点奢侈?对此,朱德茂回答:“书法不仅仅是写字,它是把文字线条变成图画,称得上是世界第一艺术。这也是为什么我把书法当作自己的梦想,一直在追求的原因。”

 

 

 

朱德茂书法艺术的创新美

沈亚洲(著名书画鉴定家  上海博物馆研究员)

 

     最近我有幸和朱德茂先生相聚,倍感机缘可贵。
     在和朱德茂的接触中感到,他博学但不缺谦和,儒雅但不缺激情。所以看他的书法作品就如看到他的博大胸怀、豁达性格和充满自信的气质。
     朱德茂说,当你找到某种书体与自己气质的感应点,这种神秘的感应点就是形成了一种气场。每当你在笔会或众人面前提笔写字时,就会出现观众与你同节奏地呼吸奇象,这时你会感受到气场的存在。
     朱德茂书法五体皆能,以行书和行草为最著。行书出自“二王”,草书追张旭、怀素神韵,楷书以颜、柳、欧体为宗。在中年时代又练习了郭沫若、沈尹默、胡问遂、周慧君等大家的字体和新魏碑。现在我们看到朱德茂的书法趋向丰富与多样,说丰富,作品内涵不局限某家某派某种风格,说多样,主要指朱德茂掌握了多种书体,还创新了独特的“雨夹雪”行书和行草。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明显有异于前人之处。朱德茂认为有突破才有创新,创新和突破是一种渐进地过程,这种过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标新立异,而是合乎历史发展规律的水到渠成、厚积薄发。
     朱德茂独创的“雨夹雪”书法要求很高,要求在运笔中不断调峰,要求字形大小、线条粗细合理搭配,要求字的虚实、浓淡、枯湿有机运用。通篇作品要求把握轻重缓急、抑扬顿挫,要求把握层次的丰富多彩和变化。要求在书写中用气运笔。要求在字体的创作中都有其他字体的影子。
     朱德茂独创的“雨夹雪”别具一格。老辣自然而充满神韵,使人会产生了强烈的全新的冲击力。朱德茂的作品,犹如流畅和谐的旋律,使人畄连往返。朱德茂的精品,就是一幅气韵美的图画,欣赏朱德茂的书法是一种美的享受。

相关热词搜索:朱德茂 书艺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