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学移民 > 正文

家长被坑20万留学移民梦碎 决胜网是冤枉的吗?

2015-01-27 09:32:51    来源:新浪教育
《留学》杂志讯 八个家庭通过决胜网办理了加拿大亲子陪读项目,但在到达加拿大后才发现学校实际情况与宣传不符,不久后学校倒闭。同时家...

    《留学》杂志讯 八个家庭通过决胜网办理了加拿大“亲子陪读”项目,但在到达加拿大后才发现学校实际情况与宣传不符,不久后学校倒闭。同时家长们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维权道路,但其中的酸辛让家长们难以承受。

  遭遇留学暗礁谁能全身而退

  “戴政是骗子!决胜网是骗子!”

  任峰和其他四位家长挥着手臂向着酒店会场的人群喊。不远处,决胜网正举办一场2014“决胜网国际教育峰会—对话最强大佬暨消费者最喜爱的国际教育产品颁奖”的活动。

  任峰听到有人冲他们喊话:你们这是扰乱公共秩序,再闹,我们就要报警了。

  为了不被赶出会场,任峰停止了呐喊。五位家长沉默地守在活动会场,努力保持微笑。他们统一穿着白底短袖T恤,上面写着:决胜网是骗子!

  此时,活动正在继续。决胜网联合创始人兼CEO戴政身着一件印有logo的白色帽衫、一条迷彩宽松休闲裤正为嘉宾做主题演讲。贵宾席区,俞敏洪、姚劲波、韩少云、于小华等业界大佬系数在场。

  20万改变命运

  2014年11月24日晚,任峰通过微博发布了一篇题为“告媒体书”的长微博,提到:决胜网伙同在2013年9月注册一家海外公司,宣传是历史悠久30年的私立学校,欺骗国内家长,然后经营不善倒闭,欺骗了我们八个家庭160万人民币。

  11月25日,任峰和其余三家的家长们来到决胜网国际教育峰会抗议。二者之间的纠纷源于决胜网首页曾经推广的加拿大“亲子陪读”项目。

  2014年,他们先后在决胜网看到“亲子陪读”项目。根据该项目宣传,文清学院成立于1980年,有两个校区,足球场、跑马场等设施一应俱全。文清学院数百学生中有98%是当地学生。家长和孩子共同进入文清学院学习,留学之余,最快三年还可移民。项目价格为20万,其中学费18500加元,由决胜网供应商之一的中国教育服务中心有限公司提供申请服务。

  花20万,通过家庭移民,孩子既能以较低成本留学,还不和家长分开是让他们动心的主要原因。

  任峰起初看到项目时也怀疑是否“有这种好事”,在对决胜网做了一番搜索后,任峰开始相信这个项目。“决胜网那么大的公司,还拿到了投资,戴政又很有名,连俞敏洪都投他们了。我就想,那俞敏洪还能投错吗?戴政还能骗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决胜网由原去哪儿网副总裁戴政和中国教育服务中心执行总裁阙登峰于2012 年联合创建。决胜网官网显示,决胜网于2013年6月完成天使轮阿米巴资本的投资,2014年3月完成新东方资本、信中利资本、和光资本系的A轮投资。这篇“关于我们”的介绍里,决胜网特别强调了自己“集合了国际教育产业链上最优质的资源,是消费者和优质教育商家的桥梁”,并自我定位为“国首家国际教育平台”和“世界教育超市”。

  简言之,决胜网就像“淘宝”,通过整合机构、院校、专家资源,为各种教育产品、服务提供平台的“中间页渠道商”,机构作为产品及服务的供应商,通过入驻决胜网,售卖教育产品。

  让任峰和其他七个家庭没想到的是,这个号称“教育淘宝”的决胜网里有假货。

  三层民房里的高中

  2014年7月30日,任峰和孩子出国飞抵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市。如果按照“亲子陪读”项目的规划,他们将在这里实现加拿大留学移民双丰收。

  “家长和孩子一同读书。家长在公立学院学习两年毕业后,并工作至少九个月后申请加拿大经验类移民。最快三年实现全家移民,而孩子则在家长进入公立学院后,享受学费减免。”任峰依然清晰地记得顾问如何向他介绍这款项目的诱人之处。

  在加拿大移民门槛逐渐提高的时候,“20万移民”确实让人眼红。但比起移民加拿大,任峰更被“减免学费”所诱惑。

  语言学校位于北约克区消费者路路旁的一栋三层民房里。任峰看到校舍有些意外,迟疑了一下,还是扯着孩子从一楼往上走。

  “学校在这栋楼三层的一角,共有三间教室,占地面积不到第三层的四分之一。和学院同楼层的还有个按摩中心和化妆品公司。”任峰说,家长们以为这只是暂时落脚处,孩子开了学就会换地方。在这里,父母一方陪着孩子共同参加了近一个月的语言培训课程。

  语言培训短暂而紧张,家长和孩子白天上课,晚上还要完成老师们布置的课后作业。虽然整个教室的硬件设施跟宣传时差得很远,但是考虑到加拿大的私立学校的基础条件普遍不是很好,任峰心理没那么抗拒。

  但是,直觉还是让李雅有点慌。她偷偷地打电话给大洋彼岸的丈夫刘明。“是不是学校有问题啊?”

  “你想多了,可能是因为学校在装修,现在只是暂时的,等到开学后就会换地方。”刘明安慰道。

  直到语言培训结束,等到同年9月3号开学,家长们发现事情真的不妙了。

  整个学校只有八个孩子

  学生和家长没有“换”到设施更加齐全的学校,文清学院的校址就是在这儿—三层民房的角落里。

  更让家长奇怪的是,整个学院的学生只有这八个家庭的孩子。

  开学两天了,学生还是八个,而且都是通过决胜网的“亲子陪读”项目申请就读的。任峰有些不解,有的家长甚至害怕。他又急忙翻到了决胜网上文清学院的宣传页面确认:文清学院建校1980年,拥有98%的当地学生。

  任峰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们被虚假宣传骗了。”

  20万换200万省学费是最大诱惑

  两个月的折腾,任峰瘦了十五斤,损失了人民币20万。四十出头,他的头发已经花白。“这几月白了许多头发”,他说。

  可两个月前,他正沉浸在20万换200万的幻觉中。在了解“亲子陪读”项目之前,任峰早有送孩子出国读书的打算。“我预计留学几年下来,花费至少需要200到300万人民币,突然省这么多钱,真的很诱人,也没有细想其可能存在的风险。”

  2013年12月28日,在北京的任峰与妻子一同上决胜网咨询。刚进门,中国教育服务中心的牌子就引入眼帘。国字头的机构,让任峰很安心。

  考虑、准备了两个月,任峰就与中教服分别签订了《中国教育服务中心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委托合同》和《加拿大文清学院亲子陪读转移民项目委托协议书》两份合同。其中,《加拿大文清学院亲子陪读转移民项目委托协议书》约定委托方中教服将为学生、家长提供未来1-4年留学生活及涉及到的移民项目的咨询费用,包含签证费用、申请文清学院费用等共计6.8万元。《中国教育服务中心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委托合同》提供赴加拿大自费留学申请中介代理服务,共计3.2万元。两个合同共需要缴纳中介费用10万元,分为两次付清,每次5万元。

  参加“亲子陪读”项目的八个签约家庭中部分来自河北、沈阳、西安和珠海等地。“因为距离太远,有的连上门咨询都没有,主要通过网上邮件往来沟通,快递签的合同。

  2014年2月份前后,来自沈阳的刘明,第一次接触到“亲子陪读”项目是因为妻子的介绍。从了解项目到签订合同,他只去过中教服两次。

  “我一看名字,心里踏实多了,带有国字头的公司的股东肯定是某央企或者国企。他们提供的服务肯定靠谱。就定下来了。”刘明放心地签了约。

  幼儿园里的留学公司

  但实际上,中教服并不是国字头机构。

  根据中教服官网的首页显示:“中国教育服务中心于1984年由原国家教委批准成立,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原隶属于国家教育部。”

  教育部涉外监管网执行主编任蕾告诉《留学》杂志,中国教育服务中心的留学服务中介资质将于2015年3月1号到期,“非教育部所属”被特别标注在中教服的名后,就是为了提醒消费者。

  实际上,中教服不具备任何移民资质。

  原本家长们可以向中教服索赔,但签署的合同让事情变的复杂。

  在一份由家长提供的合同复印件中,记者发现:合同的盖章处为中国教育服务中心,签字人却是决胜网联合创始人、董事长阙登峰。根据公开资料,阙登峰同时也是中国教育服务中心的CEO。对此,《留学》记者联系了决胜网的CEO戴政,他表示:“这属于决胜网平台上的供应商和消费者之间的纠纷。我们会把事情交由法律去评判,和消费者站在一起,支持和保护消费者并帮助消费者去解决问题。”但家长认为这是戴政想撇清决胜网与中教服的关系,从而逃避责任。

  事发前,决胜网与中教服关系有些暧昧。任峰在上门咨询时,发现中教服就在决胜网的办公场地一起办公,而且顾问的名片及与他沟通的邮件,单位署名都是同时显示决胜网和中教服。

  决胜网和中教服到底什么关系?任峰执意探个究竟。他决定好好查下中教服的地址。根据工商局注册和教育部提供的地址—东城区海仓1号,四处找寻无果,物业仔细帮忙核对了确认没有这个地方。

  “公司总要报税吧。”任峰通过报税地址果真找到了中教服—一所幼儿园。他觉得很奇怪,留学中介怎么可能被安置在幼儿园里?

  任峰伪装成快递人员,打电话给吕宇理(中教服法人)。吕宇理很快来到门口,一看没有任何快递转身就走。任峰快步跟了上去。

  “你们幼儿园的老板是谁?”

  “候红蕾”,这个回答让任峰心里一惊。侯红蕾正是在工商局注册时的中教服的总经理。

  决胜搭台,中教服唱戏?

  既然中教服的人都在,为什么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人出面解决问题呢?

  任峰感到不解。但更让他更想不通的是,说起后续的处理协商,“戴政很积极,几乎都是他在跟我们沟通。要真是跟中教服一点关系没有,他干嘛要替中教服处理呢?”这是任峰的疑问。

  任峰猜测认为,“一种可能是中教服和决胜网是戴政的左膀右臂,哪一个出问题对他影响都很大;另一种可能是决胜网作为平台,并未想到会出现这种事情,结果现在不得不主动出面处理后续问题。”

  但任峰已经没有时间纠结这些,“家长不想闹太大,我们只希望能要回损失的中介费和学费。”

  2014年11月18日,任峰、刘明跟其他几位家长主动找上门,要求与决胜网高层面对面座谈。这是家长们与戴政等人的第一次面对面交锋。家长们对这次面谈非常不满,随即对决胜网电商平台提起了诉讼。

  “但凡用点心思,我们就不会上当”

  唯一一次会面结束后,家长们再也没有面对面跟戴政等人接触过。但任峰没放弃维权。

  工商局、税务局、公安局、教育部、大使馆,任峰把该找的部门都找过了。远在加拿大的家长联系了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在领事馆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律师,并约谈宋健。宋健接了一次电话,没有露面。此后似人间蒸发,再也找不到。

  2015年1月份,《留学》记者进入了决胜网页面,输入了“亲子陪读”搜索,关于文清学院的信息已经删除。但一些宣传案例被遗漏了下来:部分“亲子陪读”项目的“参与者”,通过文字描述了他们在赴加拿大前后,生活和工作状态的变化,以及参加文清学院“亲子陪读”项目的感受。

  那么,决胜网为何如此“大手笔”地宣传文清学院“亲子陪读”项目呢?家长们向《留学》记者提出了自己的推断:“决胜网和文清学院具有利益关联,他们通过中间人巨某,决胜网约定每年向文清学院输送一定数量的学生。”因为某次他们听到宋健无意中说到,他和戴政都被巨某骗了。

  那么,真实情况是否如此?巨某又是谁?《留学》杂志就此采访了决胜网相关负责人,并向宋健发送了采访邮件,以寻求答案。决胜网并未正面回应,也拒绝透露与文清学院及巨某的任何信息。截至发稿,宋健也未回复记者的问题。

  2013年10月在推广“亲子陪读”项目时,决胜网董事长阙登峰曾接受《中国消费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决胜网联合文清学院引入的加拿大亲子陪读及快速移民计划,既解决了留学问题,也能帮助适应加拿大生活的中国家庭获得加拿大绿卡。”

  任峰已经在决胜网找不到有关文清学院“亲子陪读”项目的宣传。事情发生之后,他一直通过微博、论坛等网络平台发声。“有两家已经与决胜网签约的家庭,看到我们的情况后,要求中止合同。”任峰说,希望我们的经历能为后来人提供警示。

  2014年12月19日,任峰停止更新微博。“有点累了,僵持下去毫无意义。就等着法院的判决。”

  回顾这次经历,任峰有些后悔。“算盘打得太响了,坏就坏在都往好处想了,如果能再多找几家中介比对,很可能就不会轻易相信。”任峰说,“现在只是想拿回属于我们的赔偿,20万不是小数目。”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作者:方怡君 来源:《留学》杂志)

(原标题:决胜网是冤枉的吗? 家长被坑20万,留学移民梦碎)

相关热词搜索:20万 留学移民 决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