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稿专访 > 正文

十年守护,只为山中那些无名抗日烈士英灵

2015-07-17 09:12:28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美洲刊网
下午3点,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藏书马岗山麓。 午后的山地被一片暑热笼罩着。64岁的护林员马炳根背着双手,一步一步地沿着石阶向山上艰难地迈进。不到千米的路程,他很快已是汗流浃背。 马岗山半山腰上,有一处较为平缓的坡地。坡地之上,矗立起伏着几块大小不一的墓碑。数十棵苍翠的马尾松环伺四周。不时有知了的呱噪声传来,更映衬出墓地的静谧森然。

\

▲夕阳下,马炳根老人注视着无名英雄纪念碑,仿佛在作无声的交流。

 

 

\

▲马炳根老人在为墓地清除杂草。

 

 

寂寥抗日“英雄冢”

 

    下午3点,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藏书马岗山麓。
    午后的山地被一片暑热笼罩着。64岁的护林员马炳根背着双手,一步一步地沿着石阶向山上艰难地迈进。不到千米的路程,他很快已是汗流浃背。
    马岗山半山腰上,有一处较为平缓的坡地。坡地之上,矗立起伏着几块大小不一的墓碑。数十棵苍翠的马尾松环伺四周。不时有知了的呱噪声传来,更映衬出墓地的静谧森然。
    “梅雨天刚过,天气热,蚊虫多,我今天来给你们除除草……”。马炳根挥舞着镰刀,一边清除杂草一边喃喃自语,仿佛在和熟悉的老朋友在对话。
    不远处的墓地上,长眠着马炳根的“老朋友”们——在“一·二八”淞沪战役和1937年淞沪会战中阵亡的近2000名抗日将士们。他们中,除了78位有名姓之外,其余的人至今仍是身份不详的“无名氏”。
    十年来,马炳根就像守护亲人一样看守着这块少人知晓的抗日“英雄冢”,陪伴着山野之间的那些孤独的抗日英雄魂灵。
     7月13日,本刊前往藏书善人桥村拜谒“英雄冢”。或许是知者甚少的缘故,在辗转问询了数次之后,本刊人员才找到了藏书中学校门斜对面一条通往马岗山的小路,往里行进约一公里,一处掩映在荒草杂书之间的墓地蓦地出现在眼前。
    沿石阶拾级而上,略显破败、清冷的英雄冢出现在眼前,墓前的祭台上摆放着一束枯萎的鲜花和几只花圈。墓葬右前方,是国民党著名将领张治中将军题写的四个遒劲径尺大字——“气作山河”;墓葬左下处,立着民国前总理李根源题写的篆体碑文“英雄冢”,石碑背面,铭刻着1932年淞沪抗战阵亡的78位烈士名字。 
     同行的知情者介绍,现在的英雄冢已经三次重修。文革期间,英雄冢被夷为平地,开垦为桑园,林毁碑倒。1981年10月,当地政府修葺了英雄冢,收集了抗日阵亡将士的忠骨,埋入墓穴,加高封土,扶正墓碑,修建了上山的墓道。“现在的英雄冢样子已变了,位置坐西朝东也有变动。”
     聆听着介绍,刚才还是满身暑热的我们顿时安静了下来。沿英雄冢旁边的小径继续上行,一处无名英雄纪念墓地映入眼帘。方形的墓台正前方,立着一块并不大的“无名英雄纪念碑”,祭台四周,散放着几只已经不成形的花圈,花圈边上,倒扣着一只花篮,凋零枯萎的鲜花早已烂如尘土,只有祭台之上的一只略显新鲜的橙子在提醒人们,这里不久前刚有人来拜谒过。

 

青山有幸埋忠骨

 

     “这里就是英雄冢。以前不要说祭拜了,就是知道这里的人也很少。这几年随着人们相互传说,知晓的人逐渐多起来了。”
     正在墓地间清除杂草的马炳根看到有人来,马上迎了上来。这是一个纯朴的乡村老人,黝黑的面庞,削瘦的体型,言辞不多,平静的神情之中透着一股倔强。老人告诉我们,他在马岗山上待了已有十年时间,“天天守着这片墓地和山林,每一处旮旯我都熟得很。”
      山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很少有人知道,马炳根老人看守的这片安静墓地,一直安葬着近2000名抗日英雄们的忠骨。采访中,本刊了解到,善人桥“英雄冢”为朱德恩师李根源先生所修建,也是他最早为抗日将士建造的英雄冢。1932年1月28日,淞沪抗战爆发,国民革命军第五军、十九路军在兵无后继、补给艰难的危局下奋起抗击。一个月的孤军奋战,使日军受到沉重打击,日寇四易司令,死伤万余人。当时已退隐藏书小王山的李根源先生拍案而起,为抗日救国重新披挂上阵。沪战结束后,他就捐出马岗山麓的一片墓地,并亲自披麻,带领爱国人士将伤势过重而牺牲的78位烈士葬于此地。“那块‘英雄冢’石碑就是他当时亲手书写的。史料记载,下葬烈士那天,李根源手执掸绋,走在队伍的最前列,心情极为悲忿。”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寇发动全面进攻,“8.13”淞沪会战爆发。李根源再次与苏州爱国士绅做好后方供应工作,组织红十字会人员赴前线抢救伤员,殡殓将士骨骸。前后共有82棺1200多具烈士遗体葬于苏州灵岩山下石码头砚山。解放后,砚山英雄冢也迁到马岗山,两处英灵相望相守。
       谈及过往历史,马炳根老人神情沉重。他告诉本刊,小时候他就曾多次听到父母讲述当时的战事,“1937年的淞沪会战打得非常惨烈,当时沪宁线铁路、公路都被辎重和部队占用了,伤亡将士只好通过水路运往苏州、无锡等后方。老人们说,每天从藏书木桄河码头运来的阵亡将士都堆满山坡,由于墓地棺材有限,且战事紧急,一些阵亡者只有匆匆合棺安葬——有时一只棺材里要放几位阵亡将士遗体,连棺盖都合不起来。这些烈士,当时可都是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年轻后生啊!”

 

我想一直陪伴着他们

 

       “我已经离不开马岗山这片土地了,这是我的活动范围。”说这番话时,已经64岁的马炳根一脸平静。老人早年做石材加工,多年辛苦劳作使他患上了尘肺病。为了照顾他,村里安排他做山林护林员,每月工资600元。说是护林,主要是防止山林起火,毕竟现在已很少有人偷盗林木了。每天早上,天才蒙蒙亮,他就开始进山转悠,估计老伴把饭做好了,才回去吃饭。每天在山里呆的时间都超过10个小时。只要进山,老人总会去英雄冢看看,“给墓地除除草,捡捡垃圾,有时遇到有人来瞻仰,我还要客串当讲解员,给他们讲讲历史。清明节的时候,我忙得几乎水都顾不得喝一口。看到别人受到教育,我也感到很高兴。”
       十年驻守,马炳根和大山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对于英雄冢,他更是牵肠挂肚。“我每天在山上转,别人看到不理解。其实我是真的对这里有感情了——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上山割草经常看到山坡上成堆的白骨,大人讲那是抗战烈士的遗骨。小伙伴见了马上跑光了,只有我不怕——这些烈士们都是因为抗日而牺牲的,很多人牺牲时连姓名都不知道。他们是民族英雄,同样应该得到尊重,不应该被我们遗忘。 ”
        采访中,马炳根告诉本刊一件令人欣慰的事:前不久,在“一·二八”淞沪战役中阵亡的一位胡姓烈士的侄子、侄女专程从台湾赶来马岗山祭奠先人,当了解到马炳根老人十年如一日守护英雄冢墓地的事迹后,感动得连连向他鞠躬,并当场赠送了一件工艺水杯给他。“这件东西虽然不贵,但代表着别人的一番心意啊。”
         采访结束,我们告别马岗山。夕阳映照下,英雄冢显得愈发庄严、肃穆。下山途中,一处巨大的采石场映入眼帘,距无名英雄纪念碑数米之遥,因为开山采石,原本苍松覆盖的马岗山,千疮百孔,只剩山坡上寥寥青松仍挺立守护着抗日阵亡将士的英灵。
     “这里安葬着抗日烈士的忠魂,我希望社会上有更多的人能了解这段历史,铭记烈士们的奉献。我会一直在这里守护着他们,有人陪,他们就不会太寂寞了。”马炳根一边安静行走着,一边喃喃自语道。

文/摄   胡永春

相关热词搜索:抗日烈士墓 守护员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