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稿专访 > 正文

于芝林:戎马一生为家国

2015-08-13 13:58:3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美洲刊网
岁月流转,昔日英姿勃发的年轻战士已变成容颜苍老、步履蹒跚的老者。但内心深处,那份深藏已久的记忆却从未褪色。谈及自己经历的那段抗...

 

        岁月流转,昔日英姿勃发的年轻战士已变成容颜苍老、步履蹒跚的老者。但内心深处,那份深藏已久的记忆却从未褪色。谈及自己经历的那段抗战烽火岁月,于芝林老人显得异常激动,对话中,他不时挥舞手臂,紧握拳头,表达着自己内心的情绪。偶尔,他也会蓦然无语,沉寂下来,双眼凝视窗外。那一刻,老人仿佛在谛听战场的萧萧战马嘶鸣与隆隆炮火声……

 

 

\

▲于老的右腿在朝鲜战场被炸伤截肢,如今他靠假肢行走。

 

\

 

 

“红小鬼”扛枪闹革命

 

        浓眉大眼、声如洪钟、面色红润……在苏城一隅见到抗战老英雄于芝林时,我们不禁惊叹于他的旺盛活力。尽管已是90高龄,但老人依旧精神矍铄、耳聪目明。问及原因,于老爽朗一笑,“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啊……”
        幼时的于芝林出生在电影《苦菜花》故事的发生地——胶东半岛海阳地区。作为革命老区,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海阳烽火激荡,遍地燃烧着革命的火种,而于芝林,就出生当地一个地道的“红色家庭”。
        于芝林家中7口人,个个都是革命者。于芝林的父亲参加过当地的农民暴动,后来伤病去世。他的哥哥姐弟,也都是革命积极分子。生长在这样的家庭,于芝林打记事时起,就在内心埋下了保家救国的理想和愿望。抗战爆发后,于芝林的家里便成了革命志士和地下组织联络会合的“红色交通站”,十几岁的小芝林,整日奔走于山乡田野,冒着危险突破日伪军的封锁线,给各级地下组织和抗日武装传递“鸡毛信”。
        革命烽火的淬炼使于芝林迅速成长起来,15岁时,他就加入了当地八路军,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抗日战士。于老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刚穿上军装时的他只有一支枪那么高,“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那时很多还在父母的怀抱里。我之所以要参军,就是不想当亡国奴,要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

        怀抱梦想的于芝林各项工作都是冲锋在前。那时的他,“一把大刀、一杆步枪、三发子弹”就是全部装备。白天要战斗,晚上还要身背大刀站岗放哨。回想过去的艰难岁月,于老坦言,有时与黑暗、恐惧相比,物质的匮乏更令人难以抵挡,“那时,缺衣少食,几个人合用一支枪,换穿一件衣服是常事。冬天,我没有衣服穿,就披件破冬衣,穿着短裤,经常冻得彻夜难眠,腿也落下了病根”。
        1940年,胶东地区闹大灾荒,日寇趁势又展开了丧心病狂的“大扫荡”。艰难岁月里,于芝林与众多将士一样,啃树皮、吃野菜、咽草糠。“每次吃东西,嘴巴和肠胃就开始打仗了——吃下的野菜、树皮根本没有营养,又难以消化,在肠胃里走一遭,连拉都拉不出来。”
        饥寒交迫、物资匮乏,但这些困难丝毫不能阻挡战士们保家卫国的一腔热情。于芝林和战友们苦练军事本领,奋勇杀敌,作战不到2个月,他就缴获了一杆枪,很快,他成为了部队里有名的军事尖子和杀敌能手,因为表现突出,于芝林被提拔为政治战士,后又成为骑兵通信员,一年后,他又被推荐去教导营集训队学习锻炼。

 

出生入死为救国

 

        1941年11月7日,中央军委提出“精兵简政”,于芝林被推荐部队医疗队,他认真学习,刻苦钻研,从看护、卫生员慢慢做起,很快成长为一名医术精湛、业务熟练的军医。作为抗战主战场之一,当时的胶东地区承担着艰苦繁重任务,每天,于芝林所在的部队和友军都要与日伪军发生大大小小的战斗,作为病区区长的于芝林,白天要在枪林弹雨中抢救伤病员,晚上还要挖地洞,隐藏伤病员。每天夜里,于芝林都在夜色笼罩下和战友争分夺秒挖地洞掩护伤员。挖完洞,于芝林还会精心布置一番,以树做梁,再覆盖半米高的泥土,种上小麦,以躲避敌人的搜索。 “我们挖的地洞深,伪装巧,日军一次次拉网式扫荡,都没有发现我们的伤病员。”讲到这,于老满是自豪。
        1942年,敌后抗战正是最艰难时期,日军对山东抗日根据地进行更加频繁的“扫荡”。 日军千人以上的大“扫荡”就达40多次。在多次的“扫荡”中,尤以冬天的拉网合围式大“扫荡”最为残酷。讲到日军大扫荡的“三光”政策,特别是对老百姓的糟蹋,于老义愤填膺,“日寇所到之处,仿佛人间地狱。他们烧光房屋、抢走粮食物资,掳掠奸淫青年男女,杀光老少妇孺。为了防止那些被抓走的男子逃走,他们还用铁丝穿过被掳者们的锁骨将其串联起来”。
        1942年11月8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亲抵烟台部署。因为当年已经进行过两次大“扫荡”,所以此次定名为“第三次鲁东作战”。敌人此次出动兵力数万人,以26艘舰艇封锁半岛沿海,飞机10架协同作战。自11月19日开始,至12月29日结束,历时40天,分三个阶段,采用“铁壁合围”的新战法,对胶东抗日根据地分区进行毁灭性的“梳篦式”大“扫荡”,数十万抗战军民被围困在深山之中。根据地军民同仇敌忾,开展了“反扫荡”活动,经过数日激战,于芝林与战士在包围圈上打开一个“豁口”,并掩护数十万百姓成功突围。为及时救治伤员,尽一切力量挽救战友们的生命,他和战友们在战斗一线奋斗数天没合过眼,战争胜利,倒地便睡了两天两夜,“最后是护理人员从战场上将我抬下来送回营地。”
        为了掩护百姓和大部队突围,“马石山十勇士”与日军浴血奋战,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疯狂进攻。回想起70多年前的情景,于芝林眼睛湿润了,“我们当时已经转移到另一个山头上,亲眼目睹了十勇士被日军围攻,最终壮烈牺牲。掩埋他们时,我们都悲愤不已——为了国家,为了老百姓,他们慷慨赴死,选择牺牲自己。那时的他们都还是二十左右青年后生啊!”

 

难忘那段烽火岁月

 

        1945年8月16日,经历了8年浴血抗战的中国人民终于等来了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当时还在胶东战场上作战的于芝林,第一时间从师部宣传科的收音机里听到这一喜讯,难以抑制激动之情他的和战友们载歌载舞,奔走相告,彻夜狂欢,很多人留下了激动的泪水。时至今日,于芝林仍清楚地记得部队当天给每位战士发的慰问品,“一人一斤面粉一块肉,外加一把豇豆,大家人人动手包饺子,开了一次丰盛的‘牙祭’。那是人生中吃得最香的一顿饭。”
        其后,老于又经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等大小二十余次战役。 也正是在朝鲜战场上,一颗从天而降的炮弹掉落在于老的战马下,那场战斗,于老的战马、警卫员、马夫被炸成碎片,他本人的右脚也被炸伤,留下了一辈子的残疾。“整个腿截肢了,平时珍藏多年的战场个人物品也全部炸没了,人一下子好像被夺走了什么似地。”
        戎马一生的于老先后十多次荣立战功。从朝鲜战场归来后,于芝林又加入了建设祖国的洪流之中,他历任解放军第98医院院长等职,直到1980年他光荣退休。
        过上了退休生活的于老并没有因此而沉湎于清风明月和享乐之中,相反,他依旧活跃在社会的各个舞台之上,以自己的言传身教激发着下一代投身到建设祖国回报社会的热潮中来:讲述抗战历史、宣讲国防知识、传授医学技能、热心捐资助教……曾经戎马生涯一往无前的老英雄在人生的另一个战场上在无私地奉献着自己的光和热。
         “我已经90岁了,我的一生,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和富强,见证了民族的解放、独立事业,我要感谢这个时代,更要感谢国家,是他们,让我的人生有了色彩,并和他们紧密联系在一起……” 

 

文/摄  胡永春   李 琴

相关热词搜索: 于芝林 戎马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