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稿专访 > 正文

百年老街上的钟表匠

2015-10-30 09:02:40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美洲刊网
开启表盖,清洗齿轮,给轮轴上油,调整游丝……正是黄昏时分,被暮色笼罩的苏州葑门横街人声鼎沸,行人摩肩接踵。老街一隅,一家10多平米...

 

\

 

     开启表盖,清洗齿轮,给轮轴上油,调整游丝……正是黄昏时分,被暮色笼罩的苏州葑门横街人声鼎沸,行人摩肩接踵。老街一隅,一家10多平米的简陋钟表店显得异常安静。店内,一位两鬓斑白戴着老花镜的老师傅正在全神贯注拨弄着手中的老旧钟表。这位老者,就是被人们称为“钟表许”的老钟表匠许琪。
    葑门横街已有数百年历史,历史人文积淀深厚,被誉为江南古城“最具市井气息”的古街。这些年,葑门横街经过数次整治,百年老街民俗文化的“招牌”更响了。一批拥有绝活的民间手艺人重新回到了横街。这里不仅有着日常生活离不了的鱼行、米行、面馆,还有钟表行、理发店、浴室、茶馆等其它业态的老店铺。
    相比横街上一些其它的店铺,老钟表匠许琪经营的这戕钟表店招牌不够显眼,店堂也不够敞亮。12平方米左右的店铺,从墙到柜,从上到下,挂放着各式各样的钟表。它们中有晚清民国初年间出产的“自鸣钟”,有上世纪改革之初父辈结婚必备的“上海牌”,还有不少漂洋过海的“西洋钟”……
     “我喜欢机械,从我懂事开始就跟在父亲身边,看他一招一式修钟表,对钟表,我有着很深的感情。”58岁的店主许琪谈起钟表,表情立刻生动起来。他告诉本刊,自己祖籍镇江,那是一个手工业十分发达的地方,几乎家家都能出手工艺能人,而他的父亲许昌文和伯父都是远近有名修理钟表的高手。从小,许琪就喜欢钻在钟表店里,看长辈们摆弄钟表的各种零件,看得多了,他也忍不住自己动手试试。许琪至今还记得,他动手修理的第一只钟,是钻石牌闹钟。当他在父亲的帮助下将这只走时偏差的闹钟修理好时,那种兴奋劲现在还记忆犹新。
     1975年,许琪高中毕业后,被分配到苏州铜材厂,从事精加工维修工作。后来,许琪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常熟招商城做进出品贸易。虽然有正式的工作,但许琪从未离开过钟表维修行业。经常向父亲学习维修技术,钻研各类书籍,摸索修理不同钟表的技巧。
    2007年,许琪正式从80岁的老父亲手中接过了这家钟表店,那一刻,他就默默下定了决心:要坚守钟表修理行业,“将组辈的手艺好好传承下去!”
    说到修理钟表的技艺,许琪十分自豪地告诉本刊,不管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不管是新式钟还是百余年的老钟表,到他手里,全都能整修得跟新的一样。两年前的一天上午,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抱着一台年代久远的外国钟走进店里。老太太是美国人,现居住在上海,不久前她家中一台有着百余年历史的座钟停摆了,她跑遍了上海、北京,没一家钟表店能修的。后来在朋友介绍下,才慕名找到许琪的店里。许琪接过老太太手中的座钟,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台德国造的年钟,俗称“400天钟”,是伽利略发明的。经过检查,许琪发现是钟的摆丝断了,这种摆丝目前市面上已没得卖了,所以老太太找了那么多店都没法修,不过好在许琪会自制这种钟的摆丝,于是用不锈钢丝材料帮老太太自制了一根摆丝换上,问题便解决了。
     从那以后,老许钟表店的名声越来越响,每天都有拿着老旧钟表的客人慕名前来找许琪修理。许琪将这完全归功于父亲留下来的两件“法宝”。一件是家中的“百宝库”。父亲修理了一辈子钟表,每次修理完钟表剩下的零件从不扔掉,都收藏在那个“百宝库”里,自己也跟着父亲养成了这个习惯,很多市面上已经停产的零配件,许琪的“百宝库”里都有。另一件“法宝”是父亲留给他的一套钟表修理工具。“虽然现在市面上的工具先进了很多,但他还是喜欢用父亲留给他的那套修理工具,这么多年了,用着顺手。”许琪笑着说。

胡永春  袁伟

相关热词搜索:苏州葑门 钟表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