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稿专访 > 正文
连续打击摧毁幸福家庭

谁能伸出爱心援助之手?

2016-01-15 09:53:46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美洲刊网
11年来,杨春梅忙里忙外,默默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如今这个担子越压越重,令她有心力交瘁的感觉。但她仍然在用乐观和坚强鼓舞着丈夫—— “你在,家就在!”近些日子来,这是杨春梅与丈夫王应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

 

\

 

\

 

 

     冬日的苏城一片凄风冷雨。正是午后,苏州市吴中区木渎人民医院重症病房内,来自太湖金庭的农家妇女杨春梅站在窗前,面对着窗外雾茫茫的世界在静静发呆。偶尔,她抬起头,遥望家的方向,泪水顺着脸颊无声地滑落。
    在杨春梅的身旁,躺着他的丈夫王应情。自从11年前被确诊断为尿毒症后,这个要强的男子就只能与病床为伴了。随着病情的逐渐加重,他的身体机能日渐衰退,现在,他靠一周三次的血液透析与死神在作顽强的搏斗,延续着自己的生命希望。
    11年来,杨春梅忙里忙外,默默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如今这个担子越压越重,令她有心力交瘁的感觉。但她仍然在用乐观和坚强鼓舞着丈夫—— “你在,家就在!”近些日子来,这是杨春梅与丈夫王应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打击接踵而至,摧毁幸福家庭

 

     杨春梅的家位于苏州市吴中区金庭镇甪里村,处于太湖西山岛一个偏僻的山村里。1993年,杨春梅跟随老乡从四川来苏州打工,经人介绍与王应情相识相恋。“他是一个稳重诚实的人”,在异乡漂泊的杨春梅对王应情芳心暗许,两人很快结婚。一年后,杨春梅和丈夫迎来了大女儿王丽瑶的出生。
    女儿的降生给这个普通的家庭带来了笑声和欢乐。可没过多久,杨春梅和家人就发现丽瑶有点不对劲:她生性孤僻,不喜欢与人交流,口齿也有点不清。在学校,丽瑶也因此被同龄人疏远排斥,一些亲友也都认为她有“智障”倾向。小学毕业后,丽瑶无法再继续学业,只得辍学在家。2005年,杨春梅又生了二女儿,可就在二女儿10个月的时候,丈夫王应情被诊断患上了尿毒症晚期。
    消息传来,犹如晴天霹雳,令杨春梅和家人欲哭无泪。擦干眼泪,杨春梅辞掉了超市促销员的工作,陪丈夫一起踏上了漫漫求医路。她和丈夫要每周三次往返于医院与家之间。由于住在西山岛上,两人要骑电瓶车再转两辆公交车,才能抵达40公里之外的苏州市木渎人民医院做血透。除此之外,杨春梅还要忙于自己农田里的活计,以弥补越来越大的开销。
    奔走看病十一年来,王应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家里还欠下不少外债。医院检查出他严重缺钙,需要去南京医院做甲状旁腺切除术,可是因为经济窘迫只能一直拖着。
    更为糟糕的是,由于尿毒症引发的并发症,王应情患有严重骨质疏松症,仿佛一个“玻璃人”,“稍微碰到、摔倒都可能导致骨头断裂。”两年前,在一次下楼梯时,王应情不小心崴到脚,导致左腿骨折。2015年12月11日,王应情从医院做完血透,在骑车回家的路上,也因为右腿用力撑了一下地,导致股骨头断裂。而在右腿手术刚结束时,院方又发现瘘管(血透病人的生命线)堵塞,只得重新手术。
    丈夫的病情牵动着妻子杨春梅的心,从丈夫住进医院,她就一直守护在病床前,日夜照顾丈夫。年复一年的奔走劳碌和忧虑,令她倍显憔悴。

 

谁能伸出爱心援手?

 

    如今的王应情终日躺在病床上,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妻子杨春梅不得不担起整个家。她一边要照顾生病的丈夫、年近80岁的婆婆、痴痴的大女儿、正在上小学的女儿,另一边,还有几亩地等着她去打理,而家里唯一的收入就来自低保和田地里一些产出收入。
    在照顾丈夫的同时杨春梅也忧虑着大女儿的未来:转眼丽瑶已经22岁,到了婚嫁年龄,这么孤僻痴呆的样子如何是好?
    杨春梅和丈夫一合计,决定把卖地和老树所得的10多万元给女儿砌了一栋新房——这笔本是用来给王应情治病的钱,但杨春梅和丈夫总觉得这么多年来对大女儿亏欠太多。“有了房子,可以为女儿招一个上门女婿,女儿后半辈子也就有了保障了。”2015年8月,杨春梅带着女儿前往四川,去为她挑选未来的“女婿”,“盼望着能给她找到一个好的归宿”。男孩子来到苏州后,丽瑶很快对其产生了依恋,可这样的结果是好是坏,杨春梅心里也很没底。
    如今,王应情因每天仍需输血,费用还都没有着落,为此他的同学、亲友也为他进行了捐助,杨春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可对于这个家庭来说仍是杯水车薪,“如果撑不下去了,就只有卖房子了。”,想到这些,杨春梅落下了眼泪。对于她来说,除了经济压力之外,自己也感到异常无助,“整个家庭要我一个人背,丈夫病重,孩子急需照顾,家里还有年迈的婆婆,想想将来的生活,我真的要崩溃了!……”
李 琴   胡永春  文/摄  

相关热词搜索:苏州金庭 王应情 尿毒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