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稿专访 > 正文

苦在创业创新路上,永不停歇

——记亨通集团党委书记崔根良
2016-04-26 11:59:52    来源:苏州日报
 编者按   亨通集团党委书记崔根良是民营企业家的优秀代表。日前,中央主要媒体对崔根良同志的先进事迹进行集中采访报道。昨天,新华社播发通讯——《苦在创业创新路上,永不停歇——记亨通集团党委书记崔根良》,本报今日全文刊发。



  新华社南京4月25日电知道崔根良的人,远不如使用他光纤的人多。
  他带领的亨通集团,是我国三大运营商的光纤供应商。中国每4公里光纤中,就有1公里来自这里。神舟九号与天宫一号对接中,亨通光缆完美执行了任务,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亦蕴藏了一颗“亨通芯”……
  这背后,凝聚了崔根良30多年的心血:从濒临倒闭的乡镇企业起步,他带领亨通集团在航空航天、军工装备等领域获得2000多项国家专利、制定150多项国家行业标准。他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使得亨通集团成为中国在光纤通信领域唯一拥有光纤预制棒核心技术及自主产权的民族企业,并获得全球卓越绩效最高奖。
  数据虽抽象,含义却很丰富。

  “两根丝”走出艰难创业路

  说到江苏吴江的产业,人们会提起“两根丝”。一根是传统的蚕丝、棉丝、化纤丝,丝绸纺织产业;另一根是电缆丝、光纤丝,电缆光缆产业。
  崔根良与这“两根丝”有着不解之缘。
  上世纪80年代初,崔根良临危受命,担任濒临倒闭的吴江七都丝织服装厂厂长。亨通集团老员工谭建章回忆,当年崔根良与员工们一起奋战在生产一线,24小时连轴转,还常常亲自外出跑供销。几个月后,丝织服装厂扭亏为盈,净利润60多万元。
  之后,崔根良又到当时投资最大但亏损严重的乳胶手套厂当厂长。他与技术人员一道研究产品,陪着工程师几天几夜研修设备……不到半年时间,再次扭转乾坤。
  可好景不长,一场国际经济危机与市场整顿,乳胶手套厂倒闭了。
  出路在哪里?崔根良夜不能寐。
  经过细致调研与分析,他放弃传统丝绸纺织产业,创办在全国尚处于起步期的电缆光缆企业。
  “几百平方米的破旧厂房,几台老掉牙的机器设备,一台报废的铁炉,还有120万元债务,”崔根良说,这就是他当时的全部家当。
  没有技术就寻求合作,终于,第一根电缆成功下线。企业投产当年销售额达450万元,创利税87万元。
  崔根良并不满足,他又瞄准了光缆。1992年,他与武汉邮电科学院合资兴建长江光缆联合公司,并选派优秀员工前往学习新技术。凭借科学的“高梯”,崔根良拉出华东地区第一根合格的光缆。
  在亨通集团大事记上清楚写着:1995年底,亨通通信电缆产销量跃居全国第一,光缆年产销量跻身国内同行前5名。
  那年,崔根良37岁。
  “两股气”攀登新技术高峰

  2003年,亨通光电上市,崔根良又盯住科技创新,提出自己生产光纤!
  业界震惊!当时,光纤技术、市场与价格都在外国人手里,国字头的大企业、大研究所努力了20多年光纤拉丝和光棒制造技术,都没有成功。崔根良一个乡镇企业家是不是心太大了?
  崔根良说,不是“心大”,是为了“两股气”。一个是骨气,不能永远看外国人的脸色搞生产,永远被别人压着。另一个是争气,为中国光纤光缆制造业争气,为中国人争口气。
  说干就干。崔根良从全国同行里请来了顶尖专家,指导刚组建的研发团队,夜以继日。经过500多天的苦战,达到世界同行水平的光纤产品终于“拉”出来了。
  但他没有停下脚步。他明白,如果没有自己的光棒,主动权还在别人手中,中国人的市场还要听外国人摆布。他立即调整团队力量,进一步研制光棒!
  在亨通自主创新的里程碑上,深深地镌刻着:光纤预制棒——自主研发——投资6亿——耗时3年。
  1000多个日日夜夜,屡试屡败、屡败屡试。亨通光电员工江平说,研制过程中,我曾无数次向崔总报告失败,他总是说不急不急,要精准、慢慢来。直到成功那一天,他喜极而泣:“每天‘烧钱’50多万,连续‘烧’3年。我能不急吗?能不疼吗?可是,这是搞科学试验,是搞科学发明,是攀登科技高峰,不能因为我的情绪,影响大家的斗志,影响他们的发明创造。”
  2010年8月7日,亨通自主创新研发的光纤预制棒成功面世。至此,亨通完全掌握了光纤、光棒的核心技术,成为中国唯一掌握光棒尖端技术自主知识产权的民族企业,奠定了中国在世界光通信领域的地位和话语权。
  如今,崔根良仍未止步,他说,“不创新,明天就会落后,后天就会被淘汰。”

  “苦”出一片新天地

  在崔根良的“创业经”里,最显眼的是两个字:苦干。
  创业之初,崔根良和同事们自己洗米做饭,吃自家带来的干萝卜丝,住机器轰鸣的生产车间,睡铺着凉席的木板床。紧要关头,大家甚至几天几夜吃住在厂里,与蚊虫为伴。
  “没有休息天,工作到深夜12点,这是常态。”谭建章说,班加得晚了,就泡一碗方便面。工作节奏很快,大家时常感觉跟不上崔根良的发展思路和速度。
  办企业难,办一穷二白的乡镇企业难上加难。
  亨通港务职工钱瑞说,为解决生产厂房和供电问题,当时乡政府给了一个倒闭的农机厂翻砂铸造车间,满车间的灰尘和满院子一人多高的杂草。“1991年春节开始,他就带着我们拆除车间里的冲天炉,天天像煤矿工人一样。当时公司周边都是沟渠、水塘、农田,为了既快又省钱地解决用电问题,自己动手架设高压电线杆,他跟我们一起扛16米一根的水泥电杆,现在回想起来就像老电影中的场景。”
  1991年,建厂不久的电缆厂资金捉襟见肘。为了减少开支,设备只能买别人淘汰的。“有一次他要去南京采购设备,为了省钱,他特意搭了公司去南京送货的卡车。冒着35摄氏度高温,忍受着车内恶劣的环境,一路颠簸十来个小时才到南京。”这些细节谭建章仍记得十分深刻。
  “只要是为公司创造财富和带来利益,自己苦一点算得了什么。”说起这些,崔根良格外云淡风轻,但其中沉甸甸的情怀,却积淀于亨通30多年来的创业之路,坚毅而执著。

相关热词搜索:亨通集团 崔根良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