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热点 > 正文

网贷严监管一年:882家平台退出

2017-08-24 11:19:30    来源:新京报
  8月24日,网贷行业迎来监管一周年。去年8月24日银监会等部委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要求网贷平台选择...

\

\

\

\

  8月24日,网贷行业迎来监管一周年。去年8月24日银监会等部委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要求网贷平台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金存管机构,并划定13项业务红线,开启了网贷机构的合规之路。

  伴随着阶段化的监管逐步落地,网贷机构在起起伏伏的波动中度过了一年,在这一年中,有人坚守阵地,有人破局转型,有人默默离场。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从去年8月24日到今年8月16日,有882家平台退出网贷行业,良性退出的停业和转型平台657家,占比超七成。

  合规整改大刀阔斧,网贷发展的思路也逐渐清晰,银行存管是基础,小额分散被鼓励,与此同时,现金贷、车贷等接棒成为资本新宠,行业自净与良性退出成趋势。

  坚守

  上线银行存管的“集体狂欢”

  银行存管是合规的基础,也让银行与平台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银行存管是合规的基础。倒计时、发布会、存管期间加息,整改合规的这一年,“上线银行存管”成为网贷机构的“集体狂欢”。有平台在暂行办法落地前“趟水过河”,有平台的合规之旅在此触礁,有平台完成这道“硬性门槛”后大肆宣传合规能力。

  人人贷联合创始人杨一夫记得,当初上线银行资金存管是“摸着石头过河”,“存管当时没有先例,前期敲定方案花了很长时间沟通。交互产品方面的同事,觉得有些用户体验需要优化的地方很多,银行也有自己的考虑和安排,有些事情不能充分配合。”

  2016年2月,人人贷完成银行存管,杨一夫回忆称,2015年就完成了大量谈判、磨合工作。近半年后,暂行办法落地,银行资金存管成为合规的题中之意,网贷平台设立专属存管账户,用户开设一对一子账户,资金交易情况由银行记录并监督流向。以往借助第三方支付机构、平台可直接触碰资金的存管模式面临升级。

  因对接技术复杂、银行热情不高等因素,银行存管结果仍然只有少数优质平台才能完成对接。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8日,共有641家正常运营平台宣布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约占同期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31%,其中有375家正常运营平台与银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占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18%。

  杨一夫感觉,上线银行存管的确不是件易事。“如果在其他业务方面合规漏洞比较大,银行不会和你合作。而对接过程中,本身的技术能力、与银行对接的效率、能否满足银行系统安全要求,是第二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熊猫金库联合创始人刘棕润表示,上线银行存管是历时最久的一项工作。“去年9月份到现在,接触了很多银行,甚至都签约了,但发现双方工作习惯(不同),比如有个银行,下午5点多问他问题,就不管用了,他们说要下班了。”直到到今年8月份仅花1个月时间就成功与互联网银行签约,完成对接存管。

  资金存管,让银行与平台的关系也发生微妙的变化,从当初的“跪求”银行“青睐”,到如今被各大银行抢食。按照网贷之家的统计,截至7月23日,有47家银行布局P2P网贷平台资金存管业务,包括上市商业银行、地方城(农)商行、互联网银行,其中最活跃的银行与近百家平台签订了协议。新网银行平台金融部副总经理金晓烨称,存管是新网银行的机会。

  转型

  多元化组合的“大家庭”

  网贷平台转型节奏加快,多家平台宣布品牌升级,或转型为金融科技集团。

  变则通,通则久。严监管之下,网贷平台转型的节奏加快。多家网贷平台宣布品牌升级,转型金融科技集团。

  7月6日,金融科技集团众之金服成立,此前旗下主要业务板块为网贷信息中介平台宜贷网。众之金服董事长李宁透露转型过程称,“刚开始是简单的借贷撮合,到2015年发现投资者不知道怎么选择适合的投资产品,于是尝试推出面向投资人的智能投资工具,帮他们匹配合适的产品。”目前,众之金服涉足大数据风险管理、中小银行技术外包、聚合支付、消费金融、智能投顾等领域。

  2016年10月份,三家平台接连公布自己的集团化之路,包括开鑫贷、爱钱进和团贷网。对于中小平台的转型机遇,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杨涛认为,未来金融科技的发展应该是多元化的,首先要解决自身定位不清晰的问题,其次想在“金融+科技”的发展中分享机遇,要摆脱“单打独斗”的思维。“通过营造各方合作的土壤,是未来不断做大蛋糕、发掘更多机会的途径。”

  此外,在网贷行业加速洗牌、优质资产稀缺的背景下,行业兴起并购,抱团取暖。如点融网收购了夸客金融的资产端——夸客信贷工场及其相关网点和团队。

  除了基于坚守网贷业务的集团化转型和“抱团取暖”,也有平台发现自己走的路子不对,选择剥离网贷业务。网贷之家的统计显示,2016年8月24日至今,共36家平台进行业务转型,不再从事P2P网贷行业相关业务,包括专注资产端(包括消费金融、借款服务等)、理财业务(包括基金代销、线下理财、私募等)、众筹、金融服务(金融行业资讯提供、金融解决方案提供等)。而转型专做资产端的比例最高,达到了28.57%,其次为理财业务,占比为25.71%,金融服务占比14.29%。

  在两年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杨一夫预计,“90%以上的P2P平台会倒,还会有一些转型成功,但是不会以平台的形式去展现。”如今杨一夫看来,平台转型的形式更多是专注于擅长的某些类别,不管是助贷,还是技术输出的一种方式。

  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石鹏峰认为,虽然行业合规落地过程比较漫长,但最终会在1-2年内基本完成,届时行业将进入一个更加健康稳定的阶段。

  离场

  一场考虑良久的“逃离”

  随着风口退去,网贷行业开始自净与良性退出。

  随着风口退去,网贷行业开始自净和良性退出。有媒体年初统计,暂行办法出台后,已有10家A股上市公司剥离P2P业务。

  7月27日早间,周世平在红岭社区抛出一篇“清盘悉知”,网贷业务将在2020年底终结。放弃小标的尝试后,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准备带着红岭创投告别“网贷”,成为7月份业内轰动的大事件。

  谈及红岭创投的离场,外界一片唏嘘。2009年3月,红岭创投上线,已过不惑之年的周世平(1968年出生)入场。和互联网金融领域“海归”、“投行精英”云集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周士平的简历中仅有“超过20年证券投资经验”。在P2P网贷领域,“大标模式”是近几年红岭创投留下的标签之一,一度成为行业领军者。

  “网贷不是我们擅长的,也不是我们看好的,这块业务最终会被清理出去,只是时间而已。网贷有规模,有不良资产,没有利润,一堆人操心老周什么时间跑路,不想他们太累!”

  周世平向新京报记者解释称,因为本身大标不能做,小标也不是强项,红岭有8个亿的坏账需要去消化。“红岭创投做了8年多,投资人通过我们平台赚了60多亿,但是红岭创投本身有8个亿的坏账成本,还有经营成本,所以需要花一定时间,靠8年的收入很难覆盖掉。”

  实际上,鼓励“小额分散”的网贷暂行办法一出,大标平台的转型便被注视。周世平说,基本上在2015年下半年,就开始准备,当时有这种想法,但是随着监管办法一步步收紧,现在更成立一些。

  “虽然很多平台没有公开,实际上大家都在转型,因为现在监管办法收得很紧。要想业务上取得突破,真的很难。”周世平调快语速说道,“我们是一直在考虑转型,当初取红岭创投这个名称的时候,网贷本身就只是一个短期的过渡。”

  在6月份购买了红岭创投的一款网贷产品的陈先生,对于红岭创投清理网贷业务的行为,表示理解。“企业能够公开透明地说出转型方向,并且给出具体的节点,使得投资者免于恐慌情绪。”他希望平台未来有更多的良性退出。陈先生表示,其仍然优选投资网贷行业。但他担心的是,随着监管的严格以及市场环境的变化,网贷产品的利率会下降。

  依据网贷之家的数据,整改一年中良性退出的停业和转型平台657家,占比超七成。

  新进

  P2P新秀的500天

  网贷行业告别野蛮生长,有人退出已不罕见,稀奇的是仍有人进场。

  监管逐步推进,捷越联合创始人兼捷越普惠总裁马天帅感觉,行业基本告别野蛮生长,乱象逐渐被整肃,一批违法违规的平台被清理出局。

  对于网贷平台而言,最舒服的时光其实是在2016年走向终结的。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1月份至2016年的7月份,问题平台数量由485家增长到2771家,此间新设平台却从月增248家下滑至63家。

  在这样的环境下,有人退出都已不罕见,稀奇的是仍有人进场。2016年2月15日,熊猫金控旗下公司成立了一个新的P2P平台熊猫金库。在今年8月份的资金存管上线发布会上,作为熊猫金库的联合创始人,刘棕润述说着一家“P2P新秀”成立后的500余天时光。

  “入局时间是比较晚”,刘棕润向新京报记者坦言。而在熊猫金库成立两年前,这家以烟花业务扬名的上市公司陷入利润下滑后,眼光开始瞄向互联网金融领域,成立第一家P2P“银湖网”。

  “监管办法下发前,我们刚开始做这个业务,说实话心里没有底。不知道什么东西可以做,什么东西不可以做。”刘棕润说,在监管办法出来后,既要发展,又要合规,比之其他平台更加艰苦。2017年初,熊猫金控发布2016年报,熊猫金库的累计交易额达到84亿元,超过“近亲”银湖网8月1日披露的累计交易总额60亿元。

  而急速增长的交易额背后,熊猫金库面临“变相自担保”的嫌疑。年报资料显示,熊猫金融旗下还设有提供“资产端”的融信通,为“银湖网”、“熊猫金库”推荐借款客户,负责借款审核、贷中风控、逾期催收等。此外,融信通还向两家平台提供逾期本息垫付,截至2016年底,累计代付逾期借款金额为1.53亿元。

  直接或变相向出借人提供担保是暂行办法划定的禁区之一。“服务”接近一年后,融信通在今年5月底被挂上熊猫金融的“货架”,拟以1200万价格转让剥离。在外界“变相自担保”等质疑声中,熊猫金控迎来上交所的问询函,直指三公司业务分成模式、交易比重等问题。

  按照熊猫金控的回复,2016年内,融信通向银湖网、熊猫金库推荐客户发生的撮合交易量合计42.7亿元,占到总撮合交易量的55%。刘棕润向记者解释称,因为融信通向用户回购逾期贷款,实际上就是一种担保,“我们为了合规,把这部分剥离”。

  ■ 乱象

  大浪淘沙 提现困难等问题依然存在

  监管大闸落下,回归小额分散、上线银行存管成为众多平台合规日程表上的规定动作,但被提现困难、金交所产品被禁等问题困扰,部分平台游离在合规之路上,裹足不前。

  提现困难的平台数量占问题平台13.49%

  网贷整治一年来,“提现困难”平台占据问题平台的很大比重。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这一年内提现困难的平台数量占到问题平台的13.49%。在业内人士看来,出现提现困难,既有平台的风控意识不够,也是追求业务规模、忽略资产质量的后果。

  “您好,近期由于公司风控管理不善,借款人逾期,导致公司备用资金垫付已启用100%。”八月的第一天,朋保贷官网挂出一则“艰难”的公告。还未还款的借款人,成了催收和资产被处置的对象,而投资者则陷入回款前的焦急等待。

  网贷之家的停业及问题平台统计中,今年6月份才上线的朋保贷,成为8月份第二家出现“提现困难”的平台。朋保贷的平台资料所剩无几,公司资质显示名称为“河北农鼎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三保。

  在公告中,朋保贷列出9月份开始的6笔本金偿还计划,比例最高为20%。像同行陷入类似问题的处理方式一样,朋保贷在刘三保的名字下留出一个手机号码。

  据朋保贷的官网首页显示,7月31日停更新标,最后可见的三个短期标预计年化利率在15%——18%之间。投资P2P三年的袁丽(化名)虽然没有买过朋保贷的产品,在她印象中,高达17.5%左右的利率已经是两年前的事,“现在买最高也就是8%。”

  金交所产品禁而不止

  记者观察发现,有一些习惯发大标的网贷平台,通过入股、合作,借道地方监管的金交所,许多大额项目被拆分后在P2P等平台上线。在网贷暂行办法出台后,部分项目面临违规拆分、变相公开发行的指责。

  穿透式监管的脚步越来越近。7月份,身陷传闻的陆金所紧急下线部分金交所合作产品,引发市场关注。记者彼时获悉,在部际联席会议清理整顿6·30大限与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7·15大限的双重压力下,金交所主动或被动取消与P2P等互金平台合作,停发理财产品。

  有平台陷入观望,也有平台被指继续发行金交所的产品。8月14日,网贷天眼更新一条关于P2P 顶风发售金交所产品的消息,直指恒泰证券旗下的恒普金融。

  依据公司官网介绍,恒普金融是流淌着券商血液、超有态度的理财平台。2016年5月更名后上线运营的恒普金融,累计交易金额为16.69亿元,股东是恒泰证券的全资子公司。在“认购”栏中,有多款名为“恒惠年年富”、“恒惠季季丰”的系列产品来自金交所。

  恒普金融8月23日发布的新品上线公告显示,这款名为“恒惠年年富-QJR1708211-1”的产品合计融资规模为830万元,产品基础资产基于专业金融机构作为发行人在青岛国富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简称“青金所”)备案、挂牌的优质融资租赁收益权转让产品。

  有网贷平台创始人认为,金交所产品被禁,因为本身就不是针对于小额散户的产品,反而通过包装卖给散户,超过其风险承受能力,本身就是不对的事。

  新京报记者 陈鹏

相关热词搜索:网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