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热点 > 正文

起底ICO:有项目和团队均造假 投资者赌新手接盘

2017-08-28 16:27:59    来源:新京报
 8月13日,64岁的薛蛮子有点兴奋,他将与一帮年轻人一起动身前往俄罗斯参加圣彼得堡区块链与ICO论坛。  临行前,他在拥有1100多万粉丝的...

 8月13日,64岁的薛蛮子有点兴奋,他将与一帮年轻人一起动身前往俄罗斯参加圣彼得堡区块链与ICO论坛。

  临行前,他在拥有1100多万粉丝的微博上发了一张照片,身着红白黑格子衬衫,面色红润,一头白发加上标志性的开怀大笑,显得轻松有活力。

  当下疯狂的ICO是他的一门新生意。今年7月,他找到“比特币首富”李笑来了解区块链和ICO,李笑来也是EOS、PressOne项目的ICO发起人。

  此后,薛蛮子正式迈入ICO领域,截至8月20日,40多天他投资了20家ICO项目。“因为没有监管,目前市场上90%的ICO项目不靠谱。”但他也直言,ICO质量鱼龙混杂,生拉硬扯,把一个原本没有融资能力的项目加一个区块链的外衣来圈钱或蒙钱。“这很值得警惕”。

  一夜暴涨数倍甚至30倍的造富神话,正吸引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进场,同时,也面临着破发、暴跌、损失惨重等风险。

  无引力ICO基金创始人孙泽宇在一次路演中称:“很多项目没有落地,拿着白皮书就融到钱了,而且融得很好,这在业内很常见。”

  记者调查发现,有的ICO项目白皮书中宣称与星巴克、亚马逊等巨头有合作,但均遭否认。团队成员宣称有腾讯专家级工程师,却查无此人。而不少投资者并不在意项目内容,只关心是否有大V站台,明知90%的项目不靠谱也要加入这场投机游戏中,等着嫩韭菜接盘。

  【李笑来的“空气”项目】

  项目书都没有就融了1亿美元

  一家刚成立的创业公司连募资白皮书都懒得写,开口就要募集2亿美元,这对于初创企业,在VC、创投都是不可能的事,更不用说在A股排队IPO的企业。但只需大V站台,ICO就可轻松实现。自称拥有6位数比特币的“比特币首富”李笑来已经做到了。

  ICO正在书写融资神话。

  作为币圈教父级的意见领袖,不少投资者表示曾是李笑来的粉丝,甚至把他当成老师。但在李笑来发动第一个EOS区块链、PressOne的ICO之后,李笑来由尊敬的老师,到被声讨的“骗子”、“非法集资者”、“拿空气融资”。

  6月底,他的第一个ICO项目EOS白皮书问世。尽管面临种种质疑,但EOS短短五天内融到了1.85亿美元。2017年7月2日,EOS的整体市值达到了近50亿美元。有人称之为“价值50亿美元的空气”。

  投资者Rain在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工作,也是李笑来的粉丝,自2014年开始投资比特币,2017年投资了4个ICO。

  “出于对李笑来的信任,在7月3日看到EOS涨幅不错跟着投资了50万,接下来EOS代币开始下跌,两天亏了20%,就卖出了。”Rain说。

  投资者H在EOS代币上线交易两日后高位抛盘,获益近5倍。事实证明了H判断的正确,7月4日之后EOS持续多日下跌,到8月23日,EOS代币价格9元左右,不足最高价36.58元的1/4。

  大跌之后,投资者质疑李笑来“圈钱”的声音越来越多,他们开始在群里声讨李笑来,甚至扬言举报,建议限制出境等。而李笑来并没有停止ICO的脚步。7月10日,他宣布了另一个更具争议的ICO项目:PressOne。

  相比EOS,PressOne更让人难以理解,因为这一次根本没有白皮书,仅在官网有几百字的介绍。项目方给出的理由是“不提供那个,即使提供了也没多少人看得懂,甚至没几个人看的东西。”

  官网介绍称,“一个基于EOS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内容分发公链,人们可以在这里创建各种各样基于内容的去中心化应用。”PressOne官网放出发售通知,发售220亿代币,其中100亿枚PRS通过众筹完成,价值2亿美元。

  “一个不知所云的项目,连白皮书都懒得写,竟然想募集2亿美元,太荒谬了。我从信任李笑来到不再相信。”投资者S对新京报记者说。

  在投资EOS之后,Rain认为,李笑来从可敬的老师变为骗子。他发现EOS是BLOCK.ONE公司旗下的一个产品,而李笑来等人是BLOCK.ONE公司的团队成员。同时,李笑来是云币网的股东,“利用云币网平台做交易为EOS众筹,相当于把云币网客户的钱,变成自己口袋里的钱。”他认为。

  投资者M也提出了质疑。M是李笑来多年的粉丝,也是一位专业机构人士,今年7月投资了EOS项目出现了亏损。

  他分析道,PressOne号称要做去中心化的内容分发,现在做内容分发的“独角兽”今日头条,成立半年拿到几百万美元天使投资,成立1.5年拿到几千万美元A轮融资,成立2.5年拿到1亿美元B轮融资,直到今年才拿到10亿美元和20亿美元的C轮和D轮融资,也就是说它在2017年之前拿到的所有钱都不如PressOne想要的多。

  “难道PressOne天生神力?供给、输出等什么都没运转的情况下就快成独角兽公司了?”M说,同样是新东方老师出身的罗永浩,锤子手机至今融资加起来不足2亿美元,PressOne什么都没做就要2亿美元。“简直是最容易的融资。”

  投资者C算不上李笑来的资深粉丝,今年在EOS、PressOne进行ICO时,因看不懂而没有投资。“EOS项目ICO时,不知道项目到底要干吗,简直就是空气。而到了PressOne,连白皮书都不给,美其名曰韭菜们不懂也不看。懂不懂、看不看是韭菜们的问题,做不做是李笑来的态度问题。几百个文字画个饼,一波人来吹捧,就圈了几亿美元。”

  M拿拟在创业板IPO的山科智能对比,该公司计划募集2亿人民币。“而一个自然人,突然宣布募集2亿美元,相当于7个创业板公司的募集额。”

  根据ICO募币平台ICOINFO披露的数据,PressOne目前募资已经结束,共募集5848.897个比特币,106270个以太币,3020.38个EOS,根据7月中旬的行价计算,累计募集资金价值约1.25亿美元,距离2亿美元有差距。

  李笑来拒绝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他在6月18日的微博中表示,“三年前融资3亿美元的BitPay估计现在活得并不怎么样。我自己也做ICO,但理应严肃提醒风险”。

  对于李笑来ICO募资频遭质疑,纸贵科技副总裁、墨链联合发起人翟红远对新京报记者表示,ICO项目是7月份募集,目前仅仅过了一个多月,整个事情的发生时间比较短,因此,还没法判断靠不靠谱,要看1-2年内该项目是否按照规划开发出成果,李笑来团队能够做出产品来,并实时披露所募资金的用途,没有私吞,那就是靠谱的。

  【星巴克亚马逊等否认】

  ICO团队和项目合作均造假

  李笑来的项目被投资者指为“空气”,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不靠谱的项目有很多,有的白皮书中宣称的合作方和团队均有造假存在。

  8月的中关村创业大街,闷热却依然吸引各类热情的路演。这一次,区块链、ICO的海报成了主角,挂在咖啡馆外墙的显眼位置。活动行的数据显示,8月份,基本每两天就有一场ICO路演,周边咖啡馆是他们的主要活动场地。

  投资者林华告诉记者,一场路演中,PPT是“主角”、白皮书是关键,如果白皮书看得过去,他就会小投一笔。“不过,现在能看的白皮书越来越少了。”

  8月23日是竞技币众筹的最后一天,竞技币项目白皮书显示:竞技币-世界首个运动竞技区块链代币落地应用。“与亚洲区体育赛事举办协会达成共识,未来将会有一条龙服务使用竞技币作为消费代币,包含线上订票、规划行程、机票、酒店、食宿以及接驳。”

  记者在搜索网站上未能检索到“亚洲区体育赛事举办协会”的信息,在体育总局下属协会中也未能找到该协会信息。一位体育从业人士告诉记者,国外协会相当于社团,注册没有限制,这类协会基本无从查证。

  竞技币白皮书宣称:“于2016年获得了AsiaPac亚斯、宝悍运动平台、智林运动行销、展翼运动技研有限公司等股东的联合投资。”

  宝悍运动平台负责人回复称:“没有投资,不知道竞技币项目。”在搜索中,记者没有找到展翼运动技研、AsiaPac亚斯的信息。截至发稿,记者未能与智林运动行销取得联系。

  在“6-1竞技币的优势”段落中:“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给予认可。”记者查询“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网,在组织架构中并未查到“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这一职务。公开栏目中也没有关于数字货币、比特币、代币的行业标准与部门意见。

  对于上述问题,竞技币官方没有回复。

  此外,白皮书中,竞技币没有披露项目组织者的名字、经历。白皮书称:“主要创始人曾经成功互联网创业,拥有金融投资行业数年高管经历,也有曾任国内大型体育行销公司高管。”记者追问项目负责人名字,竞技币官方称,“竞技币是所有合作伙伴共同建立的区块链代币,此次众筹为所有厂商一致认同的基础,众筹结束即在社区投票选出竞技币经营团队以及成员。”

  另一个ICO项目,“自由行-区块链消费应用生态”也存在相似问题。

  自由行白皮书宣称已与阿联酋航空、国泰航空达成初步合作意向,与迪拜帆船酒店、以色列ORCHID Lilat、宝丽来国际酒店达成合作备忘,与家乐福、亚马逊达成合作意向,与星巴克达成落地应用。

  昨日,星巴克回复记者称:“星巴克中国没有与自由行项目有任何合作。”亚马逊也表示:“没有与自由行项目有任何合作。”据一位接近家乐福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没有听说这件事。

  一位投资者在微信群中要求项目组织者出具与迪拜帆船酒店、宝丽来酒店的“合作备忘”。项目负责人万军没有出示,改口称:“和很多公司有合作意向。”

  自由行白皮书称,项目团队核心成员“Antoine Ajaka,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区块链开发工程师。”“Eric Mansdorf,希伯来大学毕业,微软高级工程师。”记者未能在谷歌、Facebook、Twitter上检索到两人信息。万军称:“Eric 9月将在深圳露面答疑。”

  另一位核心成员、TFT首席技术官孙祥峰为“腾讯专家级工程师,腾讯财付通移动支付架构师”。8月24日,腾讯回复记者称:“查无此人。”腾讯财付通方面也表示没有这个人。对于孙祥峰此前是否在财付通就职,财付通方面称很难查到,“尤其是老早之前的很难查到,问了一个12年的员工,不认识。”

  上述两份路演白皮书中,没有资金使用规划、免责声明以及风险提示内容,也没有项目实施的时间表和规划。

  两份白皮书显示,自由行项目募资金额5000万元,竞技币项目募资金额3000万元。

  纸贵科技CEO、墨链总发起人唐凌介绍,目前很多项目ICO时所发的白皮书没有监管,最容易出现团队造假、项目造假、技术造假等问题。很多项目甚至从别的项目拷贝人物头像,临时拼凑团队。

  在自由行ICO项目的官方微信群中,有一位投资者质疑项目内容造假,另一位投资者在微信群中直言,现在90%的ICO项目都是骗钱的,“我们不关心项目,只关心上市后3到5倍收益。”

  在竞技币官方群中,一位投资者质疑竞技币白皮书存在漏洞,另一位则说该投资者“只适合把钱存银行里”。

  “市场的赚钱效应让人忽略了风险,买了就能赚到3倍以上的收益,这种市场你是参与还是不参与?”林华表示。

  【暴涨背后】

  博傻游戏,入局者期待嫩韭菜接盘

  “现阶段就是博傻游戏,大家都知道很多项目没有价值,或者说就是圈钱的,但只要这种代币能够到交易所交易,ICO的投资者就能够通过炒作赚钱,很多路演现场,投资者关心的不是项目,而是这个代币上哪些交易平台交易,项目负责人有没有炒作币值的计划。”林华说。

  记者走访两个路演现场发现,ICO参与人群以85后、90后的年轻人为主,也有部分中年投资者。

  较为优质的路演项目会邀请币圈知名人士“站台”,内容多以看好、买入、币值上升前景可期为主,项目负责人会介绍ICO项目的产品内容、未来规划等等。较“次”的路演活动则更像“推销活动”,项目负责人会着力强调数倍收益,同时模糊项目本身。

  “我知道他们是圈钱,但我还是愿意投几个币进去搏一搏,赔了,仓位小,没有多大影响,赚了就是高额回报,何况市场是牛市,买了多数都能赚。”林华年初通过炒作代币,以8万元的本金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赚到了200余万。

  这只是过去半年,暴富市场中一个普通案例,事实上,代币市场的疯狂远超局外人的想象。

  以林华投资过的小蚁股为例,这款币在今年3月份的时候单价在3元左右。“两三天,我赚了40%撤出来了,没想到后来这么疯狂。”目前,小蚁股单价为230元,而上市之初,该币的单价尚不足1元。小蚁股在3个月的时间内,升值超百倍。

  “这样的狂热像极了股票牛市时打新”,投资者K表示,发现自己错过低点的投资者,把狂热投向了下一轮的ICO项目。

  根据ICO的要求,普通投资者不能直接用人民币参与兑换代币,而要用以太坊和比特币。于是,新入币圈的投资者开始一波购买以太坊和比特币的热潮,推动已经在上涨的价格进一步提高。

  热潮之下,ICO募资时间,从5天、数个小时、半小时缩短到十几秒甚至1秒。

  5月,号称要“与世界各地的黄金存储机构达成合作,对每一克黄金进行实名确权”的黄金链开始ICO,在工作日下午的半小时之内被抢完。六月之后,在币久和其他平台上的ICO项目,在几分钟或几秒钟内就会被抢完。号称要做“以太坊上的微信”新加坡项目SNT在上线后一秒,因为涌入人群过多导致币久网卡死。

  为什么代币市场暴涨如此疯狂?一位币圈投资人认为,代币市场一直有“炒新”的习惯,一个新币上市,有90%的概率币值会被炒到3到5倍。这其中,基本上没有玩家关心这个代币依附的项目怎样,是否有可行性和前景。如果这个“项目”相对靠谱,或者有币圈“大佬”站台,那么炒作上涨的空间就大。

  神州数字CEO、天使投资人孙江涛认为,之前那些ICO的“造富神话”让太多的投机者想从中捞一笔。“现在市场太热了,技术又太晦涩难懂,对于现在ICO的玩家,不管是ICO项目从业者还是投资人,相当一部分人抱着赌徒的心态来参与其中,只关心代币的涨跌,不关注项目本身的价值。”

  孙江涛说,发展至今,ICO本来的面目有些被扭曲,已从早期极客们的理想,变成了投机者的游戏。

  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认为,目前ICO是博傻的末期,不适合投资者介入。

  “都是一条船上的,现在应该唱多,好有嫩韭菜接盘,让我们跑。”投资者K在元界的一个460多人的群里鼓舞沮丧的群友们。

  记者加入的一个ICO项目群,8月23日将白皮书初稿发至群内后,多个投资者表示“没有干货”。他们并不关心项目本身,而是更加关注有无著名天使投资人站台、有无知名合作方等。

  多位投资者表示,6月份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入,白皮书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大家心知肚明,都希望意见领袖站台后吸引更多的投资者买入,不断有人接盘,自己获利出逃。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罗斌称,目前数字资产市场已经产生“郁金香效应”,市场进入博傻阶段,投资者应重视项目,而非跟风炒作。孙江涛认为,不管是从业者,还是投资者,看待ICO,更应该关注的是项目本身的价值,而不是代币的价格。只有价值的提升才能带动价格的上涨。

  “只有这样,ICO才有真正的价值,也只有这样,才能通过ICO的方式,来推动区块链行业的健康发展,未来监管机构才能给予ICO以生存、生长的空间。”孙江涛说。(记者 金彧 王全浩 朱星)

相关热词搜索:ICO 项目 团队 造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