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视野 > 正文

新婚夜血案:不能承受的天价彩礼之痛

2017-02-13 15:05:53    来源:郑州晚报
 “整个家完了,彻底完了。”67岁的陈老汉一脸愁容,不住念叨着,没有人会理解他和老伴心里的苦楚。唯一的儿子娶亲了,压在心头好久的石头落了地。鸡年春节,本应是他们全家最幸福的欢聚时刻,结果却过得冷冷清清。

原标题:新婚夜血案:不能承受的天价彩礼之痛

陈冰涛(化名)家人记录的婚礼部分清单

陈冰涛(化名)给女方支付的10万元彩礼记录

汤阴县一些乡村张贴的宣传新规标语

  “整个家完了,彻底完了。”67岁的陈老汉一脸愁容,不住念叨着,没有人会理解他和老伴心里的苦楚。唯一的儿子娶亲了,压在心头好久的石头落了地。鸡年春节,本应是他们全家最幸福的欢聚时刻,结果却过得冷冷清清。

 

  这一切,令陈老汉及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陈老汉是个憨厚老实的庄稼汉,他所在的村庄地处豫北平原,距汤阴县城约15公里,距付道镇约6公里。靠几亩薄地和农闲打点零工,他先后打发三个女儿出嫁,唯独27岁的儿子成了“老大难”,还好春节前婚事办妥了。

  县城购置了一套婚房,11万元彩礼,为给儿子娶亲,陈老汉不仅耗尽了家财,还背上了20多万元债务。可谁会想到,就在一对新人的洞房花烛之夜,一场激烈的争吵后,新郎竟然用锤子砸向新娘的头部致其丧命,给家庭及社会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痛。

  事后了解到,双方争执的竟是已支付的11万元彩礼,令人不禁扼腕叹息。其实,对多地农村适龄青年来说,越来越高的彩礼正成为他们最沉重的负担。“儿子娶媳妇,爹娘脱层皮”,动辄几十万的彩礼,给本应喜庆的婚事,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那么,天价彩礼缘何在多地频频出现?它给适龄青年的家庭带来了哪些影响?如何打破天价彩礼的困局?这些问题值得每个人深思。难能可贵的是,濮阳台前、洛阳栾川、安阳汤阴等多地已先后下发文件,移风易俗、倡树新风,对彩礼给出“指导价”,令人称快。

  洞房花烛夜的悲惨血案

  立春后,放眼望去,绿油油的麦苗铺满了田野,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在汤阴县付道镇一个村庄的村头,男女老少们聚在一块,或聊天或下棋或打牌,享受鸡年春节的美好时光。

  67岁的陈老汉低着头从村民们面前走过,长吁短叹。一些村民给他打招呼,他礼貌性地回应一下,就急匆匆走过去了。“他是个憨厚老实人,儿子结婚了,是喜事,我们还吃了喜酒,谁会想到,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一名村民说。

  陈老汉和老伴膝下有4个孩子,三个女儿均已出嫁,就剩下最小的“宝贝疙瘩”陈冰涛(化名)了。一名村民介绍,陈冰涛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了,由于性格内向,老实木讷,不善言辞,家中又困难一些,因此娶媳妇成了“老大难”问题。

  眼看年龄越来越大了,同龄的小伙都娶妻生子,陈冰涛的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冰涛在郑州打工,搞电焊,收入不高,这几年很少见他。每次他打工回来也常是闭门不出,可能心里有负担。”村民说,村里的大龄青年多了,“娶不上媳妇的光棍也不是三个五个”。

  一个月前,陈冰涛在亲友的张罗下,热热闹闹地举办了一场婚礼,把媳妇娶回了家。“我们都替他高兴,快过春节了,总算了却了一桩大事。”村民们高兴地吃罢喜宴就回去了。谁会想到,当日清晨,一条爆炸性的消息传了出来,震惊四邻,“新郎用锤子把新娘给杀了”。

  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发时间是在1月11日凌晨1点半左右。“新婚当天晚上9点多,冰涛还和几个好友喝了会儿酒,人家走后,他就休息了,我们也去睡了。”陈冰涛的亲属表示,谁会想到,凌晨1点多,一场惨案在新房发生了,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冰涛的婚房有里外两间,外间是客厅,虽是新婚之夜,但女方并没让他进到卧室,而是在沙发上待了3个多小时,两人发生了争吵,涉及了彩礼问题。”这名亲属表示,地上刚好有一把用来悬挂镜框的锤子,“事后他拨打了110和120,大喜的日子出了这事,大家都很难过,冰涛的母亲当场瘫软在地。而冰涛在被带走后,还询问过女方的伤势怎么样了。”

  事发后,汤阴县警方迅速出警控制了新郎陈冰涛,其交代称事发前因已支付的11万元彩礼问题与新娘李晓晓(化名)发生了争执。至于如何由争执变成了血案,只有他最清楚。

相关热词搜索:新婚夜血案 彩礼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