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视野 > 正文

娄底披露上亿元假减肥药案侦破详情

2017-08-31 10:37:49    来源:法制日报
90后藏匿深山生产假药 每粒药成本不足1毛钱原标题:娄底披露上亿元假减肥药案侦破详情  案发地点:湖南省娄底市  案发缘由:阿里巴巴平...

90后藏匿深山生产假药 每粒药成本不足1毛钱

 

原标题:娄底披露上亿元假减肥药案侦破详情

  案发地点:湖南省娄底市

  案发缘由: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通过大数据食药模型发现,湖南地区有一款名为“小绿”的减肥药在淘宝网上有售,抽检发现其中含有非法添加成分

  一处隐匿在大山深处生产假减肥药的窝点,将有毒有害违禁化学品西布曲明添加到假减肥药里售出。每粒药成本不足1毛钱,利润率却高达9000%。近百种“品牌”、近十万余盒有毒有害“假减肥药”流向全国,警方正全力追缴。

  8月29日,湖南省娄底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娄底市公安局联合娄底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破获的一起特大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侦破详情。

  90后藏匿深山生产假药

  在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城20公里外的大山深处,一个背靠悬崖的四层民房中地下一层,堆放着胶囊灌装机,以及各色粉末和胶囊外壳。靠这些“装备”,这间民房每小时能生产1万粒假冒减肥胶囊。

  近日,娄底警方对这个假减肥药生产窝点进行了查处,现场查获近60万粒减肥胶囊。经娄底市食药监局抽检,确认大部分含有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

  面容白净、长相斯文的90后男子吴荣(化名)是这些有毒有害假减肥胶囊的生产者。他向警方交代,两年前开始卖假减肥药。起初只在微商圈子做下线,拿货零售。虽然早知道接触的减肥药来路不正,但卖得挺火,一年毛利润有二三十万元。

  2017年初,不满足做“小虾”的吴荣决定自己制造有害假减肥药。他在大山深处的亲戚家地下一层车库,用木板隔出来十多平方米作为生产车间。选址于此,目的是地处偏僻,若有陌生人来,他很快便能发现。

  吴荣从广东、浙江等地买来半自动胶囊填充生产机、封口机、打码机等工具,把米粉、面粉、山楂粉、苦瓜粉、薄荷粉等调色物随意组合,并加入西布曲明,最后通过灌装机灌入胶囊壳,制成有害减肥胶囊。

  吴荣坦承,买机器和原料,他与商家彼此从不过问资质问题。事实上,他既没取得相关行政许可、也从未从事过医药行业,“原料乱配,可以吃就行。(生产)技术也没什么高明。”这名90后还表示,经他手生产的胶囊,吃了有厌食、口干、头晕、睡不着觉等症状。为检验效果,他发货给下线让他们自己服用试药。

  知道西布曲明有毒、生产假减肥药违法的吴荣,从一开始就想好了金蝉脱壳之计。他在广州、深圳分别注册一家假公司,留下假电话和微信号,通过社交网络联系、交易。

  他前后有近10个手机号,频繁更换且从不用这些号码通话,将买家引流到两个微信号上。

  吴荣生产的假减肥药成本不到0.1元/粒,对外销售0.3元至0.5元。据警方初步调查,从2017年3月开始到7月被抓,他累计生产假减肥药胶囊涉案金额近千万元。

  下线试吃假减肥药住院

  1992年出生,河南尉氏县人张萌(化名),是本案有毒有害减肥产品团伙中年纪最小却也最赚钱的人。他组建减肥药微商系统,设立“游戏规则”掌控全局,负责全国20余省的分销。

  张萌从吴荣等人处购进假减肥药,并提供设计图让厂家生产包装盒,再购买药瓶自己包装。为此,他设计了十几个“品牌”。

  “国外进口”“中草药精华”是他新产品名最常挂上的词。有消费者质疑为何“中药没有中药味”时,张萌就让吴荣买来当归粉,掺入原料做出中药味。

  牌子多,漏洞也不少。张萌给假减肥药配套的包装盒、药瓶、防伪标识都是假的——二维码扫出来是鞋垫。同一产品,包装字体大小都不同,有包装上还有错别字,包装盒和药瓶上写的保质期也不一样。

  即便如此,张萌并不愁卖不出去。他向警方供述,2016年6月,其注册淘宝网销售,因产品标题和产品描述含敏感词及被人举报,很快被下架。为了便于销售,他就将产品不断更换名称,但仍经常被下架。

  然而,通过微商渠道,他逐级铺开全国微商销售网络。他建立了微商群,只将信得过的全国总代理、省级代理等“骨干”拉进群,立下类似传销组织的群规:严格单线联系,禁止下线互相加微信、越级串货。

  对于所售假减肥药的危害,张萌也是心知肚明。为检验假减肥药的效果,他也会让下线试吃减肥药。有一次,一名下线试吃后,因药性太强直接住院,但这并没有阻止张萌继续销售有害减肥药品。

  警方表示,张萌从吴荣等多个途径进货,转手通过微商层层分销,最高可卖10元一粒,利润率高达900%至1900%,远超贩毒。若利润从吴荣的“民房工厂”算起,利润率近9000%。

  据警方初步统计,张萌累计卖出3万至4万盒假减肥药,涉案超过千万元。算上吴荣涉案的1000余万元,仅此二人就涉案超3000万元,再算上流通和其他环节,此案整体涉案金额上亿元。

  侦查员化身微信美女

  在假冒减肥药江湖里,维系这个体系的不是“瘦而美”而是极高的利润。销售假减肥药的不法分子在朋友圈“抱怨”发货太多、忙不过来,还有人喜欢晒微信交易记录的截图、一叠红钞票的小视频,和各种“高大上”吃喝玩乐的场景。有人在疯狂鄙视一个月辛辛苦苦挣几千元的同龄人,有人在关注豪车豪宅,喊着“年薪百万不是梦”。

  2016年12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通过大数据食药模型,发现湖南地区有一款名为“小绿”的减肥药在淘宝网上有售,抽检发现其中含有非法添加成分,遂将线索推送给湖南娄底警方。娄底警方在阿里巴巴大数据协助下,最终查处吴荣、张萌所在的通过微商圈子制售假冒减肥药团伙。

  侦办过程中,娄底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大队教导员刘亮颇费心思。他化身微信中的一名美女,连续跟一名微商犯罪嫌疑人聊了三个月。

  刘亮是一名干过刑警、特警、经侦多年的一米八大汉,整天琢磨如何以美女心理聊微信发朋友圈。在嫌疑人稍有警觉之时,他就让同为警察的妻子微信语音跟对方聊。

  在摸排吴某的生产窝点时,背靠悬崖、正对山路的民房地势较高,平日鲜有车辆和外人来往。刘亮和娄底市公安局钢城分局民警彭开亮只能乔装打扮,时而赤膊时而衬衣,换车换人,白天一晃而过,晚上才敢在暗处蹲点,通宵守着喂蚊子。

  “中国有近亿消费者依赖减肥产品,近年来微商卖减肥药已发展成一个灰黑产业,呈愈演愈烈之势,监管存在漏洞,需要严厉打击。”娄底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王成良说,他们很懂消费者心理和商业运作模式,通过类似传销的严密组织隐匿身份,通过全国总代理、省市区代理层层分销,且反侦查能力极强,线下监管打击难度很大。(记者 阮占江 通讯员 刘琪 曾峰)

相关热词搜索:娄底 减肥药案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