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市动态 > 正文

“垃圾汤”怎么就浇灌了上千万元黑色利益链

2017-04-17 14:15:56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本属于外部监管的部门、机构,出于利益取向统统失灵,这才致使偷排垃圾汤的行为可以持续近3年。若非媒体公开报道,恐怕还将继续监管失职...

原本属于外部监管的部门、机构,出于利益取向统统失灵,这才致使偷排“垃圾汤”的行为可以持续近3年。若非媒体公开报道,恐怕还将继续“监管失职”下去。这就是这一利益链条的外部圈层。

  两年前,《新京报》刊发调查报道《六里屯垃圾填埋场驶出假洒水车偷排污水》,曝光多辆外地牌照罐车在北京市六里屯垃圾场灌满渗沥液后未经处理便往市政污水井偷排。4月11日,这个偷排链条的关键一环、曾任北京市市政工程管理处有限公司七处经理马斌,因参与偷排利益输送,被控受贿和污染环境罪受审,其涉嫌受贿金额为1800余万元。(《新京报》4月12日)

  马斌受审,案情的更多细节被曝光,公众才发现,原来区区一个市政经理就有如此大的能量,仅偷排“垃圾汤”一项,居然可以收受1800多万元贿金,而这些钱又全部来自政府财政拨款!

  按说,国家用于治污的资金并不少,仅六里屯垃圾场渗沥液(即俗称的“垃圾汤”)处理费每年就有5000多万元。然而,污染并没有得到治理,而巨量的钱款却被“打劫”了。这样的现状不免让人遐想,还有多少财政资金在漫长的利益链条以及堂皇的运行环节中,被蚕食、鲸吞,中饱私囊了?

  尽管马斌在法庭上一再坚称自己只是“监管失职”,对偷排“垃圾汤”的事并不知情。但是,在直排渗沥液的问题上,绝非“监管失职”那么简单。围绕着巨额资金,至少形成了两个复杂的利益圈层,并产生不同但清晰的分工与协作。

  其一,负责处理渗沥液的马斌及其同伙,在近3年时间内,将六里屯外运的垃圾渗沥液共60多万吨倾倒于海淀区后厂村路等地的市政污水井内,总运输车次达到2.9万余次,套利5000多万元。这样的“业务”量,若没有像样的“公司化”运作,显然是难以想象的。马斌与案发前担任海淀区环卫服务中心基建科科长的吕某,不仅“合作”偷排,还专门成立了一家公司处理相关事宜。

  这个群体可以视为核心的利益圈层,直接操纵渗沥液直排以及套取财政拨款行为。包括组织外地车队、指认污水井盖等一应事宜。

  其二,仅仅协调好垃圾填埋场和海淀环卫部门的关系还不够,除此之外,城管部门、公安部门、环保部门等同样需要“协调”。《新京报》此前的报道还原了这其中的利益纠葛,比如,出租车司机反映偷排,但海淀城管没有管;巡逻民警撞见偷排,出面协调执法,北京市环保热线却说“外地车辆管不了”;偷排车辆被城管暂扣,不到一天就放了……

  此次庭审显示,城管扣车曾有10多次,每次也就是缴纳5000元至3万元的罚款后放车,而马斌的一个下属经理张某则负责扣车“铲事儿”。可见,这些原本属于外部监管的部门、机构,出于利益取向统统失灵,这才致使偷排“垃圾汤”的行为可以持续近3年。若非媒体公开报道,恐怕还将继续“监管失职”下去。这就是这一利益链条的外部圈层。

  层层叠叠的利益格局中,看得见的只有私利。一边喊着严厉治污,支付着高额的垃圾处理费用;一边却听任高浓度有毒有害液体“垃圾汤”,装模作样地被排进市政污水管道损害生态环境,这样的垃圾处理利益链让人失望。

  说到底,环境保护不只是环保一家的事情,只有各个职能部门切实负起责任,才能形成良性的治理局面。需要注意的是强化外部监督,一方面,要强化对环保系统的第三方监督,尽可能杜绝“内部人”滥用权力;另一方面,仍需畅通公众监督、媒体监督的渠道,以公开促进公共利益的实现。(胡印斌)

相关热词搜索:垃圾 城市治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