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旧金山将现慰安妇纪念碑 日方百般阻扰显“肮脏”

2017-02-22 11:11:15    来源:环球时报
  原标题:他们在美国干的这件事,让日本人暴露了隐藏的肮脏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韩莎莎】今年9月,在美国旧金山市的圣玛丽...

     原标题:他们在美国干的这件事,让日本人暴露了“隐藏的肮脏”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韩莎莎】今年9月,在美国旧金山市的圣玛丽广场,将出现一座慰安妇纪念碑——碑的圆柱上,3名年轻女子手挽着手,旁有一名老妇仰望(右上图);3名年轻女子分别代表中国、韩国和菲律宾当年的慰安妇,老妇代表目前少数健在的慰安妇。这将是首个在美国主要城市设立的慰安妇纪念碑。从2015年7月议案提出,到今年2月6日旧金山艺术委员会全票通过纪念碑碑文,日本方面几番阻挠,利用当地日本城的领袖做了一些“肮脏的事”。现在的成果,离不开当地各族裔特别是几名华裔人士的奔走、努力。《环球时报》记者近日赶赴旧金山市,专访了议案的提出者及主要推动者。

  一个日本人无耻高喊“她是妓女”

  “我们从未料到,在旧金山推动建立慰安妇碑会遇到这么多麻烦。”2月中旬,当《环球时报》就慰安妇话题采访当地多族裔权益组织“慰安妇正义同盟”负责人郭丽莲和邓孟诗时,她们的话令记者感触颇深。两人都是华裔退休法官,她们为这座纪念碑的设立奔走了一年多。

     事情要从2015年说起。那年7月,旧金山华裔市议员马兆光提出在公共场所设立一座慰安妇纪念物的议案。“(我)不希望这段历史被遗忘”,马兆光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之所以提出这个议案,是受我祖母和‘南京大屠杀索赔联盟’的影响。”

  据马兆光讲,他的祖母出生在南京,100多年前来到美国,虽然没经历过南京大屠杀,但她了解这段历史,并讲给小时候的马兆光听。此外,在提出议案前5年里,马兆光连续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索赔联盟”每年12月在旧金山举办的“南京祭”活动。“每年人们聚在一起缅怀历史,这种既悲伤又充满力量的活动深深感染了我。”

  议案提出,“麻烦”随之而来。“作为议案,必须得到旧金山市议会的通过才能继续推进。这一步走得尤为艰难”,马兆光说。郭丽莲和邓孟诗深有同感,她们对《环球时报》表示,从那时起到本月初慰安妇纪念碑碑文通过,人为制造的“麻烦”出现在各个环节。

  2015年9月,一场决定慰安妇纪念碑命运的听证会在旧金山市政厅召开。为了这一刻,时任旧金山高等法院法官郭丽莲(她也是加州历史上首位女性华裔法官)在听证会前一天彻底结束32年的法官职业生涯,因为作为法官,她不能参与游说。当时已经退休但被法院返聘的邓孟诗也放弃了工作。

  “我不后悔”,郭丽莲说,“之前在法院,看到强奸案都属于犯罪,罪犯要道歉、赔偿以及坐牢。而慰安妇,直到现在日本政府还没有正式承认,也没有正式道歉。做法官多年让我们觉得有必要做正义的事情。”

  那场听证会有近400人参加,包括“慰安妇正义同盟”中40多个多族裔团体的组织,以及韩裔、日裔、菲律宾裔和犹太裔社团等。反对者中,一些人专程从日本飞至旧金山。

  邓孟诗第一个发言,随后约有200人发言,包括反对方。最后发言的是郭丽莲。但听证会上最重要的人是87岁的韩国慰安妇幸存者李容洙。她受旧金山韩裔社区邀请,来到旧金山,在听证会上用韩语讲述了自己的悲惨遭遇。

  《环球时报》记者也是这场听证会的亲历者,一年多后回想起来,仍为会上的激烈氛围所“震动”。特别是在李容洙讲完后,竟有一名日本人用英语大喊:她不是“慰安妇”,她是个妓女!“当时一位议员连说了三声‘以你为耻’。”郭丽莲说,前议员、知名社会活动家阿莫斯·布朗也在,“我们不知道他会不会支持我们,因为他跟(持反对态度的)议长伦敦·布里德关系很好。听完李容洙等人的发言后,他说,‘我们黑人不会让别人教我们怎么说话。我现在选择支持’。”

  马兆光说,“如果没有李容洙,决议可能不会通过。她的到来,讲述她的故事,也改变了(市长)李孟贤及其夫人的看法。”9月22日,11名旧金山市议员对设碑议案集体投了赞成票。

  “他们做了一些肮脏的事情”

  在美国,有三座日本城,旧金山的这座最古老、面积最大,也是市议会议长伦敦·布里德的辖区。这意味着围绕慰安妇的斗争远不是一两场听证会所能体现的。

  “最大的挑战来自市议会和日本领事馆。”马兆光告诉《环球时报》,日本总领馆在幕后游说议长布里德。最初,市长李孟贤也未支持该议案。“我的主要任务就是要赢得11位议员的支持。当时很困难,因为日本总领馆及日本城领袖都声称,该提案会引发人们抵制日本的情绪,从而损害美日关系。”

  马兆光说,他收到很多“仇恨邮件”和“威胁邮件”,声称“慰安妇”不存在,指责他攻击日本政府和日本人民。“但我本人从未直接受到来自日本政府的压力”,他说,“他们对我很友好,我们经常会面。”

  “但是,日本政府很狡猾”,马兆光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三次重复这句话。“日本总领事馆很狡猾。表面上他们并没有做什么,但我知道他们打了很多电话,不断拜访议长办公室,还利用日本城领袖作为耳目,做一些‘肮脏的事情’。”

  马兆光特别提及日裔人士江美利。“日本城的一些领袖跟我共事多年,其中江美利是我30多年的好友。但他们还是为日本总领馆从事着‘肮脏的活动’。”马兆光说,江美利曾要求删除议案中所有“日本皇军”及“日本政府”字样,要求不能出现“日本军队”或“日本政府”。“一些政客担心,如果不按照日本总领馆的要求删改文字,或不阻止立碑进展,两国关系将受到影响。”当时,几位议员提出要修改议案文本,“但如果删除了行凶主体,这样的纪念碑就没有意义了”。

  《环球时报》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在旧金山进行反慰安妇行动的有几名特别突出的日本城领袖,像江美利就是当地政坛名人。还有贾尼丝·美里木谷,她跟丈夫经营旧金山一家有88年历史的老教堂,从事各种慈善活动。美里木谷曾两次被任命为旧金山艺术委员会委员,是个特别有影响力的诗人和社会活动家。

  来自日本本土的反对者也很多。旧金山艺术委员会公关总监凯特·帕特森-墨菲在给《环球时报》的邮件中写道:“我们已经收到约300封反对信,大部分来自日本。我们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们的签名都注明了‘日本’。”当记者问一项公共艺术作品能收到近300封反对信是不是常有的事,凯特回复说:“我们没有进行数据比较,但通常来讲,很少看到有类似的现象。”

  根据旧金山公共艺术品的相关管理规定,市议会批准后,慰安妇纪念碑的设计和碑文还需要艺术委员会批准。通过后,慰安妇纪念碑再以礼物的形式送给旧金山市政府,这样才最终安放在市里。正因为此,艺术委员会也陷入这场纷争,面临各方压力。

  也有不少日裔名人支持设碑。凯特在邮件中称,委员会收到大量来自全美高校、人权组织及个人的支持邮件。她着重列出几个名字:联邦前国会众议员、日裔后代麦克·本田、日裔民权领袖松豊三郎的女儿松豊凯伦。松豊凯伦还积极推动将慰安妇写进公校课程。

  要让慰安妇写进美国教科书

  美国城市设立慰安妇纪念碑,旧金山并非第一个,但旧金山的这次斗争格外激烈,原因是全美其他地方的慰安妇碑或塑像都在小城市。更令日本方面尴尬的是,旧金山纪念碑选在离市中心很近的圣玛丽广场安放,要知道旧金山日裔众多,每年的“樱花节”就是专门庆祝日本文化的节日。

  大阪市长吉村洋文2月1日发给旧金山市长李孟贤的信件中就提及此点。信中称,大量日本民众和日裔居住在旧金山,每年大批日本游客到旧金山,“我严重担心这会给两市交流带来负面影响,最终影响两国交流”。

  有消息称,日本政府专门为这场反慰安妇行动提供了1亿日元游说经费。此说法难以证实,但日本官方的身影一直都有。台湾旅美学者徐绰不久前撰文记述说,去年12月台湾首个慰安妇主题纪念馆开馆时,他同前来参加活动的加州韩裔协会执行长菲莉丝·金和日籍韩裔学者绢川知美进行了交流。文章称,2010年,新泽西州小城帕利塞兹帕克市设立美国第一座慰安妇纪念碑,两年后日本派了两个官方代表到该地要求撤碑,结果不但要求被回绝,更激怒美国各地韩侨起而效尤。

  2013年,菲莉丝·金的居住地格伦代尔市竖起慰安妇像,次年密歇根州的绍斯菲尔德立了一座同样的慰安妇像。在日本政府怂恿下,南加州右翼团体控诉格伦代尔市政府,被法院驳回后,又闹到上诉法院,最近再次被驳回。菲莉丝·金说,对方财雄势大,还想上诉到加州最高法院,但最高法院拒绝受理。

  在采访的最后,马兆光、郭丽莲与邓孟诗都对《环球时报》记者提到,未来要继续推动慰安妇内容进入课本。他们说,“慰安妇正义同盟”在加州推动慰安妇进教材,目前在推动进旧金山学校,他们希望经过旧金山市的努力、州与州的推动,最终实现全美学校的教科书都有慰安妇内容,这样不仅可以让人们了解真相,也有利于在美国推动建立更多的慰安妇纪念碑。然而,这些努力同样遭到江美利等人的阻挠。这意味着,斗争仍在继续。

相关热词搜索:旧金山 慰安妇纪念碑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