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期待法国“中道而行,不走极端”

2017-04-28 13:50:00    来源: 解放日报
  3月20日,在法国巴黎附近的欧贝维利耶,(从左至右)总统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让-吕克·梅朗雄、玛丽娜·勒庞和...

  3月20日,在法国巴黎附近的欧贝维利耶,(从左至右)总统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让-吕克·梅朗雄、玛丽娜·勒庞和伯努瓦·阿蒙参加电视辩论。 新华社/法新

  四月的巴黎,春光正好,记者走访了华裔学者刘学伟的家,听他谈谈一位华人眼中的法国大选。

  “我一贯投中右,这次选举就投共和党的菲永。”在法国住了30余年的刘学伟开门见山,直接给出了自己的选择。对此,他这样解释:“首先,我一直主张中道而行,不走极端,所以也不会选极左极右。其次,我以为,法国乃至整个欧洲大陆,过于偏左已经很长时间。所以,欧陆的经济几乎总是不及更右的英美。而经济困难,是西方走衰的第一原因。”

  刘学伟语速很快,对于自己支持的中右派候选人菲永深陷“空饷门”等一连串丑闻,实在是有点“恨铁不成钢”。他不无惋惜地说:“菲永本来是十拿九稳的选情。可今年一月以来,硬生生地被‘空饷门’等一连串丑闻拉下。现在离第一轮投票越来越近,他还能力挽狂澜的机会越来越小。法国这次本来好不容易成熟的改弦易辙的机会可能被浪费掉了。”

  “那么,现在外界比较看好的马克龙呢?他不是显得更为中间吗?”面对记者的提问,刘学伟也有自己的担心。马克龙的观点当然并不极端,反而是太过中庸。他的政纲左面拿一点,右面拿一点,弄得好可以两面讨好,弄不好就会两头不讨好。“比如为了讨好企业他要减税,为了讨好选民他还要在这里那里增点福利。一边减收,一边增支,真不知道他的财政如何平衡。”

  在法30余年,近距离观察并投票参与了法国的多次大选,刘学伟自有一番心得。他把这种西式直接普选,比作一个选秀节目。“为了更有票房,有人总是期待各种意外越多越好。这其实是制度本身的漏洞。如果选举方式不做重大修改,各种意外永远会层出不穷。”他举例说,上一届选举,左派最热门的候选人是当时的IMF总裁施特劳斯·卡恩,然而卡恩却因为一场纽约“性侵门”与总统永久无缘。他觉得,假设没有这个“性侵门”,卡恩很可能当选总统。

  回到菲永的“空饷门”,刘学伟表示,菲永的个人操守固然是大有问题,但另一方面,也需要反思这种选举方式,“选举方式太过情绪化,给各种意外留下太多的机会。”他解释说,比如这次左右两大党都进行了初选,右派初选排除了本被多数人看好的更靠近中间的朱佩而选出更靠右的菲永。左派初选排除了本被多数人看好的更靠近中间的瓦尔斯而选出近乎极左的阿蒙。结果是,这两个大党的法定候选人因各自不同的原因被边缘化,很可能都无缘进入第二轮。这可是法国第五共和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事态,最终可能只能依靠一个“非正统的暴起的新人”马克龙来阻止极端势力上台。

  能阻止吗?刘学伟还是比较乐观,在他看来,极右翼候选人勒庞当选的几率还是很低。从历史经验来看,即便她能够闯入第二轮投票,也会遭到左派和右派联合抵制,从而以较大的劣势败北。但是在整个社会右转的背景下,左派和右派到底能对勒庞有多大的压制,却不得而知。近来,极左的梅朗雄快速崛起,又平添一种风险,就是极左和极右同时进入第二轮。“那法国的民主就被彻底玩坏,欧洲真正的多事之秋也会提前开启了。”

  当前最要紧的还是选出一个靠谱的总统,千万不要再是一个“实在能力太差”的奥朗德。对于即将到来的投票,刘学伟依然存有期待。他对记者细数了自己的三个期待:第一期待,菲永还有翻盘的机会;第二期待,菲永如果不成,希望马克龙不要失败;第三期待,勒庞代表的极右势力,梅朗雄代表的极左势力不要成长得太快,给法国留下五年以后下一次大选还可能留在中道的机会。

■驻欧记者 竺暨元

相关热词搜索:法国 中道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