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天降大任于斯人——解码新一任法国总统马克龙

2017-05-08 11:38:32    来源:新华网
  2017年5月7日,在法国勒图凯,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离开一处投票站。(新华/美联)  新华社巴黎5月7日电(记者韩冰 应...

  2017年5月7日,在法国勒图凯,“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离开一处投票站。(新华/美联)

  新华社巴黎5月7日电(记者韩冰 应强)7日晚,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一次历史性的总统选举落幕了,但法国和欧盟的新篇章才刚刚揭幕。

  一方面,无可奈何花落去,传统的政治格局崩坏坍塌;另一方面,似曾相识燕归来,39岁的法国新总统马克龙一边高呼“反体制”,一边却传承着支持欧洲一体化的传统价值观,满怀憧憬地着手为法国和欧盟祛除沉疴。

  天降大任于斯人,历史让马克龙走上光芒万丈的舞台,也让他站在一边是神话、一边是笑话的岔路口:成,则缔造奇迹;败,则沦为笑柄。

  无人知晓,迎接他的会是希望的天堂,还是绝望的地狱;无人断言,法国和欧盟必能跨越荆棘之路,迎来寒冬之后鲜花绽放;无人确定,那些信誓旦旦的竞选纲领到底是不堪考验的泡沫,还是必将大树参天的嫩芽。

  未来的答案,或许部分隐藏在马克龙的过往中。

  【履历光鲜却隐藏致命缺陷】

  5月7日,在法国勒图凯,“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离开一处投票站时向支持者挥手致意。(新华/法新)

  公开资料里的马克龙,是传统精英的典型代表。名校出身,成绩优秀,名师赏识,领导提携,一路走来,出类拔萃。

  名校出身——马克龙高中曾在巴黎著名的亨利四世中学就读,该校培育出了存在主义哲学大师让-保罗·萨特、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特里克·莫迪亚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经济顾问埃丝特·迪弗洛等各界翘楚。高中毕业后,马克龙又进入巴黎第十大学、巴黎政治学院、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等名校攻读哲学、财经等专业。

  成绩优秀——他1994年在法国高中生综合竞赛法语学科竞赛中获奖。这一竞赛在法国享有盛誉,参加者无不是各地顶尖高中生,难度远超过“高中毕业会考”。法国媒体披露,马克龙的同学们回忆,马克龙文学天赋出众,是名副其实的“学霸”,但平时既低调神秘,又善于和同学保持良好关系。

  名师赏识——马克龙初入职场时,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经济顾问、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创建者、法国知名经济学家雅克·阿塔利就高度评价他:“人文素养之深、聪慧程度之高,十年不遇。”在阿塔利的支持下,马克龙30岁时成为法国经济增长报告的撰写者之一。

  领导提携——2012年法国左派社会党人奥朗德就职法国总统后,马克龙弃商从政,被任命为总统府副秘书长。2014年8月,法国政府改组,时年36岁的马克龙出任法国经济、工业和数字经济部长,年纪之轻而任职之要在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屈指可数。

  炫目履历表后,人们也不得不注意到:少年得志的马克龙没怎么经历过挫折。公开资料里的少数挫折在于,他两次试图考入巴黎高等师范学院,但都铩羽而归。

  也许,未曾受挫可以证明马克龙的优秀,但从“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的角度看,挫折经历过少对于成为大国总统的马克龙来说可能是致命隐患。他面临的是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乱摊子,不仅需要妙解难题的智慧与手腕,更需要沉着应对挫折的勇气和耐心。

  马克龙能否百折不挠、意志坚定地凝聚起人心渐散的法兰西?带来民众需要的真正变革?这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锐意改革但难避阅历盲区】

  5月7日,在法国勒图凯,“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离开一处投票站。(新华/法新)

  马克龙担任法国经济部长期间,就已流露锐意改革之意。短短两年内,他至少推出两大举措:一是主导出台被称为“马克龙法案”的“促进经济增长、活动与机会平等法案”,推动允许法国商店周日营业;二是公布“新工业法国”二期计划,为法国制造业升级转型优化顶层设计。

  从马克龙的经济改革思路来看,他主张放活劳动市场、延长劳动时间、在制造业领域加强和德国合作,是支持经济自由化和欧洲一体化的代表。在参加今年总统选举的11位候选人中,他和右翼共和党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是少数在进一步推动欧盟建设问题上态度坚定的支持者。

  在角逐总统的过程中,熟稔经济成为马克龙的杀手锏。在本月3日马克龙和极右翼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对决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中,马克龙在经济问题上没有出现明显差错,而勒庞犯下至少7大事实性错误。

  比如,勒庞声称法国企业1993年就开始使用欧元,其实欧元1999年才开始发行;她还声称法国每年要向欧盟净补贴90亿欧元,而欧盟委员会数据显示实则仅补贴45亿欧元等等。结果,辩论结束后,马克龙凭借出色表现基本锁定胜局。

  然而,作为法国总统,不懂经济固然不行,只懂经济却远远不够。尽管入主爱丽舍宫之前,马克龙已混迹政治圈五年,但在很多方面,他还是一名政治“素人”。

  巴黎政治学院政治研究中心专家吕克·鲁邦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指出:“马克龙的弱点在于,他对于议员的世界一无所知。议员们的世界是非常自我的。如果参议院想阻碍改革,他们的能量会很大。”

  “领导一个国家不像领导一个部委那么简单,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位置的重新分配,各地的不同需求,以及很多历史遗留问题,”鲁邦说,“马克龙虽然拿出了技术官僚性质的改革计划,却忽略了政治上方方面面的因素。”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巴黎办公室负责人曼纽埃尔·拉丰·拉普努伊也在一份报告中指出,马克龙缺乏处理外交事务的经验,虽然他在竞选中对外交关系的模糊表态为今后处理大国关系留下余地,但这一模糊政策很快就会受到挑战,“马克龙将不得不凭借有限的经验和知识来应对”。

  更本质的挑战或许在于,马克龙的改革主张,将不可避免地触动培育他的法国精英阶层奶酪。如鲁邦所言,法国病的社会症结在于,精英阶层固化,与中产阶层鸿沟扩大。“马克龙想带来一股美国风,让中产者上升为精英的道路更为容易。然而,控制国家机器的利益集团更注重体制的稳定性,不希望太多变化。”

  面对交织缠绕的社会网,面对积累深厚却日渐生锈的文化,马克龙的见识和手腕足以解题吗?仍然是那句话:时间会给出答案。(据新华社客户端报道)

相关热词搜索:法国总统 马克龙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