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美食 > 正文

锁在故乡的乡愁

2017-03-23 10:34:08    来源: 黎里古镇旅游
对于故乡,对于乡愁,在我心中是一种莫名的气息,我很少离开家乡,除了读大学的时候,去一个离家几百公里远的地方,等大学毕业后又...
        对于故乡,对于乡愁,在我心中是一种莫名的气息,我很少离开家乡,除了读大学的时候,去一个离家几百公里远的地方,等大学毕业后又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可是不代表我没有乡愁,它一直存在的。发自内心的,当那些和家乡有关的元素一个个离去,就如从我心中抽丝剥离出去,疼痛不已。天天在自己的家乡,却天天感受一种奇怪的乡愁,这是一个矛盾的情绪,说不清,却很强烈,这样的乡愁和时间有关,在记忆深处,触情生情。
 
        我住在一个江南的水乡古镇,和所有的古镇一样,它有着粉墙黛瓦,有着湿润的天空和碧绿的水波。还有很多民居,大片的,有着几百年的甚至上千年的历史,越来越残破,在改革春风下,某些建筑依旧残存着,于是幸运地变成历史的宠儿。
 
        当一种建筑变得完美,并有大量类似的建筑拔地而起的时候,生生息息在这块地方的人却迷失了,这里真的变得很美,却不再是那种让你会心一笑的地方。人真是一个比较奇怪的生物,当所有的一切朝着美好方向的时候,却又开始怀念起那破败老旧的东西。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个乡镇有着改革开放的新气息, 我喜欢我的故乡,因为是一种习惯还有气息,那气息里有所有关于我的记忆。背着花仙子书包走在街道的小人儿,放学后挤在商店买薄荷糖的馋猫,因为饭粒掉地上而被外婆训斥的可怜虫,顽皮头上撞了一个大包的捣蛋鬼,看市河里网船里卖菱人的发呆者,寒暑假一个人学做菜的小能手。整个一条三里老街,都可以找寻。在清晨,在黄昏,在所有属于老街安家的时光,我悄悄聆听,树的声音,河水的声音,河岸像花朵一样,绽放在居民的起居生活里,那屋檐下雀鸟,是另一个倾听者,闭上眼睛,一生漫漫就如这样的时光,轻盈剔透,多少的往事,能让人静静发呆一个午后和黄昏,痴迷与离散,相思与欢愉,都在这样的一个古镇悄然萦绕在心头。
 
        随着改造,因为旅游,它有一天那么完美的呈现在我的面前,让我惊呆,它如画中一样,充满诗意,原本的一些残缺,都弥补了,很多的人慕名而来,老街的居民变成了游客。我的记忆被渐渐破坏,我一度伤心和惊慌,努力记住它曾经的样子,使劲回忆起一房一草的样子,生怕有一天我会忘记,我知道那是消极的,在城市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生活永远不会因为气息而停留。
 
        三年前随着住在古镇老街的外婆的离世,我忽然醒悟了,我的心隐隐地疼,生老病死是正常现象,外婆的年龄也大了,好长时间,我一直望着那条斑驳的巷子,希望走出蹒跚的身影。我站在桥上望着那座老屋的时候,忽然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我明白了我的乡愁是一种不习惯,不习惯渐渐远去的岁月。
 
 
        所有的记忆在漫步的时候忽然就从脑子里游荡出来,然后所有的心酸也一的并出现,熟悉却遥远的气息渐渐淡去,那是光阴残忍地流淌,对于过去,无论如何温馨和灿烂,都将消失掉,化为一种乡愁,时不时出现。
 
 
        当我看到时间以一种缓而有力的形态往前走去,整个乡镇都将以新的活力融合在崭新的憧憬里,无论乡愁在何时何地又迸发出,而关于家乡这份特殊的记忆和成长岁月在这个江南古镇里,似一朵繁花,相遇在未来。
相关热词搜索:乡愁 故乡 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