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美食 > 正文

吴江七都:一座小镇的美丽

2017-07-12 16:32:23    来源:吴江通
一座小镇的美丽,也许是从一个美好的名字开始的。七都,七都,轻声念道着,顺口又贴心。 七都,一座浮在水上的小镇,它西邻太湖,拥有23公里的太湖水岸线,将秀美太湖与诗意人居完美融合。
太湖的早晨
 
 
一座小镇的美丽,也许是从一个美好的名字开始的。七都,七都,轻声念道着,顺口又贴心。
 
七都,一座浮在水上的小镇,它西邻太湖,拥有23公里的太湖水岸线,将秀美太湖与诗意人居完美融合。
 
 
太湖船菜
 
 
五月的江南,空气潮湿,到处弥漫着栀子花香。随便走到哪里,都能寻觅水乡的情趣。更何况,这次要去的是太湖之滨的七都。一次难忘的笔会,在于它的地点,在于它的人群,还在于它包含的内容与形式。
 
 
 
七都,因文脉厚重而雅致
 
 
 
费孝通纪念馆
 
 
烟雨朦胧中的江村文化园——费孝通纪念馆。粉墙黛瓦,既水灵又庄重,透露出浓郁的江南水乡气息。第一次来时,只是匆匆。这一次,我拿着相机,紧随小青老师身后。沿着长廊,观看墙壁上的诗句。
 
 
池塘中,清清淡淡的水面上,漂浮红、黄、白各色睡莲,热闹着。有老师疑惑地问:那是假的吧?肯定是真的!——一曲不散,尽在荷欢。那是正宗的江南水乡的睡莲哦。
 
开弦弓村,本是吴江太湖边一个普通的乡村,因流经村里的小清河犹如一张拉满的弓弦而得名,谁能想到,学术大师费孝通先生于1936年的一次驻足,就此结下了一生之缘,也让一个淳朴的小村庄成为闻名全国乃至世界的社会学圣地——江村。费孝通曾说:“初访江村是我一生学术道路上值得纪念的里程界标。从这里开始,我一直在这一方家乡的土地上吸收我生命的滋养,受用了一生。”
 
范小青老师回忆说,在震中读书那年,与同学一起来过开弦弓呢。
 
费达生江村陈列馆内,古老的丝绸织机令人记忆过往
 
 
2010年11月2日,费孝通先生诞生100周年。吴江市政府在开弦弓村规划建设了中国江村文化园。是年,费孝通纪念馆正式开馆。这座投资2000多万元的江村产业区,由费孝通江村纪念馆、费达生江村陈列馆和江村历史文化陈列馆组成。另外,还有现代农业产业区和旅游产业区,构成了完整的江村文化园。
 
进门,抬头,电子屏幕上的费老戴着眼镜,微笑着、宽厚地“凝视”着来自海内外的游人。四周,陈列着大量史料和遗物。让我们察觉出那些稳固、持久的文化心态背后,永不重复的表情、姿态与乡音,游人的目光因而变得柔软、明亮,仿佛费老与江村,与房屋,与我们达成了完美的默契。
 
如今,江村不改本色,依然平和静谧,只有静静地走在江村文化园,从一张张图片和影像中细看费老一生的足迹,因老人心系家乡、志在富民的情怀而顿足沉思,我们才会感受到,任时光荏苒,草长莺飞,情留大地总有痕。
 
 
 
七都,因太湖之水而显秀丽
 
 
“都”相传是古地方行政区的划名,《水经注》中曰:“水泽所聚谓之都”。太湖流域紧靠太湖的村落,按着排序依次划分,共有九九八十一都,但随着时间的变迁,许多地域名被改掉了,仅有几个村镇保持了原来的名称,座落在太湖南岸的七都就是其中的一个。太湖,滋养了自然意义上的水乡,更孕育了文化范畴的江南。那一片被叫做太湖的接天水域,灌溉了一片沃土,带来了富足平和的生活。
 
 
 
太湖边的木栈道
 
 
沿太湖大堤漫步,看清清的湖水,高低不齐的洲渚,如同幻境。落日斜晖中的太湖,随光影交织辉映。人随景动,景随人移。我们一群散漫地走着,边看风景,边聊天。有人提议与叶兆言老师合影,轮流上去。叶老师真是好脾气,他微笑地站在,俨然成了我们大伙的风景。
 
路旁,木芙蓉和夹竹桃间隔排列着,恣意绽放,娇艳无比。湖边的湿地上到处是细长的蒲棒叶,高过头顶,如水兵检阅,排列水中。湖面上波光粼粼,点点帆影若隐若现,修长的芦苇,稀稀疏疏,安静的立在浅白的水雾中,美人蕉、鸢尾点缀其中,或在水中轻轻荡漾,或在水边显露出层次分明。
 
 
远眺,隐约间能看见西山的轮廓。太阳斜射在水面上,偶尔,一只水鸟,迈着优雅的步子,搜寻着水中的食物。远山、近水、草地、苇叶,构成了一副美妙的静物图。如此太湖风情,令人心情舒畅。苇莺也飞来了,轻快的鸣叫着,穿行在高大深密的蒲草苇间,与我们一路同行。
 
抑或,可以坐上一艘小船,飘摇在湖面上,观落霞与孤鹭齐飞,赏秋水共长天一色。太湖美景,令老师们流连忘返,与山水合影,与自然交融。
 
 
首届太湖国学讲坛现场
 
 
在这里,在七都,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深意,藏在太湖之间。浦江源头,一座现代“都江堰”水利设施构建起一幅水利风景画卷,太湖在此展开了它最宽阔的一面,一望无尽。2000年,国学大师南怀瑾就是站在这里,突然为景动容,并决定选择庙港开创太湖大学堂,开宗收徒。
 
轻轻地,我们已置身于大学堂曲折幽静的回廊中。因为有了文化的铺垫,学堂内的花草,也格外水灵。天井中的盆景花草,翠绿茂盛。凌霄花在屋檐边,低垂着,却开得热烈。
 
进入大厅。介绍说,这里就是南先生讲课的地方。环顾四周,大厅的布置及设计,把儒家风范与古典建筑融合得丝丝入扣,整合出的是大气、传统和知性的风格。这里,是静思独悟的天地,书香琴韵,茶韵人文,天人合一。关上大门,我们轻轻地离开。
 
 
 
七都,同样是时尚而鲜活的
 
 
 
施晓明表演的木偶昆曲
 
 
耳旁,传来声声悠扬婉转的曲调。那曲调糯软、细腻。七都木偶昆曲馆内,折子戏及木偶戏,轮番上演,精彩纷呈。
 
木偶昆曲是昆曲艺术的一种延伸,是一种以木偶来表演昆曲的独特戏剧形式。木偶昆曲已有三百年历史,记载的表演团体,只有100多年前吴江七都的“姚记”木偶昆曲社一家,这也是全国唯一的一个木偶昆曲社。
 
 
施晓明便装表演木偶昆曲给外国友人观赏
 
七都古镇,邻浙江,依太湖,深受吴越文化精华之熏陶。孙堡村内姚姓居多,祖传戏班除了种田,就是演木偶,唱昆曲。祖上规矩,演技只传姚氏男丁。每个姚姓男孩长到三四岁时,老辈便开始教些简单的唱段和简易的木偶操作技法;到了十几岁,村里就会从外地请来师傅给孩子教唱,这叫“拍曲”;教唱一个时期,就加入戏班子,正式参加演出。
 
演木偶,唱昆曲,“日唱堂名夜唱戏”,“双手提活生、旦、净、丑千般态,一口唱妙喜、怒、哀、乐百样声”。眼前,两位小姑娘动作细腻,边唱边表演,一折折雅到极致的“好戏”,让人如沐春风,似饮甘露。几位老师,沉醉其间,久久不愿起身。
 
 
 
格林乡村主题公园的每一天都是鲜嫩而有活力的。置身于公园的任何一个地方,总能寻觅到内心的契合点。骑马,木工、打铁,或者听一场乡村音乐会。德国乡村风情,尽在其中,全方位体验,全身心放松。夏夜纳凉活动,也不要错过哦。约上朋友,带上帐篷,在月光下来个音乐大派对:唱歌,跳舞,烧烤。生动又时尚。
 
 
   太湖渔猎
 
太湖,自古至今水产丰富,素有“日出斗金”“天然鱼库”之称。白鱼、白虾、银鱼,清澈的太湖水孕育了这神奇的“太湖三白”。餐桌上,“太湖三白”是决不能漏掉的。尝一口,再尝一口。
 
七都,这座美丽的小镇。令人无比欢喜。
相关热词搜索:吴江七都 美丽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