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文明 > 正文

柳州:从“酸雨之都”到园林城市

2017-01-17 09:44:22    来源:经济参考报
听说北方下着‘雨夹雪’,我们大柳州不服气,下了一场‘雨夹花’。广西柳州一家事业单位职员荣瑶发出 朋友圈,并...

    “听说北方下着‘雨夹雪’,我们大柳州不服气,下了一场‘雨夹花’。”广西柳州一家事业单位职员荣瑶发出 “朋友圈”,并配上满地落红的图片,赞美城市的美,引来许多点赞。时下,柳州街头红花羊蹄甲绽放美丽花朵,风雨过后,满地红花蔚为壮观。

    唐代著名诗人柳宗元笔下“江流曲似九回肠”的柳江也让市民倍感自豪。这片碧绿清澈的水域引来水上摩托世界锦标赛、F1摩托艇世界锦标赛、内河帆船赛等赛事,柳州也随水上赛事声名远播。乘船夜游柳江更是到柳州不能错过的旅游项目,乘船夜游柳江,看窑埠古镇、柳州文庙、跨江大桥、沿江瀑布和城市景观,让人流连忘返。柳江两岸还修建了数十公里的滨江大道、亲水步道、自行车道,成为市民亲水休闲游玩的胜地。

    而今,初次到柳州的人都难以想象这个中国西南工业重镇,也曾是著名的“酸雨之都”。上世纪的柳州,烟囱林立,浓烟滚滚,工业生产和居民生活所用能源均以煤为主,而且多是广西高硫煤。大气遭到严重污染,酸雨频率居高不下,曾达到81.8%至98.4%,有“十雨九酸”之说。酸雨,曾是柳州人噩梦般的记忆,当时市区许多石山都因酸雨变成光秃秃的“白头山”。

    “那个年代柳州市郊种不了叶菜、葡萄,只要一下雨,叶子就会烂,因为是酸雨,自行车淋雨后也会锈蚀。”柳州市环保局副局长赵福说。

    新世纪初,面对环境污染压力,包括首钢在内的许多大钢厂纷纷外迁,柳州也面临要生态环境还是要工业经济的艰难抉择。而柳州的决定是:既要大力发展工业,又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坚持工业发展与环境保护同步推进。

    2002年启动的“百里柳江”市区河段综合治理项目,累计投入资金近50亿元,做好沿江两岸55.5公里的河道整治、污水处理、园林景观建设。截污管道将污水节流到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现有的10座城镇污水处理厂日处理污水能力达64万吨。

    “通过治理,柳江保持国家地表水Ⅲ类水体标准,接近II类水体标准,在广西37条河流93个重点河段的水体水质评价中位居第一。”柳州市环保局生态与农村保护科科长张烈强说。

    柳钢作为华南和西南地区最大、最先进的钢铁联合企业,先后投入55亿元治理废水、废气、废渣,“工业三废”变废为宝、循环利用、辅助增长。例如,柳钢利用干法熄灭焦炭实现余热发电,每年产生的蒸汽发电量达1.26亿千瓦时,也因此年减排二氧化碳25万吨、二氧化硫2000吨。而今,柳钢工业水循环利用率达到98%以上,基本实现工业废水“零排放”,柳钢吨钢环保成本就达140元。

    赵福告诉记者,柳州政府和企业投入巨资,通过一系列措施加大环境保护力度:通过燃料结构调整,提高气化率降低用煤率;调整工业布局,大批工业企业“退城进园”,改变工业区混杂在居民区、商业区混杂的情况,实行污水集中处理;严把“进口关”,对工业项目实行环保“一票否决”。“我们在重点工业企业的烟囱上安装在线监控设备,只要超标排放立即会被发现。”赵福说。

    经持续治理污染,柳州恢复了昔日的碧水蓝天、青山绿地,并通过“绿满龙城”工程大量植树改善城市环境。经过对环境的治理,柳州“柳江环境整治项目”被授予“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也捧回了“国家园林城市”等荣誉称号,成为工业城市建设宜居城市的范例。

    “发展经济为了什么?发展不仅仅是为了经济数字好看,而应该创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让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感受到幸福,这才是我们发展的目的。”柳州市委书记郑俊康说。

相关热词搜索:柳州 酸雨之都 园林城市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