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教育 > 正文

黎里专制“良心秤”的一对夫妻,成为“非遗”传承人!

2017-03-15 09:09:29    来源:黎里古镇旅游
吴江黎里古镇三泰弄的徐燕恩,黎里人都叫他秤老板。秤老板今年76岁,制作杆秤已有57年之久。说起制秤的起因,秤老板自己也觉得非常滑稽。徐...

吴江黎里古镇三泰弄的徐燕恩,黎里人都叫他秤老板。秤老板今年76岁,制作杆秤已有57年之久。

 

说起制秤的起因,秤老板自己也觉得非常滑稽。徐燕恩出生在三泰弄,从小听说三泰弄一百多年前出过三位制作杆秤的高手,据说他们是太平天国东王杨秀清的孙子,为避洪秀全、韦昌辉的追杀而四出逃亡,一度避居在三泰弄,隐姓埋名,凭着制秤手艺生存下来,他们为人低调,人品极好,深得当地百姓好评。三年后的一天,三人与里人喝酒,结果喝醉了,吐露了他们真实的身份,次日,三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从此不知所踪。这个故事,常令少年时期的徐燕恩心旌激荡,浮想联翩。

▲秤老板徐燕恩

19岁那年,徐高中毕业,忽发奇想,他也要制作杆秤,可他一没基础,二不拜师,只凭他仅有的物理知识,自说自话,就做起秤来。一天,徐燕恩带着自制的五六杆秤,来到江浙交界的田乐乡叫卖,由于称量不准而被人告发。几天后,吴江县里来了一个计量专管员,找到三泰弄,对徐燕恩一番训诫之后,下令次日将全部杆秤交到吴江县计量部门,听候处理。第二天,徐燕恩到松陵交掉了自制的杆秤,接受了一番批评教育,接下来那个计量干部挥挥手,叫他离开。

 

 

▲松陵中山路县府路口

徐燕恩在来松陵的路上想,一定要在松陵学好制秤技术,以后凭此谋生。偌大一个松陵镇,不信就找不出一处学习制秤技艺的地方。于是他四处乱闯,到处打听。半个圈子兜下来,果然找到了一爿秤店,前店后坊,一位老师傅,也姓徐,叫家荣,可以说是本家。可怜巴巴的徐燕恩将自己制秤被收缴的事向老徐一一道来,接着恳求老徐收他做徒弟。老徐看他满怀诚意,动了恻隐之心,什么拜师仪式,他都免了,反正管吃管住,让徐燕恩在作坊内打下手。徐燕恩很是感动,一般拜师,非三年时间不可,其间的繁文缛节特多,现在师傅这样对待,真是最好不过了。其实制秤的技术,徐燕恩基本掌握了,只是几个紧要环节,需要稍加点拨。一个愿意教,一个用心学,仅仅一个星期,徐燕恩就拜别师傅,回到黎里三泰弄,积极准备正式开张。

古话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吴江徐师傅的作坊内,摆放着上百样工具,而徐燕恩连一样象样的工具都不称手。回家第一件事,徐燕恩积极准备各式工具,能购买的就购买,不能购买的就自己制作,或请人帮助制作。锯条、刨头、转杆、转头、圆规、鎯头、木挫、剪刀、砧头,每一样都从小至大配套成序。经过数十天的准备,工具基本齐全。

▲制秤工具

 

三泰弄杆秤作坊正式开张,生意着实不错。可是,产量一上去,制秤的硬木就成了问题。他只得四出收购,只要是黄花梨、紫檀、红木,无论怎么破旧他都照单全收,床框床脚,破桌子坏椅子,好在正值文革,这些东西大半属于四旧,价格都不高。但是文革结束,再加用量增多,光靠上门收购私家硬木实在无法满足需要。徐燕恩四处打探,寻找货源,一次到苏州,找到一个专制红木筷子的老师傅,向他讨教,要他帮助。老师傅说他自有门道,问了几声,他都笑而不语。徐燕恩说可以酌情给付一点咨询费,于是掏出了身边所有的钞票,共70多元,他将其中五张“大团结”塞给了老师傅。终于知道,苏州民族乐器厂可以购得红木下脚料,从此,乐器厂的毛坯琴梗就成了三泰弄制作杆秤的好材料,源源不断由轮船从苏州托运到黎里。几年过后,徐燕恩又开辟了进货新渠道,到宁波木材公司,进购“柞木”,这种木料次红木一等,不过材质坚挺厚重,制成的杆秤,一点不输红木,而且价格要便宜得多。成本降低,买价随着便宜,销路也就更广了。不久,远远近近都知道了黎里三泰弄有个秤老板,徐燕恩的真名反倒没有人记得了。

▲正在制作秤

 

生意越做越大,名声也越来越响,秤老板明白,必须坚持自己的几条准绳,放在第一位的是质量,每一杆秤都必须经得起检验;其次买卖公平,童叟无欺;第三决不做昧心秤。有好几次,有人要他制作短斤缺两的黑心秤,愿意多多付钱。秤老板连连摇头,水泼不进,甚至向来人严肃地说起陶朱公范蠡的故事:秤是范蠡发明的,以北斗七星、南斗六星,再加福禄寿三星,一共16颗星,组合而成,因此定16两为1斤。秤老板强调:缺斤短两,最终折损的是自身,少一两,损福;少二两,缺禄;少三两,折寿!

后来,16两制改为10两制,又改为公斤制,秤老板制秤的准绳始终不变。秤老板对来做秤的人,讲述秤上的各个零部件,从它的叫法引申到做人的准则。比如秤的提纽,叫“毫”,那是明察秋毫的意思;秤砣称为“权”,秤杆称为“衡”,秤砣与秤杆组合,那是权衡;秤杆上的秤星,叫做定盘星,那是良心。要求制作黑心秤的人,常被秤老板说得满面羞愧,急忙溜走。

▲夫妻俩制作的秤

 

秤老板年逾古稀,问他有没有继承人。他说:“有,有,有!早在30多年前,我就找好了。”仔细一问,接班人不是别人,竟然就是他的妻子陈巧君。陈巧君今年56岁,1984年与秤老板结婚,就开始学习制秤技术。现在她对秤杆的锯刨、起花、补心、上油等工序,对戥子的水煮、打眼、串盘、抽线、擦光等技术,对上刀口、做字子、包铜皮、定尺寸、测准星、划刻度、钻花子等整套工艺流程,尽数熟练掌握,多年来,她亲手制作的杆秤超过三万杆,最大的400斤,最小的只1斤。尤其可贵的是,陈巧君制作金星杆秤最为擅长,她左手一根铜丝,轻轻一点,细小的铜丝随即嵌入杆秤孔眼,右手一把钢刀,轻轻一割,顺势再用刀背一抹,一颗金星就已生了根。别说普通人看了,连连叫好,就是业内人士,也公认为“绝活”。

▲秤老板徐燕恩的老婆陈巧君

随着时代前进,电子秤,弹簧秤,纷纷上市,杆秤似乎有逐渐淡出人民生活的趋势。不过,作为一种传统计量工具,目前仍旧有它一定的市场,比如中药铺,一斤半斤的小秤,戥盘秤,仍旧需要杆秤。有些渔民、农民,他们用惯了杆秤,仍来定制。较多的不是用在称量,转化为其他需要,比如结婚,黎里的百姓往往在女方嫁妆上插上两根杆秤,寓意“称心如意”;男方也有人会购买一对杆秤,洞房花烛之夜,用来挑方巾。此外,还有造屋、乔迁,黎里农村的风俗为了讨“称心如意”的口彩,大多需要插一对杆秤。主家自己搬迁的物件,插上杆秤;祝贺人家乔迁,赠送礼品,也会插上杆秤。

秤老板传统的制秤技艺,现在已经列为吴江非物质文化遗产,前不久,确定陈巧君为此项技艺的传承人。为了传承下去,秤老板与陈巧君,采取了两项措施,一是将制秤技艺,按照流程,编写了一本《杆秤制作技艺》的小册子,二是招收了1984年生的杨利做徒弟。

▲夫妻俩专心致志在做秤

相关热词搜索:黎里 非遗 做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