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教育 > 正文

“分湖”还是“汾湖”

2017-03-27 11:19:05    来源:汾湖发布
柳亚子的《感事呈毛主席》安得南征驰捷报,分湖便是子陵滩的诗句,使本来在江南颇有名气的分湖,更是名扬天下。▲柳亚子像音符 ...
      柳亚子的《感事呈毛主席》“安得南征驰捷报,分湖便是子陵滩”的诗句,使本来在江南颇有名气的分湖,更是名扬天下。
 
 
 
 
▲柳亚子像
 
音符
      关于湖名是分湖,还是汾湖?世人时常发生争议,也许土生土长的芦墟人都不一定知道。让小编我给你细细道来。
 
      宋朝张尧同《分湖》诗:“我本沧浪叟,闲来系钓艭。如何一湖水,半秀半吴江?”(据《分湖志》。秀,指秀州,即今嘉兴。)元代杨维桢《游分湖记》(1349年)说得更明白:“湖东西广袤八里,南北如之。湖分而半:一属嘉禾,一属姑苏,故名分湖云。”(嘉禾即嘉兴)。畅游分湖的东道主顾逊和其他六人的“分韵赋诗”皆作分湖。
 
 
▲分湖
 
 
       宋、元的诗文承袭了一种古老的说法:春秋末年吴、越相争时,今分湖公园一带曾驻扎吴国水军,与越国抗衡,在此留下“点将台”“伍子滩”等遗址地名;还有历代文人墨客凭吊伍子滩的诗文传世。人们总说这里是“吴根越角”,“吴、越在此分界”。直至今天仍然是江、浙两省的界湖。因此,由吴、越两国分界得名“分湖”,是本义。
 
▲汾湖公园
 
 
       然而,一些历史文献也写成“汾湖”。明弘治《吴江志》(1488年)卷二“山川”条记载:“汾湖有二十九都芦墟村,上承嘉兴之水,北流入三白荡;旧名分湖,以其半属吴江半属嘉兴故也,后人加以水旁云。”,乾隆《吴江县志》“汾湖”条说“汾旧作分”,两部志书都将分湖作为旧名,表明“汾湖”的写法由来已久。明朝以后文人学士大多写成“汾湖”。或许加“三点水”,与“湖”字的字形趋于平衡;从字义看,“汾”字符合湖荡“多水”的属性。甚至有人认为,后世已无战乱,地区和睦,不用“分”字,写成“汾湖”大家更乐意。
2006年10月,芦墟和黎里镇合并成“汾湖镇”,建立“江苏省吴江汾湖经济开发区”。所以,“汾湖”一词已赋予行政区划的新涵义。
 
 
▲汾湖镇
 
 
      1996年版《吴江县水利志》记载面积分湖7.1平方千米。属现在的汾湖高新技术产业区4.27平方千米。南部2.82平方千米,属浙江嘉善县陶庄镇。
 
 
▲汾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分湖东西较长,从西岸的北尤家港口向东,到芦墟太浦河口长5300米;从北岸汾湖湾朱家港口,到对岸中部最南的湖湾处宽2900米;从北岸的318国道东西港桥到南岸湖湾有2200米。湖东部距分湖公园1000米处有约2000平方米的小岛(俗称独脚圩),南北长290米,中部最宽处约130米,人们形象地称其为“摇篮圩”。近年因湖水侵蚀等因素,摇篮圩日趋低矮、缩小。
       清乾隆时的《分湖志》记载:“牡蛎,出石底荡。牡蛎俗名千层蚌。每冬月水落,沿岸累累相接。”
      明末的《湖隐外史》记载更详细:“湖底有蛎径,皆蛎房积成,直接湖南。亘十里许,阔可四五尺。”枯水季节,晴天下,蛎径反射太阳光,犹如“水晶堤”。1959年初开挖太浦河时,分湖的东北部、西北部湖口都发现千层蚌带状分布,证实历史记载确凿。平日,农民和渔民劳作时也会捞得一两爿千层蚌壳(即牡蛎壳)。但是从来没有捞得活体的牡蛎。牡蛎是海生贝类。这些牡蛎壳是千年前的海洋生物遗存。太湖东部地区,本是海边。近万年以来,海平面多次升降,东下的河水和长江带来的泥沙,遇海潮顶托沉淀下来,使陆地扩张填高,形成通海浅湾,海里的贝类和牡蛎进入其中繁殖,积累无数贝壳。湖滩上还常见黄褐色的“荡钉”(又称“狗屎铁”)。由于在咸水和淡水的交互作用下,水中可溶性铁化合物,环绕植物根部积聚,形成手指状的沼铁矿。千层蚌壳以及荡钉等,是分湖“沧海桑田”的见证。
        五十年来的生产建设,造就分湖巨大的地理变化。1958年末开始太浦河工程,持续的“大包围”工程,堵塞了分湖北岸及东西岸的十余条河港。
 
 
▲太浦河工地节制闸工程
 
       1992~1996年的太浦河第三期工程,挖深分湖段航道,堆土“填湖造地”。面积最大的是汾湖湾一块,318国道就此“截弯取直”,东西长1100米,填没的水面南北宽840米,造地约0.8平方千米。浙江方面也有大动作。1999年7月14日封堵芦墟南栅港,在浙境建造水闸,控制分湖水南流的流量。2004年筑成穿湖大堤,为嘉善县汾湖旅游度假区的主体工程。该穿湖大堤西起南尤家港东岸,伸向湖中200米再向东,到西港甸村上岸,全长3000米,堤宽34米;圈内水面最宽处800米。若以此堤为南岸,现在分湖南北平均宽度只有1000米左右了。
 
 
▲太浦河
 
 
      承载分湖人文历史的诸多古迹遗址中,伍子滩是后人记述最早的一处,始见于杨维桢《游分湖记》。元至正九年(1349年)三月十六日,北芦墟顾逊邀集江南七位士人游分湖。杨维桢(1296—1370)记述游船路径:“朝出自武陵溪,过伍子滩二里许,……”说到了伍子滩。今南窑港桥水闸处,沿成人教育中心校(原芦墟中学)的北围墙向西,原本是通分湖的簖头港,杨维桢游船由此进入分湖。1958年冬开挖太浦河及1999年建造南窑港水闸时,将簖头港填塞,地形地貌发生改变。所以古伍子滩的地点实际在今分湖公园土山南坡下。
 
       分湖还有伍子胥“点将台”的传说。分湖苑路与南栅港路相接的转角处向西,分湖近岸处有一芦苇丛,枯水季节是湖边一小岛,传说就是“点将台”。 另一说“点将台”是分湖公园离岸不远的“湖中浅滩”,夏天常有游泳的人站立该处浅滩,戏说:“我要点将了。”
 
       有关分湖的古诗文,每每提及伍子滩。明朝早期的王庭润《胥滩古渡》诗云:“斜日胥滩吊子胥,英灵千古岂真无!云开山口如吞越,潮怒江心似恨吴。甲冷鱼鳞埋雪苇,带销龙气堕烟芜。三忠祠近须停棹,拟把椒浆奠一壶”。明朝的朱嵚在《分湖八景诗序》中指出:“子胥渡吴处,适在湖滨,至今千余年间,潮头肃爽,犹有生气,曰胥滩古渡。”
 
       《分湖志》记载:“伍子滩,在分湖东南石底荡口,相传子胥渡吴处。”石底荡即分湖公园外近岸水域。因湖底有“太湖栏砌石”,故此处湖湾称“石底荡”。《分湖小识》则认为“故老相传:子胥尝结水寨于此,以备越兵。语非无据。”南岸嘉善县的志书上,有子胥开凿伍子塘、西塘又名胥塘的记述。古代分湖曾是吴越边界,湖滨曾经驻扎过伍子胥率领的吴国水军。时间应在公元前500年前后,距今2500多年。
 
        分湖水质良好,湖中盛产鱼虾,特别是“紫须蟹”(也作子胥蟹),个体大,螯、爪上生有紫色绒毛。《大明一统志》记载“蟹,分湖出者佳”。明弘治《吴江志》记载:“分湖蟹,亦名紫须蟹,大小钳,味甘,鲜美殊绝。”明代李日华在《紫桃轩杂缀》卷三中就有“嘉郡风物极佳者,汾湖紫蟹。……”的记载。《魏塘纪胜》中亦有“蟹汾湖出。汾湖产紫须蟹”的条目。嘉善邑志“汾湖蟹最佳,各处皆白须,惟汾湖紫须”则记述了汾湖蟹与普通大闸蟹的区别。
可见,紫须蟹其外观和太湖大闸蟹除了须子成紫色的区别外,其壳也比太湖大闸蟹薄,蟹壳的颜色也偏黄,壳比太湖大闸蟹要黄一点,有史书记载《吴郡岁华纪丽》卷十记道:“蟹凡数种,出太湖者,大而色黄,壳软,曰湖蟹,冬日益肥美,谓之十月雄。出吴江汾湖者曰紫须蟹。”
 
       “紫须蟹”味甘而不腥,肉质肥嫩,大小钳子,又称“子胥蟹”。 关于这大小钳还有一个传说,在战国时期,吴越两国在分湖争战,吴国的伍子胥在湖中筑点将台,击鼓点将,操兵以战。传说神策虾兵蟹将帮助伍子胥,蟹将力战,伤了一钳,于是成了大小钳;也有说,那是爬过“点将台”扭断的。
 
       晚唐诗人杜牧曾在《新转南曹未叙朝散初秋暑退守吴兴书此篇以自见志》中写道:“越浦黄柑嫩个,吴溪紫蟹肥。平生江海志,佩得左渔归。”可见“紫须蟹”在古时候是许多吃货的心头爱。
       
        而今“紫须蟹”似乎很少很少……
相关热词搜索:分湖 汾汾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