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教育 > 正文

康生肯定,启功推崇,这位黎里女画家的作品拍卖459万元

2017-07-25 10:14:47    来源:汾湖发布
2008年,北京匡时拍卖会上,一位黎里女画家的扇画册页以459.2万元的高价成交,一时震动。
 
▲汝文淑《画扇十八面册》
 
      2008年,北京匡时拍卖会上,一位黎里女画家的扇画册页以459.2万元的高价成交,一时震动。
 
 
▲汝夫人画迹
 
 
 
▲启功
 
 
 
▲徐邦达
 
 
        在此之44年前的1964年4月1日,康生与王力在工作之余结伴上街闲游,当二人转进王府井大街荣宝斋,浏览那里的书画售品时,被一本硕大古雅的画册吸引住了。博览群书,熟知画史掌故的他们在翻阅之下,意识到碰见了宝贝。当即由王力斥资将画册买下,它就是明代黎里女画家汝文淑的《画扇十八面册》。鉴赏眼光极高的康生写下500字的考证文章,并尊汝为“有明一代画林女宗”。两年后,文革爆发,由于王力是“中央文革小组”成员,藏在他家里的这本画册安然躲过了“破四旧”劫难。文革结束后,才随着王力藏品的陆续散出,重新回到民间。1997年秋季,《扇册》现身翰海,以93.5万元高价成交,超过了那两年翰海拍出的许多《石渠宝笈》著录清宫旧藏书画。藏家拍得此册次年,曾请徐邦达、启功先生鉴题。启功先生兴奋地将册子从头到尾翻了两遍,赞不绝口。
 
 
 
▲汝文淑(1573-?)
 
         让这些书画名家称道的女画家,就是黎里的汝文淑(1573-?),明代当之无愧的女性大画家,被世人称为“三百年来大方名家”。 她与丈夫毛以燧先后隐居黎里禊湖和苏州葑溪。《黎里志》称赞他们:毛以燧“诗中有画”,汝文淑“画中有诗”。
 
 
▲汝氏砖雕门楼
 
         在封建社会,妇女的艺术才华受到礼教束缚,难得发展,偶有成就者,亦不为世所知,遂至湮灭。但也有极少数人能留芳于后世,汝文淑是其中一位。她出身黎里八大姓之一的汝家,不仅饱读诗书,爱好文史,对丹青与书法有着相当的灵性,待字闺中时,就临摹宋元明三代名家作品,尤喜文徵明。19岁嫁本镇毛以燧为妻。毛家也是书香门第,毛以燧,字允燧,也精于书画诗文,曾受业于松陵沈琦,与周宗建、吴焕等八人被称为“松陵八骏”。他的《粲花馆诗集》,由吴江名士叶绍袁、沈珣等作序。夫妻二人夫唱妇随,相偕游览名山大川,因此眼界开阔。每年黎里中秋显宝时节,夫妇二人结伴到各家各户赏玩,每当看到邻家有名家手笔时,便上门求借览,临摹再三,不出三日,烂熟于胸,归还时致谢再三。鉴于他们夫妇的信誉与人品,同镇乃至本县被借的书画之主,都没有丝毫吝啬之色。
 
 
 
▲扇画一
 
        《画扇十八面册》是汝文淑留传至今最重要的作品。册中的十八开绘画,有山水十二开、花鸟六开,均极精雅。各开所用扇面尺寸基本一样,而立意、构图以及表现手法无一雷同。各开统一钤盖“汝氏文淑”(朱文)、“蕙香居”(白文)二印,印色一致。前十七开不落款,只在最后一开总题“万历丙午七月既望制。黎川汝氏文淑”小楷二行。
 
 
▲扇画二
 
         据有关跋文可知,《扇册》为其早年所画。册页的总体艺术风格及其在明代画史上的位置,徐邦达先生在1998年2月所作题跋中谈了两点极为中肯的意见“风格大致出于文停云之门,虽因早笔,意或未足,然韵致自高。较世之庸姿俗态,自不为侪伍耳”。 所以对于美术史家来说,它是研究晚明女性画家和后期吴门画派的重要史料;对于鉴藏家来说,守此一册,足可夸家有长物,不让石渠之宝。
 
 
▲文徵明
 
         汝文淑的画风一望而知是出自文派。文徵明执吴门画坛牛耳数十年,影响较远。黎里汝颐与文征明往来频繁,留下了不少的佳话。所以文征明的画风直接影响黎里的书画爱好者,尤其是汝氏一族。汝文淑的画艺成就,即使与文徵明的亲玄孙女、深得画学家传的赵氏文俶相比,亦不遑多让。赵氏文俶的侄子文兰在为《扇册》题跋时就明确地认为赵文俶不及汝文淑:“昔予姑赵文俶端容亦颇称写生手,以视太君,盖不禁瞠乎其后也。”清人顾元熙在题跋中干脆认为汝文淑之造诣“岂惟闺阁绝无,即求诸吾乡先辈,亦非文沈唐诸公不及。”
 
         为这本画册题跋的明代人有五位,其墨迹的珍贵性并不亚于扇画本身。他们是:娄坚(嘉定人,万历贡生,不仕归里,以书法名闻天下,为本册引首题“绿窗霞绮”,神完气足)、周叔宗(吴江人,早岁科举连蹶,遂潜心书法,名噪江南,为本册引首题“绣阁余娴”)、沈思孝(嘉兴人,任刑部主事,以直节高天下,为本册作跋)、叶绍袁(官工部主事,北厍午梦堂主人,与毛以燧至交,为《扇册》作跋)、徐波(吴县人,明末遗民,为《扇画》题十二首五言古绝)。在册后题跋的清人,除文氏后人文兰,嘉庆进士、翰林院侍读顾元熙外,还有嘉庆时的孙晋灏、光绪时的窦以筠和溥良等。曾任民国总统的徐世昌亦草书一跋,为其晚年手笔。其中顾元熙、孙晋灏和徐世昌与黎里有着不解之缘。
 
 
▲《黎里志》
 
 
 
        嘉庆年间徐达源编撰《黎里志》时曾收录了沈思孝和徐波的有关诗文,现录于下:
 
        沈思孝《题汝蕙香夫人画册》:“余尝考闺中之秀,以篇章著者代有余人,独画林不少概见。如五代时董氏,仅能写照常髽耳。自宋曹始以桃溪、蓼岸、雪雁等图行于世,遂为开山铁索罗。厥后,胜国赵管及本朝吴门仇素君薛,画名噪甚,大都于士女,兰竹各擅其长,至片峰尺涛,便不堪着笔。乃汝夫人则粉墨纵横兼工,并诣其法。自宋元至文沈,靡不窥其堂奥,真越百稔而直接曹氏之衣钵者也。余通门项孟璜与其婿毛公游,因得借观,漫题其尾,以自附于真赏云”。
 
        徐波《题蕙香居士汝夫人画册》有序:春山昼阴,缁素闲叙,访江城毛休文于竹坞慧文庵,出其母汝太君画扇十八幅,山水草虫无不精妙。三百年中大方名笔,可与颉颃不过二三而已。休文年已六十,云太君四十便丧明,此其少作也。因思古今绝艺,亦不待耆年而后就。叹息弥日,赋诗纪事,文孙符、徐万石、僧映渤并主人在久,岁在昭阳大荒落谷雨前一日。“对景叹如画,画景贵有真。或诘何以然,此理终难伸。人画聚骨扇,穷工在半面。百年有数松,巧脱生灵变。停云垂一支,父子秀润姿。唐生力屈铁,高深意所为。巨手启南翁,降格亦为之。箧中存折叠,袖出便携持。给事闲中趣,闺情一二数。竹石管夫人,人物仇氏女。江城有母仪,渲染作嬉怡。笔墨根于性,烟云即我师。浅碧连空起,绵绵如百里。放笔写漪澜,仿佛闻流水。归帆天际舟,望远思悠悠。小谢当时句,披图尚可求。寸管春风主,动植随心取。元婴蛱蝶图,平章蟋蟀谱。洵美靳其成,四十便双盲。延陵兼久视,变化恐难名。可怜天与笔,同乡兀未识。俗工不自惭,咀墨雁行立。焚烧骇所经,手泽宝零星。无声之箴训,遗教在丹青。众目攒名迹,春阴正满室。开展慎怅触,莱子深护惜。”
 
 
 
▲陈继儒
 
 
        另外,汝文淑还画了一幅作品《明君出塞图》,看看书画评论家是怎么评论的吧。被称为“明代四大家”之一的文学家、书画家陈继儒为这幅画题词“余见陈居中、周文炬《明妃图》,不若汝夫人此卷凄婉掩抑。胡云汉月如在马足间。但不闻嘈嘈琵琶语耳。马上奏琵琶,乃乌孙公主事,非明妃事也。傅玄、黄鲁直盖尝辩之。今汝夫人极得此意,非特画格高古,兼精史书。毛允燧博雅君子,当是对案时以意商榷为之,两璧人真韵人也。”明代中后期,“主词翰之席三十余年”的王穉登也有题跋云:“闺秀能诗者往往而有,善丹青之技寥寥罕闻。余所见惟张梦晋内子顾玄卿小笔及冯姬仇氏,能作山水、人物、宫殿、舟车、花竹、禽鱼种种,皆善状,行笔设色,纤弱秀媚,不免香奁之气。汝夫人此卷《明妃出塞图》,貌胡儿番骑,服匿穹庐,黄沙白草,宛在缣素间。笔力峭劲,真可扛鼎。于思丈夫所不及,何况索之巾帼中哉?岂维近世所无,求之前代,亦不多见。”可惜这幅画作在社会上至今未出现。
 
 
▲古本西厢记
 
        明代木刻版画繁荣,唐寅、仇英、陈洪绶等明代著名画家,均曾为版刻插画绘制画稿。毛以燧与昆曲“吴江派”的中坚人物王骥德(1540-1623)交好。王骥德曾经校注《西厢记》,万历四十一年(1613),由香雪居刊本《古本西厢记》,里面插图由汝文淑等绘制。
 
 
         汝文淑是明代当之无愧的大画家,同时也是一位好妻子。但可惜在四十岁时双目失明,没能在艺术上再上层楼。但她的子孙都继承了家学,其子毛休文一生致力于诗酒怡情和书画养性,她还将画技传给了孙子毛锡縯、毛锡年兄弟,二人被称为“艺坛狮虎”。 毛锡年喜欢作远山枯树,用笔潇散,用墨冷峻。有《春岸归渔图》今藏于南京博物院,《钟馗戏婴图》(或称《钟馗送子图》)藏于黎里。
相关热词搜索:黎里女画家 汝文淑 作品拍卖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