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教育 > 正文

古镇芦墟 | 唐家墙门与宁俭堂

2017-08-23 10:49:49    来源:汾湖发布
古镇芦墟,有条东西向的西栅河,苍波蜿蜒,清流映带,西接分湖,东入市河。北岸老屋毗邻,怀德堂连着跨街楼,均为市文保单位。怀德...
         古镇芦墟,有条东西向的西栅河,苍波蜿蜒,清流映带,西接分湖,东入市河。北岸老屋毗邻,“怀德堂”连着跨街楼,均为市文保单位。“怀德堂”旁为分湖诗社社长张舫澜先生藏书之所“清河书屋”,往西“史家弄”,曲折深幽,旧宅连片。再往西,有曹家墙门和唐家墙门。这唐家墙门,为现在芦墟保存最完整的老宅之一。走进老宅,时光仿佛定格,尘封的故事,一旦翻开,几许贤人旧事,隽味久长。
 
 
六进深深宅门
 
       唐家墙门,朝南五开间,中石库门,东有备弄。临河齐载石驳岸,淌水大河桥,河桥面有大正方金山石石板,沿驳岸原有凉棚小屋,为第一进。正门不大,石条门框,进门为门厅,为第二进。第三进石板天井,砖雕门楼,门楣题额字,“勤俭家声”,过天井为前厅,两边厢房带楼。第四进天井宽大,砖雕门楼完整,题额字文革中铲涂,过天井为正厅,有楼带两厢房。
 
 
第二进沿街大门                                                                                          备弄
 
 
 
【 门 楼 】
 
 
第三进门楼
 
 
第四进门楼
 
 
第五进门楼,为中西结合,两圆柱,三角尖顶,上立面浮雕“松树灵芝图”。门楣题额为本地名绅陆映澄所书“秀挹分滨”,上款“戊辰荷夏”,可确认整座大宅完工于1928年。第五进厅、楼、厢房更为精致,花格廊栏,窗棂映影。厅稍小,两边厢房宽大。
 
 
第五进门楼
 
第六进为花园房,一枝老黄杨树有海碗样粗大,高达屋檐,近百年树龄,当为主人当年建房时种,花园西有大花台,现已剩一对砖砾,花园北有平房。平房外有池塘,现已填平为中心幼儿园场地。
 
 
第六进古黄杨树
 
第六进平房
 
 
唐家人物
 
        唐家主人唐松声,字嵩申,芦墟名绅。有两子唐仰如、唐九如,曾居芦墟司浜。唐松声过世,金松岑为其撰行述。
 
         新建西栅唐宅,第四进为长子唐仰如所居,正厅堂名为“宁俭堂”,与“勤俭家声”为应。唐仰如女儿唐尚勤,嫁给本镇袁家浜夏应祥的儿子夏崇本。夏应祥是南社社员。夏钟麟(1873~1954),原名麐,字应祥,别号楦耳,入社号17。夏崇本 (1910 . 10 ~ 1942 . 6) ,抗日空军烈士。早年就读于杭州之江大学。后就读于上海持志大学经济学系。毕业后,誓言抗日、报效祖国,投笔从戎,考入杭州笕桥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第九期,编入国民党空军部队,在昆明牺牲,现归葬南京紫金山麓的航空烈士墓。夏崇本、唐尚勤有一女一子,女儿夏复春,退休前为江苏省文化厅办公室主任,现居南京。
 
夏崇本唐尚勤夫妇
 
          第五进为次子唐有烈所居,厅堂名为“敦古堂”。南社名录记为:唐有烈,字九如,芦墟镇人,加入南社较晚,入社号904,生卒年不详。唐有烈自小爱好文学,喜欢作诗填词。民国年间赴北京朝阳大学学习,毕业后在国民政府水利部门工作。
 
 
          唐九如原配夫人姓潘,育有一子二女。抗战爆发,唐九如随政府南迁,到重庆工作,结识在中央财政部任职的吕梧湘,吕氏浙江嵊县人,13岁时逃婚到杭州读书。后两人成婚,人称“抗战夫人”,生有一女二男。
 
 
          唐九如与柳亚子关系甚笃,上世纪末,曾从唐之复家出柳亚子给唐九如的信两封。幸留复印件。信封书寄南京交通部,信中内容涉及与一位外国人亨利交往的事,可见两人交集甚广。
 
 
柳亚子给唐九如信封
 
         唐家墙门东一片宅居,也是唐家氏族所有。住唐九如的叔父。唐九如堂弟唐之复,人称唐四爷,年轻时曾在上海拜民国四公子之一袁克文为师,与国民党和南社人员都有交往。抗战时太平洋战争爆发,曾护送过上海撤出的美国记者前往浙皖根据地。善诗文,著有《宁俭堂诗稿》未刊。抗战结束,曾为芦墟各商家店号作嵌字联成册,经舫澜先生收藏,现录于《芦墟镇志》。
 
 
宁俭堂与《午梦堂集》
 
 
          唐九如对乡贤及乡邦文献敬奉异常,倾力收藏。“顾予性本书淫,嗜同痂癖,搜故乡之文献,愧无班马长才,起作者于泉台,或许叔鱼知己。”其斥资刊印《午梦堂全集》最为称颂。
 
午梦堂全集四册(张舫澜提供)
 
          民国初,芦墟南社社员沈昌直的门生吴抗云从耆老陆鸥安处借得《午梦堂全集》藏本,发愿刊印。因刊印资费巨大,吴抗云无力完成。张舫澜先生说起此事,一是吴抗云生意上失误亏本,二是识得一女子,花去不少开销,刊印《午梦堂全集》之事搁浅。唐九如此时在外求学,放假回芦得知后,力担刊印,恳求父亲及兄唐仰如相助,得到大力支持,共同出资完成此事。
 
          陆鸥安《午梦堂集》藏本,曹学佺撰序,叶绍袁撰序。第一部《鹂吹集》有沈自征、沈自炳序。当为明乙本,全名为《午梦堂集十二种》,是珍贵的版本。
 
          唐九如刊印《午梦堂全集》,在注为宁俭堂重刊,薛凤昌题书名,有沈昌直跋一,记述版本来源,为芦墟陆鸥安所藏,曾借阅,柳亚子手录副本存之。初吴抗云请沈昌直作序。宁俭堂版请金天翮作序一,虞山卧云居士序二。唐九如自序。初沈昌直作的序改为跋。
 
 
【午梦堂全集】
 
 
薛凤昌书名
 
 
书跋
 
 
乙卯1915年冬,唐九如携稿本到上海联系刊印,雕版后,由嘉善朱锡秬来芦墟与唐九如一起校点,1916年付印。书为每页十二行,每行三十字,折页中刊卷名、页数,下有“宁俭堂重刊”记。
 
◆◆唐九如作《重刊午梦堂集自序》:
慨自新书稗贩,伙等汗牛,旧籍芜丛,弃如刍狗,因之蓝皮斜上,饰牙签玉轴而辉煌,漆简深藏,随蔓草荒烟而湮没。广陵响绝,爝火光明,当此鞮象四通,惨惨虫沙之劫,更胜祖龙一炬,沉沉蠹简之灰。呜呼,吾道不行,斯文将丧。平时言念及此,悲从中来已。顾予性本书淫,嗜同痂癖,搜故乡之文献,愧无班马长才,起作者于泉台,或许叔鱼知己。一日者探酉山之著作,得午梦之诗文(得此书于陆先生酉岩处)。午梦者为分湖叶氏之所居,而是集乃天寥先生一门之所著也。等身著作,竟体芳菲,惟庾信之文半多散帙,所南之史夙号禁书,兹搜片玉于昆山,拾遗珠于珊网,付诸剞劂,广彼流传。想先生灵爽,在天当不恨风骚扫地矣。粤自天寥一身,适丁朱明末叶,西雍白马箕子,致慨于麦禾东晋铜驼,索靖伤怀于荆棘,于是情深招隐,记及遂初,竹杖而容与分涯,补茅屋而相羊。震泽太湖为东南巨浸,分水乃吴越鸿沟,雨笠烟蓑,范少伯于兹卜宅笔床茶灶,陆天随从此浮家。郁郁芬芬,英灵所萃,麟麟炳炳,间气所钟。是以午梦一堂,蔚为文学渊薮,老凤雏凤,父子齐名。大乔小乔,姐妹竟爽。莫不权舆比兴,胎䍍风华。今虽芳雪风凄,疏香月冷,顾当时操觚染翰,非黄娟幼妇之词,戛玉敲金,不少白发宫人之泪。撷其精彩句里,皆金薰以名香,行间尽玉本。我桑梓之敬,恭虑彼荆榛之埋没,被之竹素,上追梦得之文,杀此简青,伫贵太冲之纸。丙辰上已日乡后学唐有烈谨序于敦古室。
 
 
 陆鸥安 
 
陆鸥安,陆拥书字鸥安(1839~1920)。清末民初芦墟人,旧居来秀里。据柳亚子《寿陆鸥安先生七十五岁》,先生为陆行直二十二世裔孙。诗云:“胸罗掌故鬓华颠,乘兴还能手一编。”故世前住芦墟分湖滩陶冶禅院后的“费吟楼”。
 
 
 
一九六一年、六二年唐九如曾两度回芦墟,整理宁俭堂的藏书、字画等,准备将部分藏书捐献图书馆。六二年这次,舫澜先生得知唐老回乡,特去拜访,把自己写南社的文章向唐老请教。唐九如把四套《午梦堂全集》赠送给他。其中一套有赠夏应祥题款,其时因书写不满意而留下,同赠舫澜先生。由此可见唐九如先生墨迹。
 
 
(注:所录《午梦堂全集》书影,为舫澜先生提供。)
相关热词搜索:芦墟 唐家墙门 宁俭堂

延伸阅读